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卓南囂張升級:“港獨”須擁武力

  

  圖:香港民族陣綫召集人陳卓南(右)上週五在網台上大放厥詞,狂言“港獨”要與境外勢力建立更緊密的“國際性聯盟”。左為主持人姚冠東 網上截圖

  大公報記者 冼國強報道:香港仍未就國家安全立法,“港獨”分子肆無忌憚,氣焰囂張。香港民族陣綫召集人陳卓南又在網台上大放厥詞,狂言“港獨”要與境外勢力建立更緊密的“國際性聯盟”,在行動上要與其他“獨立”勢力相配合,“如果我們(香港)七點鐘喊獨立,台灣、新疆、蒙古、西藏能夠在八點鐘跟隨。”他還叫囂,“港獨”勢力必須擁有武力,令中央和特區政府有所顧忌;又聲稱現時“港獨入校”計劃已轉為地下形式的滲透,“成效比較好”云云。本港政界人士怒斥宣獨言行,促請特區政府正視,立即採取切實行動維護國家安全。

  早前被《大公報》踢爆終日流連網吧、沉迷打機的“廢青”陳卓南,上週五接受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網台“MyRadio”的節目訪問。不過他基本避談自己的頹廢生活,而是就所謂“港獨”理念大放厥詞。

  直認與境外勢力勾結

  當主持人姚冠東問到,香港民族陣綫與香港民族黨等“港獨”組織有何不同時,陳卓南聲稱,香港民族陣綫強調“香港擁有武力的必要性”,“無論獨立也好,是武裝革命路線還是公投,退而求其次所謂真普選,無論怎麼都好……對方有槍有炮,當你無一個威脅到它,令他有所顧忌的力量,你是無可能令你手上的權利有把握。”

  陳卓南聲稱,香港民族陣綫成員現在有30人,若計及義工,“去到盡接近40人”,組織會提供各種各樣的訓練,希望增加大家面對政權的對抗能力。他續稱,有不少成員經歷過違法“佔中”,部分人有相應的底子,會學習相應的技術,整理一套適合的訓練體制。

  被問到香港民族陣綫究竟有何實際藍圖,陳卓南揚言,“港獨”勢力每一次行動要更加精準,一些激進的行動要好小心,因為無再輸的資本,又不諱言會與境外勢力勾結。他又引述一位“台灣的朋友”稱,有“疆獨的領袖”揚言“如果台灣七點鐘搞獨立,八點鐘新疆就會搞起義”,陳卓南大為認同,聲稱可將這種做法引入香港,“如果我們七點鐘喊獨立,台灣、新疆、蒙古、西藏能夠在八點鐘跟隨我們,希望做到一個比以往更緊密的國際性聯盟。”

  轉地下形式校園“播獨”

  在宣傳“港獨”方面,陳卓南聲稱,會分兩條線去做,一是高調令“港獨”議題得到市民的關注,二是“地下式的人搭人的招攬”。他透露,早前的“港獨入校”計劃已轉為地下形式,讓成員向身邊的人滲透“港獨”思維,“試了幾個月,不是完全無成效,成效亦比較好。”

  大公報早前調查發現,陳卓南等人是以所謂“體能及搏擊訓練”為噱頭吸納“新血”,實際情況上是租用康文署場地進行所謂“訓練”,只有約十人參加,甚至還播放音樂,過程草草了事。不過香港民族陣綫勾結外國反華勢力,以及透過“港獨入校”“獨害”年輕學生,已經嚴重衝擊“一國兩制”的底線,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必須予以重視和警惕。

  戴門徒白日宣“獨”夜蒲網吧打天光

  “香港民族陣綫”原名“革新衞民”,于2015年10月2日成立,以所謂的確立“香港民族”及重奪“自決權利”為主張,是非法“佔中”行動結束後,相繼成立的激進本土組織之一。該組織劣跡斑斑,曾發起“光復”行動破壞社會秩序、挑撥兩地關係,亦多番在校園播“獨”,企圖成為“港獨”陣營內的新勢力。

  《大公報》本月十三日獨家調查發現,“香港民族陣綫”召集人陳卓南,口口聲聲為香港未來奮鬥,其實是終日流連網吧、沉迷打機的“港獨廢青”一名。他在本月六日在政府總部外的撐戴耀廷集會上現身後,三日內曾兩次在網吧連續打機11個小時,不時有“口靚”(小弟)跟着他飲飲食食。

  陳卓南今年21歲,一直不願向傳媒透露真名,只稱自己作“阿南”。他日前接受網台訪問時,主持人亦無叫他全名,只叫他英文名“Louis”。陳卓南平時無和父母住,獨自一人住在土瓜灣美景街的板間房。本月六日傍晚反對派在立法會外舉行的撐戴耀廷集會,“香港民族陣綫”就在附近另起爐灶搞集會,又揮動“香港獨立”及龍獅旗幟,公然“播獨”。

  當晚陳卓南與同黨到食肆大吃一頓後,便獨自前往土瓜灣某網吧打機,該網吧的收費設不同時段,每晚九時起至翌日中午12時,可40元任打12小時。陳卓南就足足打了11個小時機,至中午12時才離開,中途有兩次落街買飲料和杯麵。離開網吧後,陳卓南行路返回美景街“老巢”睡覺,經過士多就買餅乾充飢,生活極為頹廢。

  區諾軒聘羅冠聰周庭“垂簾聽政”

  記者冼國強報道: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早前被裁定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其成員周庭在參與港島區立法會補選時亦因眾志提出“香港自決”的綱領被取消參選資格,兩人進入立法會“宣獨”夢碎。不過,一向與眾志過從甚密的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近日卻自爆已聘請兩人擔任議員助理,為自己于議會的發言出謀獻策,讓他們可繼續于立法會內“宣獨”。

  雖然區諾軒當選立法會議員後口口聲聲稱自己不支持“港獨”,事實上卻與主張“香港自決”的眾志過從極密。據報道,日前他于黃竹坑舉行“慶功宴”,更宴請多名“港獨分子”,羅冠聰、黃之鋒及周庭等人赫然在座。黃之鋒于宴會上透露,自己正受聘于區諾軒,在他位於海怡半島及田灣區的地區辦事處擔任幹事。

  另外,周庭及羅冠聰則以“議員助理”之名,進入立法會擔任區諾軒政策研究助理,更向傳媒表明背後團隊會在區諾軒于立法會發言時獻計支援;意味着“播獨分子”未來不但可於立法會內隨時遊走,更堂而皇之在幕後操縱區諾軒的發言,乃至宣揚所謂“自決”理念。區諾軒聘“港獨分子”入議會引起網民聲討。網民Gass Hoo質疑此舉是讓眾志“垂簾聽政?”

  “港獨”衝擊“一國兩制” 政界促23條立法

  

  圖:鄭若驊重申,23條立法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 

  記者龔學鳴報道: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香港民族陣綫召集人陳卓南等近日先後鼓吹“港獨”言論,香港各界人士狠批,有關行徑已嚴重衝擊“一國兩制”的底線,認為特區政府應該依法辦事,儘早就基本法23條立法,切實維護國家安全。

  鄭若驊料特首適當時間作決定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昨日在立法會出席特會財委會後,被問到有關23條立法的問題。她説,特首已説過很多次,需要有適當的立法環境政府才會提出就23條立法,相信特首會在適當的時間作出決定。她重申,23條立法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港府亦清楚知道,但什麼是適當時間和做法,要由特首決定。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盧文端批評,戴耀廷和陳卓南等人鼓吹“港獨”,不斷衝擊國家安全底線,遠遠超越了所謂“學術自由”“言論自由”的界限,必須堅決予以遏制。他強調,23條立法維護國家安全是香港特區的憲制責任,特區政府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他又説,“一國兩制”的原創者是中國共產黨,尊重並維護共產黨基本制度,才能有“一國兩制”,所有愛香港、愛國家的香港同胞,“不分左右,包括温和‘泛民’”,都有守護國家安全之責。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陳曼琪指出,本港對國家安全、國民身份認同等缺乏系統性,及規範性教育,而且予人感覺是多談香港本身的權利,多於應盡的義務。她又指,近年有人推動“港獨”,認為23條應儘早立法而且要堵塞外國資金影響本港政治生態的缺口。

        國教須有全面規劃

  據民政事務局的資料顯示,18至19年度國民教育開支預算微升10萬港元,連續兩年開支低於800萬元,較14至15年度1350萬,大幅減少550萬,與政府其他支出不斷大幅上升成反比,當局未有詳細解釋國民教育支出減少的原因。

  香港的問題,除了亂港派推波助瀾外,其根源在於香港人的國家民族意識薄弱,讓壞人有機可乘。在這種土壤之下,亂港派肆無忌憚地反國教、鼓吹“港獨”、反對23條立法。

  推動國民教育是政府職責,當中涉及不同部門的參與及配合,包括教育及青年事務,對象和方式不同,這是政府職能層面解決的事情。其次,作為國教主要推動者,政府擁有龐大資源,必須思考如何利用政府資源與民間機構合作推動國教。

  上述不同層面及不同部門參與推動國教工作,衍生出其他問題,例如教育部門與民政部門之間的資源運用是否有效,是否出現資源投放不當的情況;或者出現“各有各做”,效果不彰的情況呢?

  國民教育看似花錢,難見回報,卻是社會穩定與否的關鍵“工程”,絕不能以交數、走過場應付。

  國教工程方向如何?政府部門之間如何協調?政府與民間如何配合?最終要達到哪些短、中、長期的目標?政府須有全面的規劃,而非只説不練,或者撥款資助,交數了事。

  反對派極速籌旗 議員:捐獻不明來歷

  記者龔學鳴報道:民主黨上週發起眾籌計劃再要求市民“課金”,聲稱要籌200萬元狙擊前特首梁振英有關UGL事件。七日之後,該黨即開記招宣布已達標,更表明如梁控告他們誹謗會以該款項替自己打官司。有建制派質疑,反對派是否有大筆不明來歷的捐獻才“極速夠數”,又認為梁振英已卸任近一年,UGL事件亦已循各方面調查清楚,批對方死咬不放是別有用心。

  民主黨昨日高調開記者會,聲稱眾籌計劃開展一週後已達成首階段籌款目標,會用該筆錢調查梁振英UGL案,但就無公開詳細捐款帳目。當被問及假如被控告時,會否運用所籌得的款項,該黨林卓廷即指,當日列出“籌款目標用途”時已表明其中一項是“支援因為UGL案所引伸的法律開支”,並企圖轉移視線,形容該“課金計劃”是“追尋事實真相運動”,但如“被提出訴訟”就會“被迫迎戰”云云。

  對於反對派被質疑“極速夠數”,是否因收受了大批不明來歷捐獻,並以眾籌掩飾。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直言“這一點都不出奇”,批評有些政黨收到幕後金主有錢輸入,就會搞公開籌款的形式去接收鉅額捐獻,“將底的錢化為面的錢,即使于外國政壇亦時有所聞。”他又認為,反對派死咬梁振英不放無意思,指對方完成特首職務已經近一年,至今仍無進一步資料揭示梁于處理UGL事件上有問題,相信再跟進也不會有新進展,“當然有人錢多過頭想繼續玩、燒錢,他都有自由。”

  旅遊界立法會議員姚思榮亦擔心,有心人利用此渠道暗地給予反對派政治獻金,希望對方清楚交代所有捐獻金額。他又質疑對方重新炒作此議題用心,“最近沒有什麼政治議題,反對派才要揾事情發酵、打擊特區政府威信,不放過任何撈取政治本錢的空間。”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