大公網

大公資訊 > 中國時政 > 中國聚焦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媒體回顧習近平吃包子事件在微博傳播過程

一般來說,即使是國家領導人臨時起意的「自選動作」,也得等新華社或者是中央電視台等中央級媒體統一發布消息。不過這次,「習大大」在慶豐包子鋪裏吃了什麼、說了什麼的「秘密」,最先是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揭開和傳播起來的。

\

 習近平在包子鋪吃飯

  原標題:圍觀習總吃包子

  一般來說,即使是國家領導人臨時起意的「自選動作」,也得等新華社或者是中央電視台等中央級媒體統一發布消息。不過這次,「習大大」在慶豐包子鋪裏吃了什麼、說了什麼的「秘密」,最先是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揭開和傳播起來的。

  過程回放

  2013年12月28日,早上6點,北京月壇慶豐包子鋪門口輔路的停車收費員易昌榮接到交管部門的電話,被告知中午需要幾個停車位,希望留着。

  10點多,一名交警找到了他,讓他把慶豐包子鋪門口的車位給留着。中午12點15分,易昌榮被明確告知這人是個領導,要求他把車位看好。

  五分鍾後,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中辦副主任丁薛祥的陪伴下,走進了易昌榮身後的包子鋪,排隊、點餐、付錢、吃飯和其他食客交談、合影。

  半個小時後,包子鋪副店長賀媛麗把習近平送上一輛日產碧蓮小巴,目送車隊離開。

  相關信息披露後,據采訪了看車人易昌榮的@吉四六說,在主席吃包子時,「有幾輛車隔着紅綠燈,停在馬路隔壁。此外還有一輛武警的車在前面」。

  截至此時,普通的中國網民並不知道這位提倡「自選動作」的總書記做了什麼。以往,大眾想看「自選動作」也得等新華社或者是中央電視台等中央級媒體統一發布。不過這次,再等半個小時,「習大大」吃了什麼、說了什麼的「秘密」就快被揭開了,而最先揭開和傳播這個事件的,是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

  第二天,易昌榮接受《東方早報》等媒體采訪說:「總書記是中午12時許來這裏用餐,座駕是一輛考斯特,沒有車隊,沒有戒嚴,習近平和幾個人下車徑直走進了包子店。」

  官V大號「秒轉」

  圍觀開始於12月28日下午1點20分。加V認證為「時事評論員」的「四海微傳播」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首發了這條消息。他稱網民為「親們」,並不無激動地說道:「我沒看錯吧?!習大大來慶豐吃包子啦!果斷上圖。」兩張習近平取餐和收零錢的圖片附在其後,像素水準一般,應該是手機拍攝,但發布平台顯示為「360瀏覽器超速版」。

  一分鍾後,有900萬粉絲的新華社認證賬號「新華視點」轉發了這條微博。也是一分鍾後,這位難掩激動的博主才想起@「新華視點」和「央視新聞」兩個央媒大號。截至目前,這條微博已經被轉發了8900多次。

  「新華視點」的這次「秒轉」並不孤立,在騰訊微博上,賬號「萬丈鄉愁」在下午1點29分用4個波浪符號「~」表達自己的激動,並向「小夥伴們」宣布:「猜猜我在慶豐看見誰了?就坐在我旁邊桌啊,激動」,在他附上的照片中,習近平已經落座開吃,賀媛麗在旁站立。這位博主主動@了「新華視點」賬號。

  但顯然更快手的是騰訊微博上的「央視新聞」,在1點30分實現轉發,比被@者還快了一分鍾。截至目前,這條微博的閱讀次數超過2215萬,評傳次數超過2萬。

  如此看來,新浪和騰訊兩大微博平台的兩個不知名賬號做了集中發布,並迅速得到兩大官V的迅速轉發,確實值得玩味。在大眾媒體介入之前,兩大官V描述的「多位網友目擊」及配圖8張,也全部來自「四海」和「萬丈」二人。

  「四海微傳播」和「萬丈鄉愁」究竟是誰,自媒體平台上早有人表示好奇,也做了細致的考究。2013年4月「總書記打出租車」的假新聞事件中,新華社的兩個微博賬號,先是證實,又做辟謠,引得輿論嘩然,新媒體的快速環境顯然帶給他們不少壓力。

  但官媒團隊利用微博對領導人考察活動進行「準直播」,這並不是第一次,習近平上任後,「新華視點」就基本承擔了這份任務,只是以往都是在直播「規定路線」而已。它還有一位民間兄弟,做「學習粉絲團」,這兩個賬號對習近平外出活動的追蹤配合已經相當「默契」。

  在習近平還是國家副主席的2011年11月,他曾在《學習時報》撰文「談談調查研究」。在那時,他就似乎為「吃包子」等親民行為作出預告。文中說,「調研中可以有規定路線,但還應有自選動作,看一些沒有準備的地方,搞一些不打招呼、不作安排的隨機性調研……避免出現被調研。」

  對國家領導人來說,「走基層」是政治生涯中非常普遍的標準動作。但如何利用恰當的時機,在圍觀時代傳播「非常規」的自選動作,「吃包子」算是一次新的嚐試。

  細節挖掘戰

  有分析人士認為,官V大號的具體操作可能透露出現實並非「偶遇者拍照」這麼簡單,但其謹慎賣萌的態度,還是成功帶出「習總套餐」這個熱門話題。

  習近平吃包子的3個小時後,「二兩豬肉大蔥包子、一碗炒肝、一碟薺菜,消費二十一元」的信息已經被記者挖出。但這遠遠不是該事件傳播上的終結,相反,因為網民對政治新聞的各種邊角料都極為熱衷,該事件在網絡平台和社交媒體上繼續發酵。

  各大門戶網站和新媒體平台迅速填充細節。在當天下午3點51分,《新京報》在自己的官方網站上發布消息,題目是《習近平用餐包子鋪消費21元》,這可能是最早作出報道的傳統媒體,但是其報道載體變成了網絡。

  在都市報大顯身手之余,也有一些自媒體不甘落後,當天下午4點,資深媒體人@吉四六發出微博,說「現在這個包子鋪已經被記者占領了。包子鋪的經理在統計着記者的名片,小紙條上寫了十幾個了。一會兒會做一個統一的采訪」。

  於是,服務員史玲玉、收銀員郭雪琴和她們的副店長賀媛麗與習近平對話的幾乎每個字都被寫了出來,晚上七點半不到,當天的《新聞聯播》還沒結束,網民們都知道習近平自己掏出25元付賬這樣的細節了。

  @吉四六的微博發出10多分鍾後,最具說服力的一段視頻被放上網。其中,正在吃炒肝的習近平邊吃邊和隨從聊天,並沒有理會在他身邊合影的其他食客,也沒有安保人員阻攔這些形似明星粉絲、和總書記靠得有點近的普通人。

  這段視頻中有一句響亮的旁白,用京腔喊道,「餐巾紙,服務員,拿一袋」,與《新聞聯播》裏群眾見到領導人的過分激動場面不同,這種輕鬆的神態後來也成為傳統媒體補做「傳統自選動作報道」的證據。

  在12月29日出現的兩段習近平排隊的視頻中,與領導人原聲一起被聽到的,也有傳菜員「九個榨菜包子、一碗粥」的插話,這從側面可以看到包子鋪內的民眾確實夠淡定。

  那個時候,不淡定的傳統媒體也開始為「吃包子」定調。「冬日溫暖正能量」,「習大大套餐百姓為何這麼喜歡」等等標題開始出現。最終,《人民日報》在30日發出評論員文章《平民情懷最動人》,中央級媒體在發聲之余,也暗含着此役收官的意味。

  但這樣做顯然不夠,在圍觀時代,還有很多人沒搞清楚「炒肝」是什麼,於是能回答最樸實問題的文章變得很火,其中一篇名叫《為什麼習近平選擇慶豐包子鋪》,通過微信公號「大象公會」在朋友圈內廣為傳播。

  一次政治親民秀需要國營快餐,慶豐包子因而入選,這樣的說法深入人心。盡管因「多人舉報」而被刪除,但在圍觀時代,這反而會激發更強烈的興趣。

  @蕭含就是其中之一,他問道「習大大吃包子事,透射着平民情懷不假,然而若無周密安排,可能乎?首先一條,安全咋保障?」

  其實,關於這個問題,本文的開頭已經間接做了回答。南都

  • 責任編輯:鐵言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