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健誤導警方被捕 未出現“被擄”

  大公網8月15日訊(記者 冼國強)民主黨林子健聲稱被擄走及毆打事件,又有新進展!傳真社蒐集了事發地點附近六間店鋪、七部閉路電視、共九個閉路電視片段,發現林子健于8月10日下午五時半後,在砵蘭街近咸美頓街出現,朝碧街港鐵站出口行進。不過,閉路電視亦顯示,一名疑似林子健的男子途中卻戴上鴨舌帽、太陽眼鏡和口罩,行近碧街時卻橫過馬路,折返咸美頓街,最後往彌敦道方向離開,全程都是他單獨一人,未有出現被擄情況,與林子健日前聲稱被擄的時間和路線完全不同。林子健回應時聲稱“有人“做我”(嫁禍我)。”警方凌晨于大角咀寓所以涉嫌誤導警務人員罪拘捕林子健,帶返警署。據了解,由於林子健報警時提供了錯誤資訊,但昨日未有正式在口供紙上簽名,未算完成落口供程序,故警方以“誤導警務人員罪”處理,與“報假案”有別。

  民主黨林子健于上週五早上舉行記者會,聲稱自己懷疑被內地“強力部門”擄走及毆打,不過林子健的説法疑點重重。首先,林子健在上週五記者會上聲稱,大約下午四時,自己在砵蘭街買完球衣後,往油麻地港鐵站的途中,在街口被兩名操普通話的男子挾持上貨van,並被迷暈。

  不過《蘋果日報》在星期日刊登的專訪之中,卻講出另外一個版本,聲稱“當日在旺角信和中心對面馬路被擄走”。林子健其後辯稱,是與記者溝通出現問題,強調自己最後一站在砵蘭街購買球衣後,往油麻地港鐵站的街上被擄。

  衣着身形與林子健吻合

  傳真社由上週五至昨日早上搜集了案發地點附近,六間店鋪的九段閉路電視片段,證實林子健于下午五點半後,在砵蘭街近咸美頓街出現。根據第一部閉路電視,位於咸美頓街街口一間店鋪,當時林子健戴着一副膠框眼鏡,身穿黑色Tee以及深藍色短褲,背上深色背囊,左手戴着深色手錶,又穿上黑色白邊的波鞋。走路呈內八字腳,于下午5時41分離開球衣店,向右沿砵蘭街方向走去。

  至於第二及第三部閉路電視,分別指向咸美頓街及碧街方向。下午5時43分,遠處看到一名男子在咸美頓街方向出現,該男子由行人路靠近馬路一邊,打斜靠近行人路,並開始戴上口罩。當時這名男子已戴上深色鴨舌帽和太陽眼鏡,深色背囊由原本右肩揹着改為雙肩揹着。鏡頭無法清楚辨認容貌,但無論衣着、身形、走路姿態、手錶等,與林子健脗合。另一個反方向的閉路電視,亦顯示該男子揹着鏡頭向碧街方向前進。

  第四部閉路電視位於20米後、砵蘭街近碧街的店鋪,片段時間是下午5時43分,該名戴着鴨舌帽、太陽眼鏡和口罩的男子轉左越過馬路,走上對面行人路。另外,傳真社又在砵蘭街馬路對面一間食肆,取得第五部和第六部閉路電視畫面,證實該男子下午5時44分沿砵蘭街,反方向朝咸美頓街走去,他一直垂頭,最後轉彌敦道方向離開。

  第七部閉路電視亦同時錄到該男子沿砵蘭街往咸美頓街方向走去,惟該部閉路電視時間顯示為下午5時35分,比實際時間慢了九分鐘。

  經過七部閉路電視的拍攝時間,證實林子健由砵蘭街球衣店現身,穿過咸美頓街走近碧街街口,之後越過馬路再折返咸美頓街,最後轉向彌敦道離開,全程約三分鐘。過程完全都是林子健單獨一人,沒有出現被擄走過程。傳真社記者其後到達林子健馬鞍山住所查詢,起初林拒絕受訪及觀看片段,但看過片段之後,聲言遮蓋面容的男子不是自己,又稱自己當日沒有戴鴨舌帽及口罩,“好恐怖,不知背後有什麼人要做什麼”、“通街都是我這種衣着,如果有人“做我”(嫁禍我)的話,亦可以做一個類似的替身。”

  聲稱有人“做我”

  傳真社指,林子健出現的時間與當日講法遲約一小時,路線亦不相同。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前日表明,在接受報案之後,警方做了大量的調查工作。包括翻查現場的閉路電視、在現場搜尋證人、查問以及作出問卷調查。目前警方蒐集到的資料,未有顯示當事人所聲稱被帶走的經過,重案組會繼續在這方面作詳細調查。

  忽然頭暈 拖延錄口供

  【大公報訊】記者冼國強報道:聲稱被內地“強力部門”擄走及毆打的民主黨林子健,昨日連續接受兩個電台訪問,揚言接受所有訪問後,以及在律師陪同下才會錄口供。他又指摘警方不斷向傳媒透露口供和案情,認為不公平云云。社會各界對於林子健現拖延錄口供的做法感到懷疑,認為林子健應該立即再次錄取口供,現在卻不斷拖延時間,頗有此地無銀三百両的嫌疑,林子健抹黑警方的講法亦令人反感。

  各界質疑林子健此地無銀

  前日中午精神奕奕進行facebook直播的林子健,當日下午卻聲稱身體不適,沒有到警署錄取口供。他昨日又“恢復”精神,昨早接連出席兩個電台的訪問。被問到前一日為何中午直播,下午卻頭暈,林子健辯稱,每份報紙都有編輯自主,而進行直播是有理由需要澄清疑點,而自己在家裏舒服的環境完成直播,只是進行了40多分鐘就休息。到了下午他覺得很不舒服,又暈又累,所以前日下午沒有到警署錄口供。林子健在另一個電台節目又聲稱,自己一定會錄口供,但要完成所有訪問後,才與警方約時間云云。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昨日強調,正如早前保安局局長及警務處處長均有交代,現階段最重要是警方進行相關的調查,警方非常重視事件,所以他相信在現階段不適宜作一些猜測或下結論。

  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出席另一電台節目時表示,一般香港人遇到不法行為,第一時間就是報警;至於林子健估計,事件與他轉贈球星美斯的簽名相有關,湯家驊對此説法也感到大惑不解。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亮星認為:“要是想警方破案,就應該立即到警署錄口供。這樣才有證據和線索調查。林子健反而一直拖延,豈能説警方做事不公道?”

  廿三萬監察發言人王國興表示,林子健現時拖延錄取口供,頗有此地無銀三百両的嫌疑,因為既然林子健被綁及毆打,理應獲釋後立即報警,並儘快錄口供。可是林子健前日中午還有精神進行40多分鐘的facebook直播,下午卻突然頭暈,沒有到警署錄口供,這樣明顯是欲蓋彌彰,延誤警方調查。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