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從“港督府”到禮賓府: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

圖:禮賓府位於上亞釐畢道,現是香港特首的官邸

        文 | 大公報記者石華

  有160多年歷史的香港禮賓府(前身為香港總督府),見證了香港百年來的風雲滄桑。

  迴歸前夕,香港特區政府候任班子原打算將總督府改名為特首府,卻因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華沒有入住,而使此前的命名出現了問題。最初政府稱之為“前港督府”,後經專家討論後,建議將建築物更名為“紫廬”,取意自建築物上呈深紫咖啡色的屋頂。由於“紫廬”與香港已有的建築物重名,加上社會普遍不認同,使得這一名稱最終沒有被採用。

  彼時,政府就前總督府的命名公開徵求社會各界人士的意見,“禮賓府”的名稱也在此時誕生。作為歷史的見證者,禮賓府目睹了香港的巨大變化,香港迴歸後,禮賓府已成為“一國兩制”在香港成功落實的一個政治和社會文化標誌。

  然而禮賓府的名稱是誰提出的?背後又有怎樣的故事?在香港迴歸20周年之際,《大公報》記者經過多方探尋,終於找到了這一提名者─全國政協委員鄭旭。

  “禮賓府(這名稱)是喝茅台酒喝出來的,全是半瓶茅台酒的功勞。”鄭先生的一句話,頓時拉近了採訪的距離,也透露出了鄭旭特有的幽默。

  鄭旭1983年就定居香港,一直在工商界打拼,如今已是多家上市公司的董事和實際控制人,同時也是港區的全國政協委員和四川省政協常委。

  “我與《大公報》、《文匯報》很有緣分,周圍的朋友少有知道我提名了禮賓府。當年提名禮賓府我是通過《文匯報》轉交建議的。在香港迴歸十周年時,《大公報》記者曾採訪過我,後來因我自己覺得時機不成熟,稿件未刊出。今年是香港迴歸20周年,我認為是時候説出背後的故事了。”

       圖:鄭旭告訴記者,禮賓府冠名既消除了前港督府濃厚的殖民統治色彩,又充分反映了該建築在香港歷史上的特殊地位

  鄭旭告訴記者,如今香港迴歸祖國已經二十年了,如何做到形式上的迴歸和人心的迴歸進一步完美統一,作為一名政協委員,理應在這特殊的時刻做點什麼,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就是這樣開始了……

  98年政府公開徵求新名稱

  時間的鏡頭拉回到1998年,“香港迴歸祖國紀念碑及前港督府新名稱工作小組”向社會公開徵求前港督府的新名稱。當時,已在港定居15年的鄭旭看到《文匯報》上的徵集公告後很有同感。“對‘前港督府’的名稱,社會上許多人士都覺得不妥,我也有不少想法。看到公告後,終於可以有機會參與了。”鄭旭説,從那時起,他就開始了斟酌提名方案。

  “在當時已有的名稱中,紫廬名稱雅緻,紫也能反映中國社會對高貴地名物名的稱謂。但前港督府逾160年的歷史似乎一瞬間被淹沒,不能折射歷史,也不能向大眾展示其現實用途。”鄭旭回憶説,除了紫廬,還有“迎賓館”,這個名字內地色彩過重,不但與內地不少省市的迎賓館雷同,同時也體現不出創意和香港文化習俗特點,而如用“會堂”就顯得空乏,而且該建築規模較小,用會堂顯得有些名不副實,還有就是香港已有大會堂名字的建築了。

  在總結了現有的狀況後,鄭旭覺得新名稱既要符合時代特徵,又不能脱離大眾,既不能政治色彩太過濃重,又要反映其作為社會政治文化用途的一部分。在左思右想不得要領之後,他拿出一瓶30年份的茅台酒,從晚上七時多到凌晨一時,半斤茅台下肚,他突然想到了“禮賓府”的名稱,在那一瞬間,有了靈感,文思泉湧,洋洋灑灑揮筆寫下建議將港督府更名為禮賓府的緣由。

  雅俗共賞既能典禮又可迎賓

  “香港禮賓府,琅琅上口,也不會與其他建築物重名。”鄭旭告訴記者,香港禮賓府冠名既消除了前港督府濃厚的殖民統治色彩,又充分反映了該建築在香港歷史上的特殊地位和今後用途。“以前每年開放港督府讓市民賞花,改名禮賓府後請市民賞花時,人們也覺得比較自然順暢。同時展示了迴歸後該建築屬於香港社會整體共有的廣義性。”

  即使從純文字角度,禮賓府的名號也是雅俗共賞,所謂“禮”、“賓”,既能典禮,又可迎賓,而“府”的稱謂在香港更是官民皆通用。鄭旭認為,平時市民的紅白喜事尚冠以姓氏府第的大號,香港作為高度自治的國家特別行政區和國際大都會,以禮賓府命名具有特殊歷史地位和現實社會價值的重要建築,使其能夠彰顯泱泱大氣和別具一格,當然也在情理之中。

  徵集意見以來,“香港迴歸祖國紀念碑及前港督府新名稱工作小組”共收到建議2300多項。1999年6月,工作小組向行政長官建議以“香港禮賓府”作為前港督府的新名稱,並獲得行政長官的採納,于當年七月一日開始使用。

  工作小組認為“香港禮賓府”這名稱能反映建築的重要性、獨特性及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後的用途。名稱簡潔、字義清晰明確,不會與其他建築物名稱重複。工作小組致函鄭旭,並贈送了紀念品。

  當收到工作小組的函件後,鄭旭把當時因受金融風暴的影響,公司遭受巨大損失的煩惱也丟在一旁,當天又犒勞自己,自斟自酌茅台至半酣。

  傳統文化在香港應有平台

  “黔山萬峰碧玉蓋,赤水千里綠絲帶。雲蒸霞蔚‘五星’紅,惠風和暢‘飛天’外。半生半醉曾多憂,此心此身常悲懷。又憶‘九七’迴歸事,國酒神韻出詩來。”這是今年五月份,鄭旭參觀茅台廠時寫下的《茅台吟》,文中的“迴歸事”就是更名“禮賓府”的建議。

  鄭旭表示,香港是一個偏好洋酒和啤酒的都市,自己定居香港多年,依舊最愛的仍是國酒茅台,這是一種情結,也正是這種情結萌發了自己要去參與前港督府提名的想法。“酒文化是中國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茅台酒文化則是其中的精髓。”

  以前談到香港,人們常會想到高樓大廈和經濟,似乎沒有傳統文化。鄭告訴記者,其實現代文化和傳統文化應該不矛盾,以前在香港繼承和發展民族和傳統文化不容易,迴歸祖國後,香港在保持多元文化的同時,更應提倡和引導優秀的傳統文化在更高層次和更大平台上發展。“文化是一個民族的凝聚力,香港人心要回歸,關鍵是文化要回歸。文化認同是人心迴歸的基礎,人心迴歸才是真正意義的迴歸。”

  禮賓府只屬於中國人

圖:特首梁振英在禮賓府招待長者和基層市民

  在當時2300多份建議中,有很多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也有很多外國的學者專家,來自各個行業的人為香港的未來出謀劃策。在這個東西文化交融,長期受英國西方文化薰陶的大都會,各個領域各個行業都流露出英國西方文化的痕跡。但最後,香港特區政府最終選定了禮賓府這個名稱。

  有意思的是,“香港迴歸祖國紀念碑及前港督府新名稱工作小組”的主席─現任特首梁振英,以及工作小組大多數成員,都是接受歐美高等教育背景的人士,但他們最終選定了內地來港人士提出的新名稱建議,並得到行政長官的首肯,可見優秀的文化和理念創意是相通的,中外概莫例外,正所謂英雄所見略同。

  鄭旭説,香港被英國統治了100多年,現在雖然迴歸祖國,但不能完全淹沒歷史,前港督府更名為“禮賓府”後,英文名稱Hong Kong Government House不用更改也非常貼切,中英對照,一目瞭然。如此一來,文化古蹟可以得到保護,中西文化也在此得到交融,這也算是自己居港30多年,對香港社會所做的力所能及貢獻吧。

  禮賓府命名後,香港社會不但沒有摒棄這座特殊的建築物歷史,更以一種寬容的態度對待這座建築物,並使其繼續發揮着特殊功能。鄭旭認為,今天香港特首仍然居住在此,今後,這座古老的建築物,只有中國人才是這裏的主人。

  香港禮賓府矗立半山逾160年

  香港禮賓府位於香港島中環半山上亞釐畢道,前身是港英時期的香港總督府(簡稱港督府),現已成為香港特首的官邸。

  禮賓府建於1851年,歷時四年竣工。1891年于東面擴建新翼,即是宴會廳。1941年至1945年日佔期間,依然以禮賓府作為港日政府的總督府,英國統治期間28位港督有25位均在裏面居住。

  2005年,第二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宣布將以禮賓府作官邸,並花費1450萬港元進行維修工程,包括改良電力、電訊網絡和影音系統,以及建造了一個錦鯉魚池。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