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死因研究”錯了

  文/關 昭

  立法會已完成對《議事規則》的修訂。這是迴歸以來立法機關在職能和運作上的一大突破,值得高興。

  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不可謂不是一件“傷筋動骨”的大事,其修改的幅度和影響都是十分重大的,反對派動輒“拉布”、“流會”的惡行即使不至絕跡,最少也已被廢了一大截“武功”。但是,修訂議案的審議和通過,雖未至“水不揚波”,但除了反對派在議會內負嵎頑抗、要死要活外,在社會上、市民中並未引起什麼重大的反應,修訂可説順水推舟、提早完成。

  一件本來看似十分困難的事,一些本來看似難以逾越的因素,為什麼在實行過程中沒有出現呢?唯一的答案,確實就是大勢所趨和民意所向。經過連年的折騰,市民確實已經徹底厭倦“拉布”,“拉布”除了阻住地球轉,一事無成、毫無建樹,市民又怎麼還會支持、留戀這一“廢招”?因此,建制派在此時此刻提出修訂議案,不是覷準反對派六人被DQ,“趁你病、攞你命”,而是確實選擇了正確的時機做正確的事,市民固是樂觀其成,甚至連反對派自己,其實也是“打定輸數”,不僅“輸了波”,更是“輸了形勢”的。

  對此,就連反對派自己也不諱言失敗。“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在報刊上説,今次“修例戰”大敗,包括在民眾動員上,當日包圍立法會的人數不足百人。而他把“死因”歸咎為“對民眾教育不足”,條文內容太過複雜,以至公眾“摸不着頭腦”。

  當然,修例議案條文是技術化的,一般市民不易看懂,但今次反對派“反修例戰”之敗,不是敗在民眾“看不懂”,而是民眾完全“看得懂”,看懂了“拉布”、“流會”對港有害無益,看懂了朱凱廸、陳志全等人的惡劣無能。因此,“沉默的大多數”終於發揮了作用,支持《議事規則》的修訂通過。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