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歌”填詞人區諾軒現形 蒙面示人衣着泄真身

  大公報3月9日訊 (記者 陳達堅)揚言再燒基本法、與反華日本右翼政客密會、高唱“獨歌”,區諾軒的“暗獨”臭史愈揭愈多,全城震怒!有網民揭開蒙面“播獨填詞人──城邦天使”的真面目,原來曾被“港獨”人士奉為“邦歌”的《城邦會戰勝歸來》,不敢以真貌示人的填詞人“城邦天使”,正是區諾軒。區諾軒披着反對派外衣的惡“獨”心腸,可謂又一次證據確鑿。

  在前晚的港島區立法會補選論壇上,區諾軒的對手陳家珮展示最新證據,揭發區于2014年一次網台公開活動上,與主張“港獨”、當時是社民連成員、其後成立“香港民進黨”的楊繼昌,同場高歌《城邦會戰勝歸來》,歌詞充斥“誓殺滅蝗蟲全為愛”、“用怨恨才同仇敵氣概”等煽動的詞句。

  《城邦會戰勝歸來》一曲的填詞人為“城邦天使”,一直對外界蒙面示人,只知是一名男子,從未露出真面目。有網民發現,“城邦天使”于2015年接受一個網台訪問時所穿的衣着,與區諾軒同期另一場合的衣着完全脗合,質疑“城邦天使”真身其實就是區諾軒,因此説區諾軒是“港獨”間接的始作俑者亦不為過。

  常在反對派活動中“開金口”

  區諾軒的“獨”友楊繼昌的個人Facebook,直到今時今日仍不時充當“城邦天使”的代言人。

  上月28日,區諾軒的造勢大會上,楊繼昌發帖稱“我點金教練(指區諾軒)的燈之餘,並會於大會後獻唱《民主會戰勝歸來》”,有網友隨即留言“城邦天使復出!”“城邦天使現身!”楊繼昌亦回話“城邦天使表示道法諸天護蔭區諾軒”,可見區諾軒、楊繼昌與“城邦天使”三者實脱不了關係。

  區諾軒向來是“唱得”之人,常于反對派不同的活動中“開金口”,與陳志全、陳淑莊等獻唱“搞氣氛”。

  有了解反對派恩恩怨怨的網民指出,于2013年前後,當時仍是民主黨成員的區諾軒與楊繼昌,因不滿“國師”陳雲等前“本土派”一干人等呼籲杯葛反對派維園一年一度的大型活動,以諷刺的手法“二次創作”社運歌曲《民主會戰勝歸來》,藉以“抽水”嘲笑陳雲等人的言論

  不料,陳雲“城邦派”支持者竟索性“三次創作”,把歌詞再改成歌頌陳雲和“本土派”的“城邦歌”,于2015、16年熱血公民、本土民主前線的活動中,不時有支持者奏出此歌炒熱氣氛。“城邦天使”即區諾軒于2015年接受楊繼昌訪問時,以“我們本土派”自居,稱“覺得現時本土派的走向,已經脱離了城邦論”,“有人唱出自己的作品,總會感到欣慰,哪怕是你不喜歡的人在你不喜歡的地方唱”云云。

  揚言再燒基本法 巿民㷫爆促DQ

   

  圖:區諾軒(左)曾於2016年11月在中聯辦外的“反人大釋法”示威中,公然焚燒基本法   

  立法會補選港島區候選人區諾軒鼓吹“港獨”、“自決”,前晚更在選舉論壇上揚言“不介意”再焚燒基本法,一批南區居民昨日向選舉管理委員會投訴,指出區諾軒為了參選,聲稱擁護《基本法》,但其行為實際上是破壞基本法,言行不一,所以要求選舉主任取消區的參選資格。他們要求區諾軒在24小時內,為自己的言論向選民澄清,否則不排除有進一步行動。

  違反誠信等同發假誓

  連日來,不斷有市民向選管會請願,因應區諾軒鼓吹“港獨”、“自決”,焚燒基本法,甚至揚言“不介意”再燒基本法,要求選管會取消區諾軒參與補選的資格。昨日已是第五批市民表達相關訴求,近十人向選管會遞交請願信,指區諾軒在論壇上聲言會再燒《基本法》,明顯是違反誠信、違反參選時簽署擁護《基本法》的確認書,等同發假誓。

  “睇論壇見到佢咁講,一班南區居民即刻覺得好憤怒!”參與請願的退休人士司徒振良批評,見到區諾軒的“離譜”言行,隨即聯署寫信向選管會投訴,又要求選舉主任重新考慮他是否有參選資格。

  的哥:根本系政治謊言

  他指,區諾軒在論壇上再被揭發與同樣主張“港獨”的楊繼昌,高唱“城邦派”歌曲,顯示他有不同政治聯繫,但政綱上沒提及,有誠信問題。他認為區的立場與鼓吹“自決”的香港眾志周庭並無分別,所以應該與周庭一樣被DQ。

  參與請願之的士司機關耀榮稱,絕不贊成讓將來會燒《基本法》、違反選舉聲明的人進入立法會,“又話會擁護、又話燒、根本系政治謊言!”他希望立法會議員實幹、為香港好,“配合國家發展,先可以令香港向前,但好多法例都要靠立法會通過,選啲無誠信嘅人入去,只會“拉布”!”關強調:“香港獨立無出路,只會令我哋生存唔到落去。”

  港島區候選人還有陳家珮、伍廸希和任亮憲。

  

  “政治變色龍” 為上位無道德

  

  圖:反華親“台獨”的日本政客和田健一郎(左)公然為區諾軒在中環站台  

  記者冼國強報道:參加立法會港島區補選的區諾軒,一直以作風激進著稱。不過仔細回顧其從政經歷,不難發現他的政治立場,經常因應“上位”需要而搖擺不定,毫無道德底線的“政治變色龍”面目展露無遺。

  早在中學年代,區諾軒就曾為參選學生會、大罵“校長收X”,後來在大學又向校長“送鍾”抗議。

  去年退出民主黨前,區諾軒一直是黨內激進路線的代表,經常以出位舉動挑戰主流温和派的地位,又公開爭辯政治路線,在黨內大搞分裂,惟多年來都無民意基礎、不獲認可。

  2010年,即加入民主黨翌年,區諾軒隨即另起爐灶、成立激進政團“左翼21”,散播階級鬥爭和反資本主義等主張、煽動社會矛盾。同年,他不顧民主黨反對,公開支持激進派發起的“五區公投”。

  圖以體制資源反體制

  然而與此同時,區諾軒正坐享民主黨提供的資源,在鴨脷洲開展地區工作,大打温和民生牌。2011年,他當選南區區議員,第二年又申請備受關注的政府政治助理的職位,試圖以體制資源反體制。而“哪裏有眼球、哪裏就有區諾軒”的跡象,亦引起了政界注意。

  其後香港陷入政改爭拗,有份參與“佔中”的區諾軒,眼見自己未能賺得光環、卻又有新冒起的“本土”勢力,隨即把政治取態調整得更激進,甚至不惜放棄道德底線,于2014年公開與“港獨”派合唱《城邦會戰勝歸來》、高呼極具歧視意味的“誓殺滅蝗蟲”,只求搶佔新興政治光譜。

  2016年3月,區諾軒在接受網媒訪問時,大談民主黨當時還在討論的《香港前途決議文》,明言須推動“港人自決”,又稱“自決”無可避免要包含“港獨”選項。但民主黨一年後正式公佈的決議文,卻表明反對“港獨”。

  更令人詫異的是,這一年區諾軒突然參加自己一直反對的立法會功能界別選舉、競逐批發及零售界議席,向崇尚資本主義的右翼靠攏。這時,區諾軒不再把“蝗蟲”二字掛在嘴邊,而是忽然“理性”,不反對自由行繼續以內地城市為對象。他最終敗北,能伸能縮的“政治變色龍”,終究敵不過選民的雪亮眼睛。

  選舉過後,區諾軒又公開維護以“支那”宣誓的梁頌恆和游蕙禎。去年退出民主黨前,他已早早轉而與更受矚目的眾志“行埋一起”、一同進行地區工作。周庭被DQ前,他亦公開為對方站台助選。

  替補周庭參加今次補選後,區諾軒一直對自己的政治立場閃爍其詞,特別是面對曾公開鼓吹“港獨”和“自決”的白紙黑字,以及焚燒基本法的有相為證,他一時拒絕正面回應,一時又稱“可接受‘港獨’的立場”、“‘自決’不違反基本法。”

  或許只有對手的一句話,可以解釋區諾軒一路以來的“轉軚”表現:“這次他知道,他不能沒有港島的温和選票支持。”

  同區候選人有陳家珮、伍廸希、任亮憲。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