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乙錚“港獨”騙子原形畢露 無一點良知與廉恥

  

  圖:大球場早前上演“省港杯”足球賽首回合,少數“港獨”分子及一些青少年在球賽開始時搞事,行徑粗鄙惡劣

  大球場昨晚上演“省港杯”足球賽首回合,少數“港獨”分子及一些青少年在球賽開始時搞事,行徑粗鄙惡劣,令人生厭。

  球場搞事乞人憎,但相比之下,個別坐擁博士銜頭卻以出賣自己人格、越洋鼓吹“港獨”謬論換取主子美鈔打賞的所謂“精英”,球場“小混混”們與之相比還不算是最“低格”的。

  眼前這一個“沒品精英”,就是曾任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專職顧問、在知識分子圈中頗有一點影響力的練乙錚。日前,練乙錚在美國《紐約時報》上發表文章,題為《Is Hong Kong Really Part of China?》(香港真的是中國一部分嗎?)文章立論之荒謬、理據之粗疏以及用心之不良,堪稱“練文”中之“極品”。

  不過,觀乎其人過往一貫言行,既加入特區政府賺取高薪厚祿,另方面卻去參加反政府遊行和違法“佔中”,以“良心知識分子”姿態出現,其人之“兩面三刀”,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了。

  練乙錚在“紐時”文章中説,根據歷史文獻和一些著作,香港自古以來屬於範圍廣大的嶺南地區,直至秦朝才“首次被併入中央帝國”;而嶺南有兩千多年歷史,“遠在北方首都的中央政府並不能有效地統治這裏”。一九九七年,英國把香港“移交”給中國,香港“第三次受到中國這個中央王國的主權統治”……

  其實,練乙錚如果只是為了討主子歡心和多“呃”稿費,大可直講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反中抗共”、支持分裂而不必在那裏“拋書包”和引經據典,企圖以所謂史料來印證“港獨”是“古已有之、於今為烈”。因為,歷史事實是不容篡改的,而真正懂歷史而又站穩國家民族立場的專家學者大有人在,在“真悟空”面前,練乙錚這個“假悟空”是原形畢露、出醜在眼前了。

  曾旅居美國多年的本港歷史學者聞昱行,今日在《大公報》上發表了一篇題為《罔顧事實的“港獨”理論──駁練乙錚》的文章,全文不着“政治”二字,而是以大量紮紮實實的、有根有據的史實資料和分析,指出每個現代國家的形成都不乏所謂“侵略”、“擴張”和“兼併”的過程,普魯士在一八七一年才滅亡所有德意志邦國、美國在一八九八年才兼併夏威夷,“如果以二千二百年前的擴張可以否定中國對香港的主權,那麼,現今世界還有什麼國家能合法地保持現有疆域呢?”

  聞昱行先生的文章還以大量史料駁斥了練文中對漢唐“羈縻制度”、“土司制”和“鄉紳制”的歪曲,指出無論是文字、生活方式、思想、社會結構、祭祀傳統等人類學上公認的考察點,“嶺南漢人與其他漢人都沒有本質差別”,練乙錚所謂“香港人與中國大多數北方漢人不同”的説法,只是“港獨歷史發明家”的謬論。

  看來,練乙錚不僅已經“江郎才盡”,而且連一點良知與廉恥都已經不顧了。

  (完)

  2018-1-5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