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中國時政 > 中國聚焦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雷政富不雅視頻事件全紀錄:09年調查後被封存

2012年11月20日,一段重慶北碚區原書記雷政富與趙紅霞的性愛視頻被放諸網端。一年後,肖燁離開廣安前往重慶發展,注冊成立重慶華倫達服裝公司,即永煌公司前身,重慶不雅視頻風暴由此開始醞釀。

雷政富事件桃色架構示意圖

  雷政富事件桃色架構示意圖

  2012年11月20日,一段重慶北碚區原書記雷政富與趙紅霞的性愛視頻被放諸網端。視頻不足一分鍾,引發的強震卻余蕩至今。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仙人跳」迷局,最終引重慶21名廳局級官員入彀。重慶市北碚原區委書記雷政富為其中最著名的一個,也是目前已知唯一因此落馬後被追究刑責的當事官員。

  南都記者獲得的信息顯示,在重慶司法係統內部,這實則為一樁舊聞。2009年11月,在重慶市公安局原局長王立軍的主導下,這些後來看起來有些匪夷所思的荒唐故事已經被還原了全部細節,而後被迅速封存。至於原因,目前仍待解封。重慶市公安局在雷政富與趙紅霞不雅視頻被曝光後第三天即再次啟動調查,迅速將肖燁、趙紅霞等人歸案查辦,全案大部分情節得以顯現,卻依舊未能窮盡所有的內情。

  「不雅視頻案」並非趙紅霞一人的獨角戲,「雷政富們」的罪與罰也需清晰地披露,這也是該案引發漣漪效應的最大動因。相比起趙紅霞被移送起訴的公開與神速,雷政富及重慶官方公布的其他20名涉案官員究竟深陷怎樣的迷情?目前停留於「立案調查」階段已有時日,對於關注此案以及中國反腐敗進程的公眾而言,此案仍有太多的疑惑和隱憂。

  南都記者以重慶警方移交檢方的案件卷宗為基礎,通過「色誘」、「交易」、「曝光」三個層面,力求對這場著名卻並不複雜的「仙人跳」迷局進行還原。這絕非司法意義上的案情定論,我們只是借當事人口供或詢問筆錄的互相印證,細膩呈現迷案的各方環節。通過他們的「口述實錄」,管窺這起不雅視頻窩案背後的種種生態。

  ·色誘篇:三次開房「捉奸」雷政富

  2008年2月14日情人節這天,雷政富應約來到重慶金源酒店。這是他與一名叫做「周曉雪」的年輕女子第5次見面,第三次開房。二人進入酒店房間不久,即被張進、嚴鵬及肖燁三人「捉奸」在房,50歲的雷政富從此陷入一場被精心布局的「仙人跳」迷局。

  2008年2月14日情人節這天,時任重慶北碚區區長的雷政富應約來到重慶金源酒店。這是他與一名叫做「周曉雪」的年輕女子第5次見面,第三次開房。後來發生的事情顯示,這一天雷政富過得並不浪漫。二人進入酒店房間不久,即被張進、嚴鵬及肖燁三人「捉奸」在房,50歲的雷政富從此陷入一場被精心布局的「仙人跳」迷局。  南都記者獲得的資料顯示,本案2009年曾在王立軍主導下被警方偵破,但無疾而終。2012年11月20日,自稱人民監督網記者的朱瑞峰將雷政富與「周曉雪」的性愛視頻通過網絡公布後,重慶警方立即啟動了第二次偵查程序,並最終將相關嫌疑人抓捕歸案。

  重慶市政府在2013年5月7日對外公布,包括雷政富在內重慶共計有21名廳局級高官深陷不雅視頻,並對他們予以不同方式處理。根據重慶警方移交的卷宗資料,除雷政富與周天雲,目前尚無法確定以犯罪嫌疑人肖燁為主的永煌公司共拍攝過多少視頻及具體涉及到哪些官員。但透過雷政富及周天雲的淪陷過程,不雅視頻的起承始末,還是可以窺見一斑。

  2008年2月14日,情人節。晚上9點半左右,兩名男子來到重慶金源大酒店2506房間門口。敲門。一名年輕女子打開房門,二人先後進入,衝着屋內的中年男子與開門女子張口就罵。首先進入屋內的男子張進,32歲,隨後進入的男子叫嚴鵬,41歲,開門女子「周曉雪」,26歲,屋內中年男子雷政富,50歲,時任重慶北碚區區長。

  卷宗信息顯示,現場氣氛一度緊張。張進以「周曉雪」男友自居,上前推了她幾下,大罵「居然背着我做出這樣的事情,和別的男人開房」,接着又罵雷政富,「居然搞我女朋友,亂搞男女關係」。雷政富上前解釋二人只是朋友,「周曉雪」開始哭泣。這時自稱張進雇傭的私家偵探嚴鵬拿出的MP4,向雷政富播放一段視頻。視頻很短,內容為雷政富與「周曉雪」前一次開房時發生性關係場面。雷政富接受警方詢問時證實了上述內容,並稱從背景看視頻拍攝地點應為藍劍賓館。

  綜合張進、嚴鵬及「周曉雪」供述,看完視頻後雷政富臉色蒼白,一言不發,顯得非常害怕,「完全失去一個區長的氣度」。雷政富還曾試圖搶奪嚴鵬手中MP4,未果。雷政富後來向警方承認,「很害怕他們公布性愛視頻,一旦公布,我會受到黨紀政紀處分,會影響前途,所以非常害怕。」此時張進仍舊一副「手舞足蹈、凶神惡煞」要算賬模樣,一直在哭泣的「周曉雪」告訴雷政富,張進剛出獄,只聽公司肖總的「招呼」,雷政富便讓「周曉雪」打電話讓肖總過來。

  肖燁在接到電話後20分鍾左右趕到酒店。肖燁供述,開始他裝做不了解情況,首先將雷政富拉進房間衛生間詢問情況,雷政富稱自己是北碚區區長,隨後,肖燁當面嗬斥張進並讓其與嚴鵬、「周曉雪」一同離開。之後,肖燁遞給雷政富一張名片,並讓雷放心,「這個事情我會處理好」。肖燁供述,雷當時表示,非常感謝肖過來處理這個事情,如果有需要可聯係他,並遞給肖燁一張名片。

  雷政富向警方陳述的過程與肖燁大體相當,只是他稱當時跟肖燁講的話主要是「你的員工太不文明,這個事情你要處理好」。

  隨後,肖燁讓雷政富離開。雷政富稱,「心虛,就立即離開酒店」,走在半路,雷接到「周曉雪」電話,稱肖燁埋怨雷政富不打招呼就走。結合肖燁、「周曉雪」的供述,此時二人是同時離開酒店,「周曉雪」聽到肖燁接到雷政富的電話說了句,「要得,大哥我們到那裏坐一下。」張進稱,此時他與嚴鵬一同打車離開,回到肖燁位於重慶花卉園的別墅,張進向嚴鵬詢問中年男子是誰,嚴鵬回答,「不要多問。」嚴鵬則供述,當時他是自己一人回到公司,周曉雪與張進一個多小時後一同回來,此時他已經睡下了。

  肖燁、雷政富等5人陳述,整個過程持續時間不長,始終沒有出現暴力因素,張進入室後推搡「周曉雪」的動作以及「周曉雪」哭泣的舉動都是假裝,「周曉雪」的名字也不足取信,她的真名叫趙紅霞。

  通觀整個過程,雷政富與趙紅霞的性愛視頻是擊垮雷政富的致命一環。

  趙紅霞供述,之所以願意拍攝不雅視頻,最開始她是被肖燁的花言巧語所欺騙,心甘情願想對他好,為他付出,明知這樣做違法,她也願意去做,這其中有她對肖燁的個人感情,還有經濟利益的驅使,「肖燁承諾賺了錢提成,給錢,跟我結婚,」於是她選擇聽肖燁的話,放任肖燁的違法行為。這與後來參與此案的譚琳玲、鄭某梅等人的表述大體相當。

  卷宗顯示,在趙紅霞、譚琳玲等在永煌公司期間,她們名義上與肖燁都是男友朋友關係。

  趙紅霞於2007年10月進入當時的華倫達公司,此前已與肖燁相識。2007年農曆八月初六自己生日這天,趙與肖燁等人一起喝酒,一杯啤酒即不省人事,醒來時發現自己與肖燁同躺在一家賓館床上,「肖燁強行與我發生性關係」。一個月後,肖燁再次約見,得知趙當時待業後肖燁讓許社卿給其5000元,趙頗為感動。當晚二人再次發生性關係,此後確立戀愛關係。之後,趙紅霞便到肖燁的華倫達公司上班,肖燁讓其隱瞞二人的男女朋友關係。

  趙紅霞這一供述與譚琳玲以及另一名曾在永煌短暫工作過的郭姓女子表述相似。據二人表述,她們均是在與肖燁吃飯時醉酒,再次醒來便發覺「與肖燁發生性關係」,爾後與肖燁確立男女朋友關係後到公司上班,但均被告知要隱瞞這種關係。

  卷宗顯示,在公司內部,肖燁的形象被許社卿、王建軍、嚴鵬等人描述為「老家在香港,以前結過婚,老婆和娃兒都出車禍離世,現在單身,人很聰明能幹,事業心強,家庭條件很好」。許社卿供述,他當時負責為肖燁的公司招聘女孩,只選漂亮、能喝酒的。女孩上班後許會按照肖燁指示跟女孩談心,肖燁也跟女孩「談心吹牛談人生談未來,讓女孩崇拜他」。「現在的女孩都喜歡有錢的老板,肖燁就把自己包裝成有錢單身的老板,一般都會和他耍朋友。但也有些不上當的。」

  這個說法得到肖燁妻子柴偲的證實。現有資料顯示,柴偲是肖燁第四任妻子,比肖燁小18歲,二人於2007年結婚。2008年懷孕期間,柴偲看到肖燁的手機短信有跟別的女人的曖昧內容,二人經常吵架,肖燁後來告訴柴偲,跟別的女人曖昧是因為要利用那些女人給公司「應酬」一些事情,「肖燁以將來公司找了錢就跟那些女人結婚為誘餌,來控制那些女人心甘情願為他做事,叫我不要跟他鬧。」

  柴偲為肖燁生下兒子後回到公司,為掩蓋二人夫妻關係,肖燁讓柴偲以其「幹妹妹」的身份上班,肖燁親自帶柴偲到人事部門報到,介紹柴偲姓「肖」。柴偲臨時起意,為自己化名「肖蔡」。因為是肖燁「幹妹妹」,私底下趙紅霞與譚琳玲等人均多次問及肖燁身世,柴偲的回複與許社卿等人一致。「我這樣做是肖燁教的,他這樣做目的是讓她們死心塌地做事。我是肖燁的妻子,和他已經有孩子了,早就是一個家庭了,所以決定為他做這件事。」這些在許社卿、王建軍、嚴鵬的供述中均有體現。

  到華倫達公司上班後,肖燁經常向趙紅霞陳述企業經營艱難。趙紅霞供述,不久後的一個周末,肖燁在辦公室向其播放一段視頻,嚴鵬在場。視頻內容為一男一女的性愛視頻,嚴鵬稱視頻中女子是其妻子,拍攝性愛視頻後現在有自己的實業,「有車有房,過得很好」,並稱肖燁也不在乎自己的女朋友這樣。卷宗顯示,許社卿、王建軍等人也在多個場合向趙紅霞闡述上述說法。

  肖燁此後明確,「作為他的女朋友更應該幫他,為了我和她的將來也應該這麼做」。不久,趙紅霞答應了肖燁的要求。譚琳玲供述,肖燁對她也有類似舉動,她開始並未答應且打算離開,肖燁得知後大怒,「稱以前殺過人,要殺我全家」,肖燁的這個說法當場得到許社卿、鄭某梅等附和,「嚇得我不敢走」,譚琳玲最終留在公司並答應肖燁要求。

  在2009年5月一同離開肖燁後,趙紅霞、譚琳玲被許社卿等人告知,他們給肖燁做了很多事情,肖燁沒有給他們好處,也沒得到什麼錢,並說肖燁都是通過和女孩子喝酒,在酒裏面下藥與女孩子發生性關係,她們與肖燁剛認識時所喝的酒中均被下藥。郭姓女子稱,就她所知道的還有陳、許、苟、劉等4人有此經曆。2011年之後為肖燁開車的萬姓司機稱,在肖燁向其介紹的身邊朋友中,有鄧、姜、童、夏姓等9名女子為肖燁女朋友。肖燁與許社卿在接受警方詢問時未提及上述內容。

  答應肖燁之後,趙紅霞即以「周曉雪」的名字出現在雷政富面前。

  綜合雷政富與「周曉雪」供述,雙方第一次聯絡的時間大約是2007年10月。「有個自稱曉雪的女孩多次打電話給我」,雷稱,「曉雪」自稱是香港華倫達重慶公司推銷運動服裝展示的推銷員,曾多次在重慶五洲酒店見過我,並稱想與我見面等。

  此後三個月,「曉雪」多次聯係雷政富,雷自稱都沒有理她。直到2008年1月中旬一天,「曉雪」再次打電話約見雷政富,雷答應在渝中區大世界酒店七樓的茶樓見面。時間是當天下午5點左右。見面後,她自稱周曉雪,是重慶工商大學畢業的學生,老家在開縣,父母都在深圳打工,在重慶華倫達公司工作。

  這一說法與趙紅霞供述略有差異。趙紅霞稱,她第一次主動給雷發短信即得到回複,此後雙方聯係緊密。第一次見面是雷政富主動電話約她,她當時正在重慶觀音橋耍。雙方第一次見面僅是喝茶聊天,便各自離開。第二次見面是2008年1月下旬的一個下午,相隔第一次見面大約一周。這一次周曉雪打電話約雷政富到江北大石壩的博客歌廳唱歌,雷政富於當天晚上8點多到達,當時只有兩個人在場,唱歌大概一個小時。

  雷政富稱,周曉雪唱歌的過程中告訴他,和他在一起很開心,雷政富便說二人可以做男女朋友,周曉雪應允。唱完後各自回家。

  大約又過一周,雙方第三次見面,雷政富稱,依然是周曉雪打電話相約,電話裏,「她說很欣賞我的歌聲」,並再次邀請雷到博客歌廳唱歌。唱歌中,周曉雪向雷提出歌廳太吵,就約雷到藍劍賓館開房。雷同意後,周曉雪便先去藍劍賓館客房,後打電話通知雷前往房間。雷政富說,進入房間後,周曉雪已經洗完澡躺在床上,並喊雷上床,雷就上床與周曉雪發生了性關係。對這一次見面情況,趙紅霞的供述則為:當時雷政富拿了1000多元讓她去藍劍賓館開房休息,趙用自己身份證開房,後將房間信息告知雷,雷接到信息後到賓館,二人發生性關係。

  趙紅霞供述,到房間後她便將裝有密拍設備的包包放在面對床左邊的床頭櫃上,並啟動了拍攝鍵。卷宗顯示,這也是趙紅霞、譚琳玲等人的標準做法。趙紅霞這次密拍的視頻事後證明不夠清晰。

  發生關係後,雷政富稱準備離開,周曉雪以一個人孤單為由挽留,他還是堅持離開。雙方第四次見面是在2008年春節正月初一的下午,雷接到周曉雪的電話稱家人都在南方,她一個人在重慶很孤單,希望雷能陪其半天,雷答應了周曉雪的要求。雙方這次見面的地點是江北區金源大酒店,房間依然為周曉雪所開。

  根據重慶警方調查,趙紅霞以自己的身份證在重慶住宿登記記錄共計為32次,其中在金源大酒店兩次,2月7日,即農曆正月初一這一次趙紅霞入住酒店1620號房間。雷自稱這一次上去就直接與周曉雪發生了性關係,聊了一會就離開。離開前,雷給了周曉雪2000元的購物卡,雷稱最開始周曉雪推辭不要,後來半推半就接受了。趙紅霞供述,當時雷政富給了她5張面值1000元的購物卡,她只拿了其中兩張。

  2008年2月14日晚上8點半左右,趙紅霞再次入住金源大酒店2506號房間,這個與雷政富及趙紅霞分別陳述的雙方第五次見面時間吻合。雷政富稱,當天為情人節,周曉雪致電稱想在情人節見面,雙方約好晚8點在金源大酒店負一樓的茶館見面。聊了一會天後,周曉雪在酒店開好房間,手機短信通知雷房間號,雙方再次發生性關係。洗完澡後穿好衣服聊天,有人敲門,周曉雪前去開門,兩名男子隨後進入,接着便發生「被捉奸」一幕。

  2008年秋天,56歲的周天雲走馬上任重慶市地產集團董事長,不久即遭遇雷政富類似的經曆。當年11月份的一天,周天雲收到一個陌生短信,大意是想認識一下,一起出去喝茶。周天雲主動回了電話,對方是女孩子的聲音,自稱「譚林」。此後一個月左右,雙方在周天雲的辦公室聊過兩次,第三次見面的地方在重慶江北新世紀背後的月友賓館,這裏距永煌公司所在的金崗大廈僅一步之遙。

  周天雲接受警方問詢時稱,這一次雙方聊天十幾分鍾後,「便有了和她發生性關係的欲望」,周天雲最終如願。雙方在半個月後又相約在月友賓館見面。在進入房間十幾分鍾後,嚴鵬等人敲門而入。嚴鵬依然扮演私家偵探,所不同的是,譚琳玲的「男朋友」是王建軍,許社卿以王建軍朋友身份前來「軋場子」,肖燁則依然是那個最後時刻出現控制局面的「肖總」。

  這些場面張揚而情節類似的「捉奸案」,按照重慶警方的偵查,先後已經發生多次。重慶市政府新聞發言人在今年5月7日稱,包括雷政富在內重慶共有21名黨員幹部涉及不雅視頻。卷宗顯示,除去參與「捉奸」雷政富的張進,肖燁、嚴鵬、許社卿、王建軍、趙紅霞、譚琳玲以及鄭某梅是其中大部分事件的策劃和參與者,他們都屬於重慶永煌集團公司。在公司內外,除肖燁外,他們相對應的化名分別是周波、許海龍、王縣長、周曉雪、譚平安以及張丹。

  卷宗顯示,他們最早開始拍攝官員不雅視頻為2006年左右,重慶警方在起訴意見書中認定的時間是2007年底。肖燁供述,他在2006年的時候就以這種方式捉奸過一個領導,當時參與的女性包括趙某梅、謝某、王某鳳等人,被捉奸的男性官員他未透露。當時嚴鵬與許社卿已經在永煌的前身重慶華倫達公司上班,王建軍在2007年10月進入該公司,趙紅霞與王建軍進入公司時間相仿,鄭某梅比趙紅霞早幾個月,譚琳玲在2008年下半年進入永煌公司。

  肖燁供述,利用不雅視頻要挾官員的做法由許社卿最早提出,原因是許曾在2007年下半年丟過公司服裝,為了彌補公司損失,許就提出了這個建議。許社卿則稱此做法由肖燁提出,嚴鵬、王建軍、趙紅霞等人認可許社卿的說法。按照肖燁等人的供述,許社卿主要負責獲取領導幹部的聯係方式及招聘年輕女孩,嚴鵬主要負責購買密拍設備、培訓女孩使用,王建軍負責在捉奸時扮演女孩子的男朋友,肖燁則是負責善後,充當「能擱平撿順」的角色,趙紅霞、譚琳玲等人則是具體聯絡領導並密拍與領導的性愛視頻。

  肖燁供述,平時和這些領導都沒有什麼交往,只有采取這種方式才可以接觸到這些官員,把他們的性愛視頻資料掌握在手裏,抓住他們的把柄,他們才能聽話,從而為公司獲取利益。肖燁供述,最開始只想通過此來獲得工程,並未想過直接敲詐領導,「因為這是犯法」,而獲得工程等做法則是「踩着法律的紅線遊走」。

  南都記者獲得的資料顯示,這是一個精心籌備的過程,每個人都分工明確。

  嚴鵬供述,從2006年開始,他便幫助肖燁購買密拍設備。設備共有兩套,主要由一個針孔攝像頭、一個手提包及MP4構成,在重慶朝天門及解放碑雅蘭電子城購買。MP4煙盒大小,一端可連接買的攝像機,把攝像機安裝在女式提包裏的時候,只要把MP4連接好就可以拍攝。購買回來後,嚴鵬先在辦公室試了試拍攝效果,後來還在賓館教趙紅霞等人使用,主要是如何打開設備,放到什麼位置才能拍到人面部等。

  肖燁供述,第一次錄制性愛視頻的工具由一名華倫達股東「發明」,不知從何處獲得,是一個視頻攝像頭與一個MP4結合體。譚琳玲稱自己使用的密拍包是仿LV提包,顏色較雜,深色為主,高約30厘米,長30厘米,厚10厘米。提包的側面有一個黃豆大的孔,看起來不是很規整,像是後來剪的。這與趙紅霞的供述類似,不過趙稱自己用過兩個不同的密拍手提包。

  許社卿先後提供兩本政府領導通訊錄,一份是2005年版本,一份為新版。通訊錄由當時仍在重慶市市級機關事務管理局工作的郭華提供。郭華2005年由軍隊轉業,2011年退休。郭華在接受警方詢問時稱,當時因為缺錢,曾向許社卿借過3萬元高利貸,月息12%,並由此與嚴鵬結識,前後向許社卿提供七八十頁的A4紙複印通訊錄。

  許社卿當時告訴郭華,自己公司很強大,想通過官員找關係做工程,如果郭華能聯係還可得到提成。郭華稱自己並未從中獲得好處,反倒是因為未能及時還錢還被許社卿帶人毆打過,至今仍欠其3000元。許社卿供述稱二人是朋友關係,他曾借給過郭華2萬元錢。

  趙紅霞、譚琳玲等人供述,在得到通訊錄後,肖燁口述短信讓她們按照通訊錄名單發送短信。短信的內容通常是:「××領導你好,我是××,在××地方見過您,對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剛從大學畢業,沒有在以前的單位上班了,也沒有在模特隊培訓了,現在在華倫達集團上班,希望您有空出來吃飯」,等等。不管回複不回複,肖燁都會安排趙紅霞等人周末再繼續發,內容則是「××領導您好,又是一周過去了,您工作忙嗎?」

  趙紅霞等供述,只要領導回複的就保持聯係,發了幾次都不回複的領導就不用再聯係。凡是周末、節假日、或者天氣突然變化,肖燁都會安排給領導發短信,周末、節假日就是問候語,天氣突然變化就是「天氣突然轉涼了,請注意及時添加衣服」等。針對領導的選擇並不特定,但局限於政府和事業單位以及區縣領導班子的一二把手,要有實權。

  領導回複短信的概率並不高。趙紅霞供述,當時雷政富明確回複:有時間再約。此後雙方短信聯係頻繁,第一次見面後,趙紅霞按照肖燁指示又給雷政富發出短信。資料顯示,趙紅霞、譚琳玲等用以向領導發送短信的手機與手機號碼均為專用,譚琳玲用的是一部淡藍色的山寨手機,500元。趙紅霞稱第一個手機為灰色諾基亞平板手機,不好用,她第一次給四十幾名官員發信息均是一個一個發送,而且每個人分配到的領導不會重複。

  譚琳玲供述,肖燁教導她們,與領導見面後,只聊生活瑣事,少談工作。在與官員前幾次見面不能發生性關係,要讓對方感覺自己是正統女孩,第一次見面時要帶密拍包,讓對方對包有印象。開房時不要一起進酒店、上樓進房間。平時也要從網絡上搜集領導信息,包括照片。趙紅霞供述,她第一次在KTV唱歌即認出雷政富,正是此前已經上網搜過雷政富照片。與領導拍完性愛視頻後通常就不再聯係。

  成功與領導取得聯係後,下一步即是拍攝性愛視頻,策劃「捉奸」。

  確定捉奸的時間要具備兩個條件,一是拍攝視頻的效果要好,二是再次約定好開房時間。肖燁供述,趙紅霞第一次與雷政富開房時拍攝的效果不好,第二次開房就沒有捉奸,而是等第二次偷拍得到滿意的視頻後在第三次捉奸。

  趙紅霞等供述,通常在拍攝性愛視頻之後,要馬上趕回辦公室交給肖燁,肖燁通常會放在一個深棕色的男士公文包內。肖燁在得到視頻後,會在第一時間交給嚴鵬處理,嚴鵬則會讓侄子嚴川江進行編輯處理。嚴川江是肖燁與嚴鵬的二哥嚴宗禮兒子,畢業於重慶聯合職大計算機專業。

  嚴川江接受警方問詢時稱,他從2006年就開始為肖燁等人編輯視頻,當時視頻中的男女都不認識,編輯一張,刻錄一張。2008年9月之後,一個月內幫助編輯過四五次,為趙紅霞、譚玲琳等人與官員的性愛視頻。嚴川江於2008年加入永煌集團公司,後成為股東。

  每次編輯視頻都在肖燁家中,用同一台電腦。嚴川江稱,嚴鵬讓其將視頻最前面和最後面圖像不穩的地方刪掉,再把剩下的部分保存到MP4裏,每次都是在密拍設備上進行編輯,然後存在密拍設備上,原始視頻刪除,之後還要刻成光盤,「幺爸(嚴鵬)說這個事情要保密,不要跟別人說」。刻錄四五次之後,因擔心在電腦上留下太多痕跡,也怕流傳到網上,後來嚴川江就將電腦格式化,重裝了係統,「視頻被恢複的可能性很小,這些向肖燁做了說明。」

  雷政富的性愛視頻是在2008年編輯,刻錄兩張光盤,一張給肖燁,一張給嚴鵬。嚴川江稱,編輯時看到視頻每次都是一開始有抖動,接着女主角先出現調整視頻角度,跟互聯網上偷拍視頻效果差不多,應該是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拍攝。每次都是一男一女的性愛視頻,視頻裏的男主角不認識,女主角後來在公司見到過,就是公司的趙紅霞、鄭某梅、譚琳玲等。

  肖燁供述,光盤主要作為日後與官員聯係時使用,要把這個光盤交給涉事官員,也是在暗示對方,原始視頻在我們手上,給不給光盤無所謂。

  在完成這些步驟之後,便進入「捉奸程序」。為能讓大家相互明白自己的角色,現場相互配合,要提前搞演習。肖燁供述,「搞雷政富的時候就提前搞過」,內容就是熟練使用秘拍設備,調試機位、台詞、出場順序等,在賓館和公司都搞過演練,「不能穿幫,保證成功」。「捉奸」雷政富時張進因為演得「又狠又凶」曾被肖燁表揚。

  卷宗顯示,王建軍曾參與六次捉奸,所扮演的主要角色都是女孩子的男朋友,女主角三次為趙紅霞,三次為譚琳玲,許社卿扮演最多的是王建軍的朋友,具體次數不詳。譚琳玲與四名官員發生性關係並密拍性愛視頻,包括周天雲及時任重慶合川區區長韓樹明,趙紅霞已知有六次,包括時任重慶市北碚區區長的雷政富、時任重慶市江北區常務副區長的範明文、時任重慶市政府金融辦公室主任羅廣、時任重慶合川區區長的韓樹明、時任重慶市建設投資公司副總經理、重慶渝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粟志光、時任重慶市教委主任彭智勇。鄭某梅的次數不詳,已知的包括時任重慶市政府金融辦公室主任羅廣。

  卷宗顯示,除趙紅霞、鄭某梅、譚琳玲外,至少還有趙某梅、馬某、易某某、郭某蘭等四人參與不雅視頻密拍,但涉案官員不詳。

  肖燁每次都是扮演「和事佬」的角色,次數不詳,「捉奸」現場則包括金源酒店、和府酒店、渝通賓館、東和酒店、果嶺時尚酒店和藍劍酒店等。

  肖燁認為這個局設計很周密,被算計的人應該看不出其中的緣由:在現場播放視頻,是要讓對方知道有他們的把柄,讓其害怕;有人冒充女孩子的男朋友是為了讓領導知道有人不依不饒;冒充偵探則是為了不讓領導發覺視頻的來源是趙紅霞等人,讓領導不會發現是故意整他,而所有人都是化名,則避免日後被找上門或打擊報複。

  所有這一切都是為肖燁扮演的和事佬出場做鋪墊。「從現場看,對方相信我是可以控制住局面的。」肖燁供述,這本身是設計好的場景,讓對方知道我是消除視頻威脅的好人,而不讓對方覺得是我設計陷害他們,進而成為朋友,等在心裏上徹底消除疑慮後,就開始讓他們辦事。

  卷宗顯示,雷政富被「捉奸」第二天,肖燁便讓其「辦事」。

  這天下午開始,雷政富不斷接到趙紅霞電話,趙在電話中稱自己已經懷孕。趙紅霞供述,按照肖燁的指示,她告訴雷政富要把小孩生下來,要和他結婚。雷政富證實上述說法,並立即致電肖燁,要其解決。此刻肖燁與趙紅霞正在一起,「他又打電話來了」,肖燁稱,就是要這樣的效果,讓他繃緊弦,「主動來找我」。

  2008年2月16日中午,雷政富接到肖燁電話,稱事情已經處理好。二人當晚見面,肖燁將光碟交予雷,雷當場砸碎。肖燁告訴雷,他已經將性愛視頻砸碎扔到了河裏,並稱與張進搞房地產的父親是老朋友,現在對方有個項目要啟動,需要500萬元的啟動資金,希望給予幫助。雷政富接受警方詢問時稱,當時並未答應肖燁要求,但肖要得很急。

  肖燁提出自籌200萬元,雷政富後答應想辦法籌資300萬元,吃完飯後各自分手。

  肖燁在供述中承認借錢事實,但強調只是借款300萬元。雷政富稱,並不相信肖燁已經將光盤銷毀,但表面上又不得不裝做相信的樣子。肖燁開口借錢,即明白肖燁是在用捉奸及性愛視頻相要挾,「一下子明白整個過程被人設了圈套」。但如果不答應,肖燁即可能曝光性愛視頻,「完全是沒有辦法」。

  肖燁向警方承認,給雷光盤,事實上就是告訴其視頻的原始資料還在他手裏。雷作為北碚區長被捉奸的事情是他擺平的,手中有雷的把柄,雷必須借給他。不掌握雷的把柄,雷是不會理他的,「平等談話的資格都沒有」。他是在用借錢來掩蓋敲詐的事實真相,他就是要挾,實施一種「軟暴力」。

  回家後,雷政富給北碚區的勇智集團的老總明勇智打電話,稱有朋友需融資300萬元,明勇智隨即答應雷政富的要求,約好肖第二天在五洲酒店面談。見面後雷政富介紹雙方認識並提出肖燁需融資300萬元,明勇智隨即答應。肖燁稱借款時間為半年,到時連本帶利歸還,整個過程只有幾分鍾。雷政富表示,具體借款細節及過程不清楚。大約一年半後肖燁歸還明勇智100萬元,另200萬元至今未還。

  雷政富表示,找明勇智借錢,「就像我請客吃飯,明勇智來買單一樣」。明勇智2007年開始在北碚做BT項目,二人彼此很熟悉,有些事情需要雷政富出面解決。雷稱自己在一定程度上有決定權,如果明勇智當時不做這些工程,也不會開口找明勇智出借這筆錢。明勇智這個工程最後由政府提前回購。

  明勇智後在接受警方調查時表示,借錢也是對雷政富給公司幫忙的回報,就是完成雷政富交辦的事情,按照吩咐做就可。他沒有主動權,否則不會沒有抵押擔保借錢給不相識的人。因為當時雷政富是北碚區長,自己企業在北碚,企業生存或多或少都要依賴政府,「區長是實權,做生意的都明白這個道理」。

  明勇智從未向雷政富提及借款歸還一事。欠款到期後,也未走法律程序。「錢還不還不重要,雷政富、肖燁、我之間是心照不宣,我認識雷政富這個人,就當是交朋友」。

  2009年八九月份,周天雲在辦公室裏與肖燁談妥200萬元的借款事宜。與雷政富的經曆相似,肖燁以企業經營困難為由,要周天雲幫忙借款200萬元。周天雲最後讓自己內弟胡忠仁及鄧燕夫婦的「匯恩拆遷公司」幫助完成了肖燁的借款。肖燁當時給胡忠仁、鄧燕夫婦留下的印象是「全程不說話,很傲,跟人借錢還這麼不客氣」。盡管簽訂了借款協議,欠款到期後,肖燁並未按時歸還,鄧燕夫婦及周天雲均未向肖燁提出還款要求,也未走法律程序。他們甚至沒有留取肖燁的聯係方式,這筆200萬元的借款也至今未還。

  在成功向雷政富「借款」300萬元之後,肖燁讓柴偲取出4萬元交給趙紅霞。肖燁接受警方詢問時表示,當時給錢是因趙紅霞父親病重。趙紅霞供述,父親在2008年7月左右才查出病重,只在醫院待了一周就回老家。父親過世時,肖燁去過,把打牌贏的5000元給趙,趙父在重慶新橋醫院治療以及從檢查出肝癌到去世,肖燁沒有拿過一分錢給她。

  趙紅霞稱,她從未簽過賣服裝的單子,所謂50%的提成只是幌子,她知道這4萬元是「色誘」雷政富之後的報酬。在她的供述中,她自始至終只得到這一筆收入。肖燁供述,趙紅霞、嚴鵬、許社卿、王建軍以及譚琳玲等人因拍攝不雅視頻並未獲得太多額外好處。卷宗顯示,這些人在永煌期間每個月的固定薪酬為2000元,譚琳玲稱,只有一次肖燁曾給其2000元與王建軍等一起花銷。

  2009年5月,趙紅霞、鄭某梅、許社卿、王建軍、譚琳玲等一起離開肖燁公司。譚琳玲稱,當時許社卿、王建軍、趙紅霞來找到她,稱肖燁不只是和她一個人耍朋友,趙紅霞當時也是肖燁的女朋友,公司有很多女娃都跟肖燁有關係,「許社卿和王建軍說他們倆跟肖燁很久了,肖燁找了錢買了房子車子,對他們的承諾卻沒有兌現」。許社卿供述,肖燁未能兌現給其10%公司股份,「答應在2008年春節給其寶馬730的事情也沒兌現」。

  卷宗顯示,離開之後,在許社卿建議下,譚琳玲等人將一張肖燁名下的信用卡取現8萬元,趙紅霞與譚琳玲各分得3萬元,鄭某梅分得一萬元,許社卿與王建軍各5000元。譚琳玲供述,這樣分是因為她與趙紅霞付出最多。分完後,二人向肖燁歸還銀行卡並稱,許社卿等人已經告知肖的作為,肖燁當即表示「不要相信許社卿挑撥離間,不要離開公司」。

  肖燁與許社卿之間的關係一直較為微妙。嚴川江在接受警方詢問時稱,許社卿離開公司前,曾有一次讓其幫忙破解一款試用軟件,這是一款遠程控制軟件,嚴川江在破解時發現許社卿已經通過這款軟件控制了公司大廳內的三台電腦。在此前後,嚴川江在肖燁家用於編輯性愛視頻的電腦上也發現該軟件。柴偲稱,前不久許社卿來時用過這台電腦。譚琳玲供述,曾在肖燁電腦上發現很多領導幹部通訊錄掃描件,肖燁特意叮囑不能讓許社卿知道這些信息的存在。

  卷宗顯示,肖燁在知道視頻是許社卿給朱瑞峰後曾向身邊人員表示,許社卿這樣做是因為他之前透支了肖燁8萬元的信用卡被辭退,另一原因則是因為永煌這些年的發展要好一些,許社卿是仇富心理。不過,肖燁也很擔心雷政富「整」他,「雷政富一定會認為是我做的」。

  南都記者獲得的信息顯示,這些人離開肖燁後即加入許社卿的永博投資谘詢有限公司。這是一家在各方面均與肖燁的永煌公司相類似的公司,法人代表是鄭某梅。公司的地址在觀音橋中信大廈23樓,離永煌公司不遠,主要員工有許社卿、王建軍、易某某、鄭某梅、郭某蘭等,員工平時均用化名。趙紅霞稱,許社卿曾請她與譚琳玲前往公司培訓,主要內容是教女員工色誘並密拍性愛視頻,她猜想許社卿是看到肖燁以此賺到錢後便效仿。許曾邀請她加入,被拒。許社卿在供述中承認以上事實。

  在永博公司短暫工作過的郭某蘭稱,她是被許社卿從永煌挖到永博公司,許社卿承諾跟着他可以「找到錢」。她對警方表示,許社卿讓她與鄭某梅、易某某等人發一些信息勾引一些領導官員,把他們約出來睡覺,然後用攝影器材錄下來,這樣就可以控制他們,幫助自己做業務,如果不答應就威脅他們。許社卿稱如果需要器材就通知他。

  康玉展是許社卿河南老鄉,2011年9月許以在重慶做工程為由將其帶到重慶,後成為許社卿注冊的港航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法人。據他所知,永博公司做工程也賣蟲草,2012年5月許社卿曾帶他到位於北碚的兩個工地視察。王建軍則稱永博公司主要從事貸款、建築谘詢業務,2012年11月初許社卿還向其展示一份200萬元的裝飾合同書。

  嚴鵬最晚離開肖燁。他稱,最開始加入公司是因為肖燁欠其30萬元無力歸還,只有幫其「找到錢才可以拿到欠款」。他最終未能討要到肖燁的欠款,曾威脅如不還錢則公布偷拍的性愛視頻,肖燁未予理會。2010年10月,嚴鵬利用手中光盤讓雷政富「解決下生計問題」。嚴鵬稱,「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肖燁害的,於是我就有了整垮肖燁的想法,想通過雷政富去查他的公司。」

  招聘女孩 公司招聘女孩只選漂亮、能喝酒的。女孩上班後許會按照肖燁指示跟女孩談心,肖燁也跟女孩「談心吹牛談人生談未來,把自己包裝成有錢單身的老板,讓女孩崇拜他」。

  「洗腦」教育 肖燁通過和女孩子喝酒,在酒裏面下藥與女孩子發生性關係,她們名義上與肖燁都是男女朋友關係。之後向女孩們陳述企業經營艱難,承諾賺了錢給提成,並與之結婚,以此讓女孩選擇心甘情願地「付出」

  短信「釣魚」 在得到通訊錄後,肖燁口述短信讓她們按照通訊錄名單發送短信。趙紅霞等供述,只要領導回複的就保持聯係,發了幾次都不回複的領導,就不用再聯係。

  拍攝視頻 成功與領導取得聯係後,下一步即是與上鉤者開房,拍攝性愛視頻。

  編輯視頻 趙紅霞等供述,通常在拍攝性愛視頻之後,要馬上趕回辦公室交給肖燁。肖燁在得到視頻後,會在第一時間交給嚴鵬處理,嚴鵬則會讓侄子嚴川江進行編輯處理。每次編輯視頻都在肖燁家中,用同一台電腦。

  再次開房 確定捉奸的時間要具備兩個條件,一是拍攝視頻的效果要好,二是再次約定好開房時間。

  提前演習 為能讓大家相互明白自己的角色,現場相互配合,要提前搞演習。內容就是熟練使用密拍設備、調試機位、台詞、出場順序等,在賓館和公司都搞過演練,「不能穿幫,保證成功」。

  正式捉奸 在完成這些步驟之後,便進入「捉奸程序」。

  • 責任編輯:宋代倫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