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調查|邪教“全能神”蠱惑新移民婦再煽末日

  圖:“全能神”教徒以新移民婦女為主,眾人聚會期間不時起舞,表現亢奮

  大公報專題組 調查組(文/圖) 被內地定性為邪教及本港基督教會視為異端的“全能神”,2012年曾在本港派發“末日方舟船票”,大肆宣揚世界末日將至,惟近年卻消失於公眾視線。《大公報》記者深入追查,揭發該教派捲土重來,繼續借助“新末日論”招攬大批新移民婦女,部分人入教後情緒病復發,甚至離家出走。一場沒有硝煙的爭鬥隨時發生在香港逾百萬名基督、天主教徒和家屬身上。

  “全能神”曾在2012年12月21日瑪雅曆法“末日”臨近之際召開大型聚會,揚言末日審判將至,又派發“最後的船票”“拯救眾生”。“末日”之説隨時間不攻自破,該教派仍繼續以刊登報紙廣告和開設街站等方式吸收信徒,但至約三年前開始轉趨低調,傳教手法神祕。

  《大公報》記者早前假裝求道,通過社交網站與“全能神”香港教會聯絡,經對方多番試探後,始獲資深教友阿薇邀請,前往深水埗醫局街唐樓單位聚會,當抵埗後發現已有九人圍桌坐下,包括阿薇等八名婦女和一名老翁,眾人在她帶領下祈禱,大部分人開首均稱:“‘全能神’,感謝禰!在你引領下……”禱告後眾人高唱詩歌,又朗讀《神的腳蹤在這裏》一書內的“神話”(“女基督”的訓話)。

  最後發問環節,記者詢問該教自稱是基督教會之一,為何不慶祝復活節,口音似是內地來港新移民的欣欣表示該節日已成商人賺錢的日子,阿薇則緊張地查找,不久引述“神話”稱神不喜歡“人為節日”。

  妄言“三分二人將滅絕”

  近三小時聚會結束,記者獲邀一星期後在附近會址聚會,如期到達後,發現該處面積逾兩千呎,逾百名信眾雲集,大部分人貌似新移民婦女,部分人帶同年幼子女到場。

  女主持先開腔朗讀“神話”,聚會正式開始,她帶領眾人唱詩歌后,三名疑是教會女頭目先後分享入教經歷,有人哭稱因小事與家姑發生爭拗,屢被針對,深感痛苦,直至一次偶然機會接觸了“全能神”,學懂以德報怨,終化解婆媳矛盾,不少人聞言報以掌聲,部分女信眾聞言流淚。多名與會者緊接分享,有女子表示曾出席傳統基督教會崇拜,但感覺被排擠,轉往該教會後才感愜意。

  陪伴記者的資深教友欣欣,聚會期間表示,反對“全能神”無好下場:“美國近年經濟差,只因奧巴馬任總統時贊成同志婚姻,違反基督教義,所以神不再眷顧美國。”記者詢問為何2012年末日未至,教友阿潔厲聲搶答,稱“女基督”已降世,世界末日不會遠,屆時會有大審判,約三分之一相信“全能神”的“好人”可上天堂,“剩下三分之二的‘惡人’將被大災難滅絕,可能是核戰、大海嘯或大瘟疫,看神安排!”眾人點頭稱是,其後一同走到台前隨歌起舞。

  包飲包食包湊仔

  “全能神”為吸納新移民家庭主婦參加聚會,不但提供免費午餐,聚會地點更設立兒童室,由“保姆”負責餵奶和陪伴玩耍,又鼓勵新人以類似傳銷手法,邀約親友參加聚會,由資深信眾講解“神話”遊説入教。記者在深水埗出席聚會時,發現一個房間內,有一名婦女陪伴多名約三至五歲小孩玩耍。據悉,該名“保姆”為資深信徒,負責照顧教友的年幼子女,讓家長專心聽道。聚會期間,有女教友將親自烹調的蛋糕送入房間,小孩吃得津津有味,其後一名手抱嬰兒的婦女到場,“保姆”即幫忙餵奶。

  另外,記者多次在下午出席小型聚會時,均發現有婦孺提早到場午膳,飯菜由資深信眾烹調。資深教友阿薇表示,免費午餐只為方便姊妹,也可增進交流,“你也可早點到吃飯,一起感恩‘全能神’賜給我們食物。”

  傳銷公司為“拉人頭”付費入會牟利,通常會教導新人利用不同藉口,帶領親友到場出席講座,由高層遊説參加,該教派手法也類似。記者參與聚會期間,阿薇和多名資深信徒均鼓勵邀約親友聽道,但稱事前不用透露教會情況,“擔心你資歷淺,説不準確,只説過來坐坐便可。”帶來後會由他們講解,“傳播‘全能神’福音是大功德,你要加油!”

  教友間不用真名

  記者其後繼續參與多次小組聚會,發現各人一直以別名互相稱呼,從不詢問對方真實姓名,有教友稱為了“防範內地間諜”,保障大家安全。在多次聚會中,傳道人均未有要求信眾捐獻,也沒透露教會收入來源,資金神祕。

  調查多時後,該教突將會址搬往元朗一工業大廈單位,惟未有邀請記者聚會,於是記者改以暗訪形式調查,發現單位沒有門牌,重門深鎖,一名戴眼鏡中年婦女連日長時間逗留,疑為教會骨幹,也有20多人曾於同一天到場,似參加聚會。

  守候多天,記者發現疑是骨幹的婦女離開會址,隨即表明身份,追問“新末日論”論點、香港與內地“全能神”教會組織架構等問題,對方均沒有作答,但稱可通過該教電話熱線和網站查問,“我要去買餸,再跟就報警!”

  記者通過手機 社交程式和致電該教熱線查詢,接電話人士稱會了解問題,交由有關人士研究,惟至截稿前仍未回應。

  《大公報》記者深入調查過程不乏“驚喜”,出席兩次聚會便獲擢升為深水埗區“組長”,同屬新人的新移民婦女阿蘭更被提拔為“帶領”,成為分區頭目,惟職銜徒有虛名,晉升只為鼓勵拉攏親友入教,真正頭目則扮作普通教友,深不可測。

  記者早前在深水埗出席聚會後,教友欣欣要求留步,與約十人出席另一聚會,女傳道人突宣布晉升名單,其中新移民婦女阿蘭獲擢升為深水埗區“帶領”,另一婦女升任低一級的“福音執事”,記者則獲委任為“組長”。

  晉升為鼓勵拉攏親友

  眾人拍掌叫好後,兩婦先後發言,表示會緊跟神的腳步傳道,記者因沒預料會當上“領導”,不知如何反應,只好站立致謝。不過,女傳道人沒有説明各職位的工作或任務。

  離去之際,手抱嬰兒的阿蘭一臉憂愁地稱,資深教友要求她拉攏親友入教,但她對此沒有信心,記者表示也只有兩名朋友有意聽道,情況相差無幾,她聞言説:“你就好啦,找到兩個人,我不知怎樣當‘帶領’!”透露心聲後,她表示要返家預備晚餐,隨即急步離去。

  知情者透露,“帶領”表面是該教派在港最高領導層,屬下有“福音執事”、“澆灌執事”和“事務執事”,各地區也有上述職級,以管理“弟兄姊妹”和剛來聽道的新人,惟新人被晉升只是假象,目的是增加滿足感,以鞏固信仰和鼓勵拉攏親友入教,沒有管理教會權力。他補充,基於“全能神”被內地定性為邪教,真正頭目擔心曝光會有不利,因此不會公開身份,只會扮作普通教友監視新人,防範“敵對勢力”滲透。

責任編輯:徐孟楠 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