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勇:鄭若驊遭政治攻擊的背後

  文 | 胡勇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上任一日就面臨巨大政治壓力。媒體指她本人及其先生物業涉及“僭建”問題,反對派更是上綱上線攻擊她“知法犯法”,意圖拉她下馬。表面上看,反對派是攻擊鄭若驊本人,但只要稍作分析便可看出,其根本意圖是要通過對鄭若驊的“人格抹殺”來達到阻撓即將到來的一系列立法問題,並為三月的立法會補選提前造勢。換言之,所謂“僭建”根本是政治操作。

  許多人都會認同俗語所謂的“從政者要比白還白”,即從政者對自己的要求高過普通人。因此,在加入政府之前,必須要有充分的認識和準備。而本屆政府的所有官員,市民相信他們都能做到“比白還白”。但問題或許應當想深一層,某些個人的忽略或者無心之失,往往會遭到無限放大。批評者固然可以説這是“咎由自取”,但無視客觀事實,上綱上線,最大的受害者會是整個社會。

  鄭若驊是否涉及“僭建”,有待相關部門的一步調查。但鄭司長本人已經在第一時間作了自我澄清,並對自己的失誤向公眾致歉。從現有的資料而言,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鄭若驊從沒有“主動僭建”行為,現有的房屋是承接上一手業主的。當然,這些都是失當之舉,鄭若驊亦向公眾致歉,承諾會盡快作出整改。

  但是,當反對派磨刀霍霍全力攻擊鄭若驊本人之時,市民有沒有想到背後的真正意圖?難道僅僅是因為“僭建”?實際上,反對派成員包括許多所謂的資深大律師,本身就存在不同程度的僭建問題。如此高調批評,本身就是“雙重標準”。而如果聯繫到特區即將發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則完全有理由相信,這是無限上綱上線的政治攻擊。

  律政司司長職位極其重要,本身既有維護“一國兩制”的重大使命,而未來數月的“一地兩檢”、《國歌法》立法,以及處理“佔中”、補選的法律工作,亦是焦點。反對派如果此次能成功拉倒鄭若驊,迫使特區政府要重新尋找新的司長人選,就能在某種程度上製造一個政治“空檔”,令上述兩項重大立法工作受阻,也能為補選找到新的攻擊武器,增加其候選人的勝算。從長遠而言,更能以此來否定中央任命的人選、損害中央的憲制威信。

  “僭建”是錯,但從本質上而言,此次事件是一起政治上的“謀殺”,且牽連甚廣。應當全力支持鄭若驊應對,有錯當然要認,有失當也當然要儘快整改,但絕不能因此而傷及香港的整體利益。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