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律師:批“中央干預論”是“毫無理由的侮辱”

  圖: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2014年9月發動所謂“重奪公民廣場”行動,暴力衝入政府總部東翼前地,不少人不顧危險攀過圍欄入內 資料圖片

  大公報1月13日訊 記者 李威 朱晉科 李淇報道:去年底“衝擊政總東翼前地案”判刑後,香港和海外部分法律界人士抹黑中央政府幹預本港“司法獨立”,英國御用大律師Jonathan Caplan日前于英國《泰晤士報》撰文反駁有關論點,強調這絕對是“毫無理據的侮辱”,並指“一國兩制”下香港的司法制度運作良好,律政司毫不畏懼地進行起訴,法院判決的質量及公正性媲美任何地區。他昨日接受《大公報》獨家訪問時指,香港的司法獨立非常牢固,批評有些人指控香港法官把學生判處監禁是為了取悦北京,是錯誤和不負責任的。

  英國御用大律師Jonathan Caplan日前在英國《泰晤士報》以“香港的司法獨立真的受中國威脅嗎?(Is the independence of Hong Kong's judiciary really at risk from China?)”為題撰文,提到有12名來自世界各地的資深法律界人士,包括七位英國御用大律師,曾發表公開信質疑本港法庭就“衝擊政總東翼前地案”的判決,以及律政司刑期覆核的決定,聲稱中央干預“司法獨立”,“香港法治、司法及人權面臨嚴重威脅”,他對此感到非常驚訝。

  律政司刑期覆核非“雙重追訴”

  Jonathan Caplan指出,在英國,司法官員若認為一項判決過分寬鬆,都可以向上訴法院申請覆核,這有助於維護公眾對司法的信心,並促進判決的一致性,而香港特區律政司今次只是刑期覆核,並非就同一罪行作兩次起訴,絕不構成所謂“雙重追訴”。他強調,香港擁有完善的法律制度,若當事人覺得判決不公,可向上訴法院提出上訴。

  他又指,有關案件正在上訴程序當中,質疑相關法律界人士是否有資格就此加以批評。

  Jonathan Caplan認同,涉事學生的案件確實備受國際關注,但直斥若因案件的判決,就質疑香港的司法獨立被幹預,就絕對是“毫無理據的侮辱(baseless insult)”。他又引述法院當時裁決指,“佔中”已由和平集會淪為暴力衝突(had been serious, large scale and violent),情況嚴重,認為判刑需要有阻嚇性。

  Jonathan Caplan續指,基本法作為香港的憲制性文件,有效地保障了眾多基本權利。他認為,在“一國兩制”下,香港才可擁有透明及優秀的司法制度,促進香港繼續發展為國際金融中心。

  有些人對港司法存在誤解偏見

  他又以前行政長官曾蔭權及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案為例,讚揚律政司毫不畏懼地進行起訴,法院判決的質量及公正媲美任何地區。

  他認同,所有法律制度都應該受到合理的批評,但表明“若有關批評是錯誤的,並破壞法治精神及聲譽時,則需要謹慎行事。”

  Jonathan Caplan昨日在英國接受《大公報》獨家訪問時説,一直以來有些人對香港司法獨立存在誤解和偏見,“我寫這篇文章的初衷,是因為看到一些英國御用大律師對香港法官的指控,説他們把那些‘佔中’學生判處監禁是為了取悦北京,這種看法是錯誤的和非常不公平的,這種指控也是不負責任的。無論你是否同意這個判決,法官在判詞中都明確地加以説明,這是一個嚴重的罪行,必須要做出一個可以威懾他人的判決。”

  針對外界憂慮香港司法可能受到干預,他説,“香港的司法獨立是非常牢固的,沒有證據表明哪些案件的判決是看着北京的臉色做出來的。”

        Jonathan Caplan擅打刑事案

  英國御用大律師Jonathan Caplan在香港和英國法律界都有相當地位,他擅打刑事案,經常出現在香港的法院。最為人熟知的是,他曾在楊家誠上訴終審法院的7.2億元洗黑錢案、陳志雲案及“七警案”中代表律政司出戰。此外,在前廉政專員湯顯明曾被投訴在任期間涉嫌貧污的案件,律政司亦曾委託他提供獨立法律意見,最終決定不起訴。

  Jonathan Caplan1972年于劍橋大學畢業後開始執業,1991成為英國御用大律師,尤其擅長刑事案,並處理過眾多有關民事欺詐、媒體法、公眾調查和健康安全領域案件。

  例如2013年,他曾於《世界新聞報》竊聽案件中,代表被控竊聽及行賄的被告之一、前執行總編輯Stuart Kuttner辯護,為對方洗脱罪名。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