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悔當棋子 銅鑼灣書店老闆促瑞典停炒作

  圖:瑞典籍華裔香港書商桂敏海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網絡圖片

  【大公報訊】新華社10日發表題為《瑞典籍華裔香港書商桂敏海再次被拘留真相調查》報道,內容指,近日瑞典籍華裔香港書商桂敏海再次被中國警方採取刑事強制措施。這一事件引發了一些境外媒體猜測,瑞典等西方國家把矛頭指向中國,指責中國違反國際規則、粗暴干涉領事工作。桂敏海為何再次被拘,少數境外媒體和瑞典等西方國家的指責有無根據?二月九日,桂敏海向辦案機關提出申請,主動要求向媒體説明真相。新華社記者前往桂敏海被羈押地浙江寧波進行了深入採訪。報道指,桂敏海得知自己再度被採取強制措施被境外持續炒作,他鄭重聲明:“不希望瑞典方面對我的事情繼續炒作。通過這個事情我更加看清了瑞典政府。如果繼續如此,我可能會考慮放棄瑞典國籍。”

  “我被釋放時,我的非法經營案並沒有了結,我是不能離開中國的。我再次過上了囚徒的生活,從很大程度上可以説是拜瑞典政府和你所賜。”1月27日,桂敏海寫下一封給瑞典駐華大使的信。距離他刑滿釋放僅過去三個多月時間。再次入獄,他懊悔不已,深深意識到自己早已變成了一枚被瑞典方面操縱的“棋子”。

  2015年,交通肇事致人死亡外逃11年的桂敏海回到內地自首,服刑兩年後于2017年10月17日刑滿釋放。寧波公安機關辦案人員告訴記者,桂敏海在投案自首後承認了其從事非法經營活動的事實,公安機關已固定了相關證據。

  向公安承諾不擅離寧波

  目前,桂敏海涉嫌非法經營一案仍在偵查,根據相關法律的規定,在案件未終結前,桂敏海是不允許出境的。由於希望留在寧波照顧年事已高的母親,桂敏海在刑滿釋放後曾主動寫了一封承諾書給寧波公安機關,表示將繼續配合非法經營案的調查工作,不擅自離開寧波,如要離開,會及時向辦案單位報告去向。

  然而,1月20日上午,桂敏海卻突然在兩名瑞典外交人員陪同下坐外交牌照的車到上海,又從上海虹橋火車站乘坐高鐵前往北京。根據公安機關掌握的情況,桂敏海攜帶了多份涉及國家祕密的情報資料,涉嫌從事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祕密、情報,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犯罪活動。

  其間,公安機關多次聯繫桂敏海,要求其返回接受調查,但陪同的瑞典外交人員要求桂敏海不要配合。高鐵在濟南西站停留期間,公安民警將桂敏海帶離列車,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祕密、情報罪對桂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銅鑼灣書店老闆再度失蹤”、“桂敏海下落不明、再遭抓捕”……一時間,一些境外媒體藉機炒作,瑞典等西方國家指責中國粗暴干涉領事工作。二月六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回應,中方堅決反對任何無視中國司法主權的言行。桂敏海雖然是瑞典公民,但他所涉及的案件,必須依照中國法律處理。

  瑞方別有用心助出境

  “你們不斷催促我、誘惑我,讓我一步步深陷到你們編織的夢境之中。”

  “在我被捕之前,我過着舒適、方便和體面的生活。”桂敏海在給瑞典大使的信中説,在短暫出獄的三個月時間裏,他精心佈置了自己在寧波租住的住房,和三個姐姐陪伴年邁的母親,聊天吃飯打麻將,其樂融融。“感覺像是回到了童年,感到很幸福。”

  刑滿釋放後,桂敏海曾去上海辦理領取了新的身份證件,妻子鍾寧君也到寧波與其共同生活了一個月。桂敏海稱,為了彌補父親去世未能奔喪的遺憾,想照顧陪伴年老體弱的母親,希望在寧波居住一段時間,並以此為由向公安機關提出在寧波居留的申請,公安機關為其辦理了居留許可。

  然而好景不常,自從桂敏海刑滿釋放後,瑞典方面就一直不間斷地聯繫他,企圖幫他離開中國,甚至派領館工作人員到寧波給他做工作,向他提供了幾套跟他們回瑞典的方案。

  “他們跟我説我離成功只有一步之遙,只要我走出這一步,就可以成功回瑞典。”桂敏海説。

  針對桂敏海手部肌肉萎縮的情況,瑞典方面聲稱他得了“漸凍症”,並告訴他不要在中國就醫,會盡快把他送回瑞典治療。幾番拒絕之後,桂敏海還是心動了。最終瑞典方面讓桂敏海先以看病為由到北京的瑞典駐華大使館,然後再伺機出境回瑞典。

   “對瑞典政府失去信任”

  “我已經失去了對瑞典政府的信任,我希望由我自己來解決自己的問題,我相信在中方善意的安排下,可以為事情的解決找到一個最佳的方式。”

  得知自己再度被採取強制措施被境外持續炒作,桂敏海鄭重聲明:“不希望瑞典方面對我的事情繼續炒作。通過這個事情我更加看清了瑞典政府。如果繼續如此,我可能會考慮放棄瑞典國籍。”

  1月20日,桂敏海被警方拘捕後,公安機關第一時間通過外交部向瑞典駐華使館通報了辦案單位和聯繫電話。當晚瑞典駐華使館一祕何悦電話聯繫辦案單位寧波市公安局時,公安機關已告知桂敏海被刑事拘留的情況。我國外交部門也已向瑞典外交部門進行了領事通報,將桂敏海涉嫌的罪名、被刑事拘留的情況通報瑞方。

  1月30日,寧波市公安局專門到上海向瑞典駐上海總領事詳細通報了桂敏海涉案情況及桂的近況,轉交了桂敏海給大使的信件。 

  書面提出不需瑞典領事探視

  據新華社報道:現被羈押在寧波市公安局看守所的桂敏海,特別向瑞方書面提出不需要領事探視。新華社記者了解到,辦案單位對桂敏海給予正常的生活保障,關注其健康狀況,為其檢查身體,依法保障桂敏海羈押期間的各項基本權利。

  拒接受伏爾泰獎

  對於國際出版家協會要給桂敏海頒發伏爾泰獎一事,桂敏海説:“現在給我頒發這個獎,我想他們應該是想利用我來做文章,我不想也不會接受這個獎,希望國際出版家協會尊重我的個人意願。”“在瑞典方面不停地鼓動下,我再一次觸犯了法律,原來美好的生活都被毀掉了。”桂敏海説,“我的想法很簡單,希望我的家人不再被利用,希望自己能留在中國過平靜的生活。”目前,桂敏海因涉嫌非法經營、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犯罪活動,被公安機關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當中。

  瑞妄稱患“漸凍症”專家會診排除

  據新華社報道:對於桂敏海是否真的如瑞典方面所説得了所謂“漸凍症”,2017年11月26日桂敏海家人為他聯繫寧波三甲醫院李惠利醫院進行檢查,診斷其肌肉萎縮是因為頸椎病引起的。

  刑滿釋放後給予特殊關注

  新華社報道指,上海、寧波五位中國一流的骨科和神經科專家專門對桂手部肌肉萎縮的病情進行了診斷,專家的意見認為是頸椎壓迫神經引發的肌肉萎縮,基本排除漸凍症。“我在瑞典的時候,他們也沒給過我特別的關注,我也沒有感覺到作為瑞典人被認同過。瑞典人這麼做,就是出於政治目的,是某些政治人物為了2018年國內大選的需要。看病只是藉口,這麼做的目的是好儘快把我帶回瑞典。”桂敏海説,自己雖然擁有瑞典國籍,但在近十年時間裏並沒有生活在瑞典,而是生活在德國。恰恰是自從他投案自首,特別是刑滿釋放後,瑞典政府才開始對他有了特殊的關注。

  “你們以領事幫助幫他治病為藉口,頻繁地與他聯繫,唆使鼓動他離開中國,使弟弟在國內愈來愈不安心,導致他盲目地犯下了大錯。”桂敏海的姐姐桂敏芬在寫給瑞典大使的信中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都説,“希望你們再也不要插手我弟的事情,不管你們有什麼目的,他自己犯的錯誤,由他自己承擔。”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