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播"獨"觸犯煽動罪 言論自由非免死金牌

圖:湯家驊指出,言論自由不是一個“免死金牌”,也不是可以隨意犯法的理據

  大公網9月12日訊 (記者 朱晉科)近日香港各大專院校出現“港獨”橫額及海報,資深大律師、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接受《大公報》專訪時表明,鼓吹“港獨”可能觸犯《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煽動意圖”罪。他認為,律政司須密切關注事件,若有實質證據證明相關人士有煽動意圖,並在社會已造成廣泛的負面影響,就應該採取法律行動。對於有人以“言論自由”為名為播“獨”辯護,湯家驊指出,根據國際人權公約,當涉及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時,言論自由需要受到法律限制。“言論自由不是一個‘免死金牌’,或可以隨意犯法的理據。”

  律政司需關注並採取行動

  《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煽動意圖”列明:“引起憎恨或藐視女皇陛下本人、其世襲繼承人或其他繼承人,或香港政府,或女皇陛下的領土其他部分的政府,或依法成立而受女皇陛下保護的領域的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或“引起女皇陛下子民間或香港居民間的不滿或離叛”等,都有機會違法。迴歸後,“中央政府”即已在相關法例中自動取代“女皇陛下”。

  湯家驊認為,掛上“香港獨立”橫額的人有可能觸犯上述罪行,“如果掛起橫額無人理你,煽動的效果就相當有限,但如果引起很多人響應,就可能構成罪行,有幾多人響應?對社會影響有幾大?這些不是即時或表面就看得到。”他強調,有關行為能否定罪,要由法官去判斷,律政司需要密切關注事件,“它(律政司)要收集相關證據,當去到一個對社會有廣泛負面影響的時候,它就應該採取行動。”

  《刑罪條例》第九條具效力

  對於有評論稱《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已是過時的法例,不能直接適用於有關事件。湯家驊反駁説,雖然有關法例近二、三十年未引用過,亦很久無修訂過,但不代表無法律效力,只不過是根據現時條文的意思去規管港人的行為。談到有人聲稱“港獨”主張屬言論自由範疇,湯家驊指出,根據國際人權公約,當涉及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的時候,言論自由需要受到法律的限制,《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正正是法律上的限制,“言論自由不是一個免死金牌,或可以隨意犯法的理據。”

  而最近多間大學民主牆的標語引起連串風波,包括有人在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喪子的傷口上撒鹽。湯家驊直言,香港教育出了問題,道德教育或有系統上的缺陷,教育局需要檢視,“教育不止是讀書識字,還要教年輕人倫常道德,要懂得尊重其他人,若你不懂尊重其他人,是不會明白何謂民主、何謂自由。”

  中華情懷來自喜歡中國文學

  圖:湯家驊批評公民黨路線偏離太遠,於二○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退黨並同時辭去立會議席。之後創立“民主思路”智庫,培養政治人才/資料圖片

  “我的父母都是中國人,我的祖籍是廣東,我從小就認為自己是個在香港長大的中國人。”講起身份認同的問題,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曾這樣形容。而他的中華情懷來自從小喜歡中國文學,尤其對唐詩宋詞特別有興趣,中學時期也沒有修讀英美文學。“中華民族是我自出生那天便銘刻在生命中的烙印,我改變不了,也不想改變。”

  皇仁仔 夥“譚校長”夾band

  出身基層的湯家驊,小時候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取得大律師頭銜。湯家驊的父母在上世紀四十年代戰亂時期,從廣東逃難香港,他在六個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五。最初一家八口蝸居在灣仔一間不到十平方米的板間房內,家境貧窮。

  中學讀皇仁時,湯家驊醉心音樂,學會彈結他,還曾經與“校長”譚詠麟夾band賺外快。湯家驊的會考成績普通,卻誤打誤撞報讀港大剛開設的法律系,然後靠自修年年全班考第一,畢業時更獲一級榮譽。

  其後湯家驊負笈英國牛津大學進修,讀書的日子亦相當困苦,同時要做幾份兼職,還獲得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列顯倫的經濟援助。最終湯家驊同樣靠自修參加英國大律師執業考試,結果竟以全英第一名的成績取得英國執業資格。

  “當我在英國讀書時,深深感受過種族歧視的難堪。”在湯家驊眼中,香港才是他的家,因此在英國完成半年的執業實習後,他回到香港,打算在香港繼續六個月的見習,然後正式執業謀生。不過當時香港大律師公會不承認他的海外實習資歷,要求他在香港當12個月的見習大律師。湯家驊埋頭翻閲有關條例後,決定與大律師公會對簿公堂。在上訴法院庭上,他代表自己出庭爭辯,力指應獲准有限度執業,最後更打贏了官司,為日後的法律執業者開了先例。

  創“民主思路” 育政壇接班人

  湯家驊的從政之路卻遠比他的大狀之路曲折。2004年,湯家驊代表“基本法四十五條關注組”參選立法會,並於2006年和關注組成員創辦公民黨。經歷了11年議員生涯後,湯家驊選擇在前年退黨,並辭去議席。在公佈辭職的記者會上,湯家驊數度哽咽,眼泛淚光,稱公民黨的創黨理念是要爭取政治較為中立的港人成為民主支持者,但自2009年底開始察覺公民黨所走的路線已日漸偏離。他又稱,過去11年的議會工作,已盡了最大力量,但卻得不到很大成績或作用,對此感到失望。湯家驊此後另組智庫“民主思路”,栽培年輕人從政,但“中間路線”卻未能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突圍。在日益撕裂的香港社會,湯家驊的“第三條道路”更是“路漫漫其修遠兮”。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