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中國時政 > 中國聚焦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長沙漢墓被傳藏有1噸黃金 盜墓人結隊開往長沙

「著名的長沙馬王堆漢墓墓主是臣,天馬山上的漢墓墓主是王,一仆一主,可見天馬山王陵的價值」2010年,一個江西職業盜墓團夥對天馬山漢王陵進行盜掘,暴露後,當地文物管理部門和公安奮力追查,該團夥逃走。

長沙漢墓被傳藏有1噸黃金 盜墓人結隊開往長沙

  被破壞的墓葬照片。(黃珀 供圖)

長沙漢墓被傳藏有1噸黃金 盜墓人結隊開往長沙

  盜墓者設計的盜墓方案(王玨 制圖)

  編者按

  沿湘江西岸延伸的漢墓文物陣列,是古長沙王國留給這座城市跨越千年的禮物。今天的長沙人順着這些漢墓王陵的厚重沉積,將接通一座古老的南國城市的文脈經絡。

  然而這種樸素的城市文明尋根之旅,卻需直面當下越來越嚴峻的盜墓形勢。真實世界中正在長沙發生的漢王陵墓盜,無論職業盜墓者的跨省動員、組織能力,還是盜墓的頻率、強度、規模,乃至每一次盜墓行動部署之精細、手法之暴烈,早已超越盜墓小說的構思尺度。

  而與蓬勃發展的盜墓風潮相比,文物保護話題仍像老生常談,難以真正觸動政府財力和更廣泛的社會情緒,因此當長沙的文物保護者面對越來越嚴重的漢墓盜竊,他們同樣只能在資金、政策的尷尬現實中左支右絀,躑躅而進。

  這或許是長沙漢王陵墓必經之「劫」,也是中國地方文物保護之「結」。

  天馬山盜墓筆記

  「著名的長沙馬王堆漢墓墓主是臣,天馬山上的漢墓墓主是王,一仆一主,可見天馬山王陵的價值」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傅天明| 湖南長沙報道

  長沙天馬山下一派平靜安祥。這是一條連接湖南大學教學樓到公寓的平淡無奇的大馬路,馬路邊除了挨挨擠擠的小吃店、小超市、小旅館,就主要剩下來來往往的大學生。

  而恰恰是這裏,過去幾年中,一隊隊職業盜墓人或自河南南下,或自江西西進,不遠千裏奔波至此,藏身於小旅館,覬覷着身後的天馬山。

  這些旅館多係長沙本地農民自建房,一些房間僅僅用木板隔斷。單間一張床,標間兩張床,房價每天低至40元,高不過80元。

  職業盜墓人極有可能在這裏一住十天半月。白天,他們窩在旅館,看一台小得可憐的10多寸的電視機,到了夜間,他們「幹大事」的野心卻能放大到無邊無際。

  「我們不斷發現有人盯着這個古墓,2011年底是一個5人團夥,今年又打了兩個團夥,光這兩個加起來是26人。」5月20日,長沙市文物局局長曹凜對《瞭望東方周刊》說,「上周又打掉了一個團夥,他們是盜竊一個清朝古墓。」

  天馬山盜墓之猖獗,已到使用雷管炸藥的程度。手法張揚至此,這恐怕是盜墓小說所不能想象的情景。

  「技改」洛陽鏟

  天馬山古墓群位於長沙市嶽麓區天馬山社區,屬嶽麓山脈,山體呈南北走向。據長沙文物部門資料,該古墓群僅是西漢長沙國王室墓地的一小部分。

  長沙作為漢長沙國的都城,是當時政治、軍事、文化重地,曆代長沙國諸王去世以後便葬於江邊丘陵地帶,形成王陵。

  此處王陵墓穴規模均以宏大為特點,成為目前發現和保存最大的古墓葬集中地。

  天馬山因山形如同一匹起躍的駿馬而得名,嶽麓、天馬之間,坐落着千年學府湖南大學,天馬山往東,則是瀟湘路、湘江和著名的橘子洲。

  2013年1月22日,天馬山沉睡在冰冷的夜色中,一團黑影仿佛幽靈一樣在山坡潛行。

  這正是一夥盜墓賊,手提洛陽鏟、礦燈、鐵鍬、鼓風機。他們先分出一股留在山腳,另一股進到山腰才停下,簡單休整後,即向山上的一處古墓靠近。

  《瞭望東方周刊》從掌握這次案情的轄區警方了解到,在這次挖掘之前,團夥中有一名年長的「大師傅」已多次上山查看風水,他斷定山中有一兩座體量龐大且不同尋常的古墓。

  在盜墓這一行,「大師傅」是盜墓團夥裏「德高望重」的人,深得一眾成員信賴。在具體盜墓行動中,他負責提供技術指導,大夥相信,只有他能測算出墓室的位置、價值以及墓室開挖選點。

  這次,「大師傅」把挖點選在了山腰。於是,一部分人挖洞,一部分人裝土,其他人將挖出的土石裝進蛇皮袋,一袋袋背到數十米之外,倒進一座土坑---儼然一個施工班組。

  這天晚上,一夥人挖了好一陣,泥土挑了好幾堆,才見下面盡是砂石、石礫,之後再往深處挖,依舊是石頭。

  「大師傅」犯了難,他只好修改方案,不得已提議轉戰山頂,從山上打洞至墓頂。

  由於時間已經不早,一夥人只得將挖開的洞口回填掩蓋,匆匆下山。

  與該盜墓團夥有着特殊關係的人士向《瞭望東方周刊》透露,「大師傅」在盜墓一行中的作用十分關鍵,一座古墓是否具備開挖價值,能否順利開挖,先要請「大師傅」看風水、勘地形,做一整套技術分析。

  「但這次請來的『大師傅』好像不怎麼行,點都沒踩準,真要是厲害的『大師傅』,拿根棍子在山上掃幾下,就知道下面是什麼級別的古墓。」

  1月26日晚,團夥再次上山,開始實施從山頂鑿洞的方案。因為之前施工已有教訓,發現盜墓常用的洛陽鏟掘土雖易卻對付不了石頭,所以他們在這期間研制出了新型鑽頭。

  這種鑽頭配合鋼管朝墓室打洞,加上洛陽鏟深入,效果很明顯。前述熟悉該盜墓團夥的人士告訴本刊記者,該團夥研制的鑽頭係對傳統洛陽鏟的一次改進,這一次「技改」很快就在行業裏傳開,並被認為「推動了盜墓技術一大步」。

  「漢王陵藏有一噸黃金!」

  據警方後來查實,該盜墓團夥成員主要來自河南,他們最早從2012年12月就開始策劃這次盜墓。

  最先是河南禹州人張樸雨聽妹夫李二儉說長沙有一座古墓,裏面堆滿寶貝。手頭正缺錢花的張、李遂找來同鄉李大儉、王彪商量,決定同赴長沙幹一票。

  張樸雨、李二儉一夥盜墓賊,就這樣成為2013年天馬山漢王陵的首批不速之客。而此時在盜墓行內,一條消息早已傳得神乎其神,「天馬山漢王陵裏至少藏有一噸黃金!」

  張樸雨一眾到了長沙,馬不停蹄上天馬山踩點,卻發現這裏似已有人捷足先登。

  按盜墓行業規矩,已經盜挖的墓絕對不挖,可是查看古墓之後,發現墓地並未完全打開,價值猶存,因此張不甘心就此放棄。

  就在張樸雨、李二儉兩人上山頂踩點時,竟看見兩名神秘男子也在山上走走停停。

  張、李遂主動上前搭訕,原來此二人係本地人氏,一經深入交談,知是同道中人。

  張樸雨心想,如果撂開本地人,或許大家都做不成事,不如合作。

  曹凜告訴本刊記者,盜墓賊在天馬山打洞盜墓一般要十天半個月,於是一些當地人發現古墓信息後,有的會將信息提供給犯罪份子,或與之合作牟利。

  盜墓計劃隨即展開。兩幫人中,張樸雨負責整體部署,並安排前期資金籌集和人力召集;兩名本地人負責望風、報信。

  雙方約定,事成之後四六分成,張一方得六,本地人得四。

  待計劃商定後,就等着大幹一場,不料趕上盜墓一行最忌諱的事情---細雨綿綿。雨水天氣不宜動工,極易暴露痕跡,張樸雨一行只得暫時折返河南,再等時機。

  直到2013年1月26日前後,張樸雨、李二儉再度來到長沙,與當地人商定後,認定時機已經成熟,盜墓計劃遂再次啟動。

  這次,張、李各出資一萬元,再次明確的分成方案為:張、李各占所得利潤的15%,當地人占40%,另外30%分給其他人員。

  方案一經敲定,張、李即刻從長沙發出指令。河南方面集結的人馬上了一輛面包車,其他人員趕高鐵,一齊往長沙天馬山「會盟」。

  與此同時,前期駐守長沙勘察地形的人馬並沒閑着,他們在長沙市面上精心采購了繩子、鐵鍬、帶子、手電筒、望遠鏡、鋼絲、雷管、炸藥、鼓風機、電瓶、電纜線、安全帽、頭燈、通風管等工具和裝備。

  隨後,全部人員匯集長沙,分別入住。據警方掌握的案情,主要負責打洞、搬運的盜墓人入住了一家早已租好的四合院,該四合院內常年居住外地人,流動性大,相互不熟。其他望風和後勤保障人員則分別住進兩家賓館。

  一切準備就緒,就有了前述盜挖古墓的一幕。

  • 責任編輯:李歡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