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議員不能凌駕於法律 政府有責撥亂反正

  大公網7月17日訊 謝偉俊昨日出席電視節目《城市論壇》時表示,今次事件最大責任是有關當事人本身,“無人叫你咁愚蠢搞咁多嘢!”以往做“大龍鳳”沒事,不代表今次無事,政府也有責任通過法律的手段去撥亂反正。他指出,人大釋法固然令事件清晰了很多,但即使沒有人大釋法,“按照夏正民法官以前判的梁國雄例來説,其實也有足夠理據,令法庭使用同樣準則去判有關議員的宣誓無效。”

  批反對派轉移視線

  四人失去議員資格後,建制派在修改議事規則上具有優勢。被問到會否等補選後才討論修改議事規則,謝偉俊質疑會拖慢工作,而其後亦可能有其他議員被取消資格,反問何時修改才是符合準則。

  同場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劉國勛亦批評四人做事不理後果,今日的結果是“咎由自取”。對於反對派連日阻撓財委會會議進行,他批評反對派轉移視線,認為不應將財委會審批36億元教育新資源開支的議程與四人被取消議員資格一事掛鈎。

  全國政協常委劉漢銓強調,宣誓絕非兒戲,若立法會議員自身也不尊重法律,他們通過的法例又如何叫市民遵守?絕非自稱是民選議員,就可凌駕於法律之上。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王庭聰直言,“不是民選議員就‘大曬’、‘想點就點’。作為民選議員,更要知道該做與不該做,要為自己和選民負責。”他認為,反對派自己做事自己承擔,不應諉過於人。

  長毛認衰後悔莫及

  另外,梁國雄(長毛)昨日接受電視台訪問時聲稱,已決定上訴,但敗訴每人至少要付300萬元訟費,屆時或因破產而無法再參選立法會。他亦“認衰”指,若重來一次,得知會出現人大釋法,就不會再以過去的方式宣誓。

  非建制議員目無法紀藐視法庭/前副廉政專員郭文緯

  非建制派議員一向自詡為“香港法治的扞衞者”,然而在高等法院裁定撤銷四名立法會議員資格後,他們所表露出來的一言一行,卻讓公眾看到,非建制派的虛妄偽善!

  無綫新聞報道法庭裁決時,一再如實播出四位議員,于2016年10月12日宣誓時的言行舉止,全都是真憑實據。任何觀眾,只要沒有心存偏見,看畢這則新聞報道都會完全認同高等法院的裁決,即四位議員並沒有依法莊嚴、真誠地完成宣誓。他們被褫奪議席,可説是咎由自取,這亦説明了裁決當晚他們在政府總部外搞的集會,為何參與人數寥寥可數。

  但我們看到的是,四位被撤銷資格的立法會議員及其非建制派的盟友,在判決後竟然明目張膽藐視法庭。法庭裁決清楚説明四人喪失議員資格,不許履行任何立法會議員職能。然而,四人卻無視財委會主席陳健波的要求,拒絕離開會議室,導致會議突然停止並最後以休會告終,這種行為本身,已明顯是藐視法庭。

  及至翌日財委會復會,四人再度試圖硬闖會議室,這是連續第二天、第二次藐視法庭。只是,更惡劣的是一眾非建制派議員一直“護送”這四人,而這班議員顯然干犯“串謀或協助教唆藐視法庭罪”。而更令人訝異的,乃是這些“護送”四人的非建制派議員當中,部分具備法律專業背景,換而言之他們是知法犯法!

  筆者清楚記得,“違法佔領”期間,有人公開質疑法庭,包括禁制令在內的裁決,當時大律師公會和公民黨亦同聲譴責。這次他們卻反其道而行,批評最受港人尊敬的高等法院法官的裁決,這顯然是非建制派“雙重標準”和“偽善”的鐵證。身為大律師和律師的立法會議員公然藐視法庭,我們豈可坐視不理?我們應集體去信大律師公會和香港律師會投訴他們,要求相關專業團體紀律處分該等漠視法紀和令法律專業蒙羞的所謂律師。同樣地,律政司和警方也應該考慮提出“藐視法庭”的檢控。

  立法會今年度的會期即將完結,財委會會議的工作亦已進入最後階段,現在審議的政府撥款非常重要,包括需要即時通過數十億元教育開支,否則到九月份開學時,老師和學生就無法受惠,直接影響數以千計的老師能否續約、剛DSE放榜的學生能否升學。如果非建制派議員繼續不負責任地進行無理抗爭,只會再一次證明他們並非以公眾利益為先,而是政治凌駕市民福祉!

  (轉載自港人港地)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