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愛詩:若現大規模侮辱行為 國歌法可設追溯期

  圖:梁愛詩表示,若在《國歌法》本地立法前,出現大規模侮辱國歌行為,立法會有權在《國歌法》訂明可以追溯/大公報記者林少權攝

  大公報11月13日訊(記者 文軒)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昨日表示,若在《國歌法》本地立法前,出現大規模侮辱國歌行為,立法會有權在《國歌法》訂明可以追溯。她又認為,毋須就《國歌法》以白紙草案形式諮詢公眾。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亦表明,《國歌法》本地立法期間會吸納市民意見,強調非每個議案都需公眾諮詢。另外亦有多名本港知名人士支持《國歌法》本地立法,相信可在尊重國家尊嚴與表達自由之間找到平衡點。

  毋須白紙草案諮詢公眾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之後,本港上週四再發生球迷噓國歌事件。梁愛詩昨日出席活動後被問及有關《國歌法》本地立法是否會設追溯期的問題,她表明:“通常我們的刑法是沒有追溯力,但以前亦都有這樣的例子,不希望有人在草案提交至草案通過期間,做一些違法行為,當然要視乎影響有多大。行為會影響社會的話,我相信立法會有權加一句,法例可於何時前,即立法之前可以生效。”梁愛詩又認為,毋須就《國歌法》以白紙草案形式諮詢公眾。

  張建宗表明,現時並非每一個議案都需要公眾諮詢,當局在《國歌法》本地立法過程當中,一定會吸納市民意見,立法會亦會舉辦公聽會,所有市民都有權去表達訴求,無必要執着于諮詢的字眼。

  楊鳴章:唱國歌是自然的事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直言,作為國民,唱國歌是自然的事,不用將事情看得太過緊張,亦相信不會有香港人否認自己是中國人,若有人堅持不唱國歌,反而是“違反社會常態。”他説,迴歸後,已有不少天主教學校教唱國歌,學生在升旗禮時亦會起立。

  行政會議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指出,《國歌法》已經是香港法律一部分,雖然暫未有本地立法,但“不代表不應該尊重這條法例,特別是這條法例的背景精神。”他引述外界一些反對的例子,如在上洗手間、吃飯、駕車之時,聽到國歌奏起就要肅立,認為並無事實根據,只是“誇張推測”,不符合《國歌法》,用這些例子反對既“不公平”也“不理性”。他強調,“尊重國家尊嚴與香港表達自由之間,劃出適當平衡,是必要的。”他相信《國歌法》可找到平衡點。

  行政會議成員、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林健鋒表示,《國歌法》本地立法愈早愈好,不希望審議時有議員進行“拉布”。對於噓國歌事件,他認為,是由於本港國民教育做得不夠好,作為中國人要發自內心尊重國歌,希望市民有更多相關認識。

  短評:慎防利用球迷挑起政治事端

  上週,《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後,在港進行的首場國際足球友誼賽上,繼續有球迷噓國歌,由於仍未進行本地立法,相關行為目前未受法律約束,卻讓足總或再次面對亞洲足協的處罰,日後的國際賽隨時要閉門作賽,兼遭亞洲足協罰款。直接受到傷害的,不僅是愛港隊的球迷不能入場為港隊打氣,港隊亦失去主場球迷支持之利。

  少數球迷的不文明、不尊重國歌行為,根本不是為了支持港隊,只是利用電視直播體育賽事的機會,散播“港獨”及分離主義意識。

  國歌代表國家,即使是歐美國家也不會有人噓國歌。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昨日指出,作為國民唱國歌是自然的事,若有人堅持不唱國歌,反而是違反社會常態。

  正正是如此常態的事情,《國歌法》本地立法竟然引起反對派這樣、那樣的擔心,提出千奇百怪的假設性行為,質疑《國歌法》執行的可行性。説白了,根本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若非有人心中有鬼,企圖及意圖利用奏唱國歌場合,宣揚分離及“港獨”意識,又何須懼怕《國歌法》本地立法?

  《國歌法》本地立法的過程,必然出現某些人利用各種藉口,拖延立法。社會上仍會有人趁立法前的“真空”期,繼續他們不尊重國歌的行為,但這都無礙《國歌法》最終在港立法。

  《國歌法》本地立法過程如同一面照妖鏡,對《國歌法》本地立法的態度,顯示出某些人稱自己是中國人,聲稱認同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轄下的特別行政區,實際卻陽奉陰違,講一套,做一套。《國歌法》本地立法,好戲還在後頭,是人是鬼,趁此機會可看出其真面目。蔡樹文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