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中國時政 > 中國聚焦 > 正文

熱聞

  • 圖片

92派官員下海20年盤點:有人成富豪有人被判刑

被包括在「92派」群體的那些人有:泰康人壽董事長陳東升、複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萬通地產董事長馮侖、中國誠信公司董事長毛振華等等。「這兩個文件是被『92派』,特別是陳東升、毛振華他們最為看重的,認為在中國曆史上被低估了,他們認為這兩個條例是公司法和合同法的雛形。

\

92派企業家

  「九二派」:官員下海20年

  他們原本生活於廣義的體制內;他們的人生志向無一例外都是為了在科層體係裏謀求更高的職務;他們中的幾位甚至在40歲左右已經官至司局級;他們經綸滿腹、憂國憂民。但是1992年前後,他們選擇離開體制

  2012年6月26日,《九二派》新書發布,此書的主角——被稱為「92派」的企業家群體聚首北京大學,而4個月前,他們也曾聚首於北國冰城亞布力,探討20年前一位老人南國之旅帶來的巨大改變。

  被包括在「92派」群體的那些人有:泰康人壽董事長陳東升、複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萬通地產董事長馮侖、中國誠信公司董事長毛振華等等。

  這些企業家的名字,早已為世人熟悉。而他們身上印着的「92」數字標簽,對如今的投資者來說,充滿了時代的誘惑與神奇。

  「92派」的精神臍帶與掣肘

  1992年,是中國企業家成長的轉折年。這一年,鄧小平發表南巡講話;國家體改委頒布《有限責任公司暫行條例》、《股份有限公司暫行條例》;黨的十四大決定抓住機遇加快發展,確立了建立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

  1992年的春夏之交,全國100多萬官員造訪深圳。據當時的媒體描述,深圳市政府接待辦最多時曾同時迎來60批考察團。

  遠在北京的湖北天門人陳東升也坐不住了。那年,35歲的他已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雜志社的副總編,官至副廳級。可是第二年他就辭職創建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4年後又組建泰康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92派》一書的策劃人之一,與「92派」關係非常密切的中國企業家論壇《亞布力觀點》主編傅小永認為陳東升是92派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我記得他跟我說過一個細節,我的印象非常深,他們在嘉德創業初期,因為陳東升是政治抱負很強的一個人,他的合作夥伴問他會不會做着做着又跑到政治裏頭去。」陳東升用掐滅一個煙頭的方式來做自己的隱喻,表明自己的政治抱負已經像煙頭一樣被徹底掐滅了,他已經下定決心全心全意去做企業了。

  1993年5月18日,中國嘉德正式營業。那時,創辦嘉德不久的陳東升到香港觀摩索斯比的拍賣時,還總是貓在角落裏,弓着腰偷偷拍攝,似乎學習別人是一件會被恥笑的事。「一下從機關出來,真的是劉姥姥進大觀園。在五星級酒店好多人舉牌,幾百萬、幾千萬,我覺得蒙了。」

  到1994年3月27日,將近一年時間,中國嘉德顆粒無收,陳東升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他這樣對傅小永描述自己當時承受的壓力:「大家說人一緊張身上就會冒冷汗,錯了,我當時是心在冒冷汗,胸疼、透不過氣。家人和員工後來告訴我,每天上班進辦公室看見我笑,他們才敢笑,如果我陰着臉,他們就不敢抬頭。我自己沒本事,就使勁怪員工,好像周扒皮,拿着鞭子抽他們:出去幹活,出去幹活!」

  同樣,泰康人壽在經營七年後才開始賺錢。如今在泰康的辦公室裏,掛着陳逸飛的油畫《黃河頌》,傅小永知道,這幅作品是對陳東升艱難創業過往的紀念,也是他個人氣質的真實寫照。學經濟出身的陳東升在創業之初就計算好了「下海」的機會成本:「當部長」。為挽回這一機會成本,他的人生目標是要創辦一家世界五百強企業。

  如今,55歲的陳東升對自己顯然是滿意的——嘉德拍賣已成為本土最大的拍賣公司,2011年營業額超過百億;1996年創辦的泰康人壽,已是擁有25萬員工、6800萬客戶的中國第五大保險公司,2011年資產3500億。

  陳東升其實已經有了「知天命」的深刻體驗,他曾說,「50歲,有一種巨大的暗示感。」得到「巨大的暗示」,常常意味着生命的定型及對自我的認知。近20年的創業幫助陳東升完成了自我認知,他對自己的概括是:「我從來都敢跟別人交鋒,真實的陳東升,就是革命的英雄主義、革命的浪漫主義,還加上革命的現實主義!」

  陳東升正是「92派」一詞的首創者,他如此定義:「這是指1992年鄧小平南巡後,從政府機構、科研院所等單位辭職創業的企業家。」在他看來, 1992年前後由官員、學者身份下海的企業家都可歸入這一群體。

  1992年,諳熟宏觀經濟形勢的毛振華認為,「機會似乎來了」。他當時在中南海政策研究室任處長,可是他一直希望能有個獨立舞台,而自己是這個舞台的主角。「在龐大的公務員體係裏,我是大單位裏的小幹部,拍不了板。」

  毛振華辭去了中南海政策研究室處長職位,創辦了中國第一家資本市場信用評級中介機構——中誠信。毛振華決定創辦中國的穆迪公司。短短四個月,他完成了可行性報告、募股、注冊等一係列工作。他懷裏揣着的藍圖就是穆迪和標準普爾。

  毛振華並非完全意義上的「下海」——他辦的是「調動手續」,他只是「調動到自己創辦的公司裏來了」。他不是兩只腳義無反顧地跳下海去,是第一只腳邁出去,第二只腳才抬起來。

  而如今,他選擇拔腳「上岸」了。20年後,他再度轉身回到書齋,中誠信似乎在他的事業中開始隱退。傅小永說,毛振華的身上保留了很濃重的知識分子氣息,而他認為這是一部分「92派」企業家的特征。

  1991年,中央黨校法學碩士、曾在國家體改委任過職的陝西人馮侖也離開了體制。他用數萬元「換」來了一家信托公司500萬元的投資,扛着「萬通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的招牌興衝衝地前往海南。坐上南下的火車,決定到海南碰碰運氣。

  「不管你過去是怎麼樣的,海南不相信眼淚。」馮侖說過這樣一句話,而近十年裏積累了中國底層的生存智慧和辦法,馮侖和他創建的萬通得以成就大業。

  在那裏他碰到了幾個志同道合者——王功權、潘石屹、易小迪、王啟富和劉軍,這些人也都是從政府部門辭職出來的。他們被合稱為「萬通六君子」,日後,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成了中國商界的風雲人物。

  「這是《92派》裏的主人公們在1992年前後的生活情境。回溯他們在這一時段的人生情境不是為了展示一個個苦澀、溫情的商業勵志故事。他們原本生活於廣義的體制內,或行政官員,或智囊部門研究員,或大學教員;他們的人生志向無一例外都是為了在科層體係裏謀求更高的職務;他們中的幾位甚至在40歲左右已經官至司局級;他們經綸滿腹、憂國憂民。但是1992年前後,他們選擇離開體制。」傅小永總結道。

  「所以92派體現得最重要的就是一種人生抱負和價值,他們對體制很失望,即便你呆在位置上很滿足,但是很灰心。」傅小永說道。「體制」是他們最初的精神臍帶,這鍛煉了他們更寬廣的宏觀視野和對大局的駕馭能力,但也可能成為他們的精神掣肘。這是「92派」的核心特征。

  • 責任編輯:宋代倫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