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毅談港"超級聯繫人"六大角色:橋樑作用不可或缺

  圖: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岳毅認為香港可發揮“超級聯繫人”的六大角色

  大公網6月23日訊 有人説,“一帶一路”倡議是香港“再造輝煌”的重大歷史機遇,關鍵是如何把握。中銀香港(02388)副董事長兼總裁岳毅表示,香港作為國際化的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具有“一國兩制”制度優勢和獨特區位優勢,具備全面服務“一帶一路”的能力,有望發揮“超級聯繫人”的六大角色,提供不可或缺的中介橋樑作用。

  早於1917年,中國銀行(03988)即于香港設立分號,是中行第一家境外機構;這家職員人數當年不足10人的分號,其後逐漸茁壯成長,成為今日的中銀香港。在長達一世紀的發展過程中,中行集團見證了香港由貿易轉口港蜕變成國際金融中心的歷程,中銀香港本身既是一家大型金融機構,也是香港三間發鈔行之一,對香港的發展定位和競爭優勢,自有一番見解。

  岳毅接受《大公報》以書面形式採訪,全面闡述香港在“一帶一路”倡議下的發展機遇。長久以來,香港賴以成功的原因,是充分發揮其中介橋樑的角色,例如充當外資進入中國內地市場的踏板,或者中國內地企業“走出去”的橋頭堡;在“一帶一路”向前推展過程中,岳毅認為香港可再次發揮“超級聯繫人”角色,在以下六個方面發揮所長:

  成中企國際化發展跳板

  其一是基建融資的平台。主要包括在銀團貸款、項目貸款、發行基建債券以及基金等傳統領域,以創新方式向沿線國家基建項目提供融資,吸納沿線成熟的投資項目來港上市,與亞投行、絲路基金合作,成為亞投行在海外的主要營運中心。

  其二是中資企業國際化發展的跳板。未來將有更多內地企業到絲路沿線投資,香港金融業可通過股權、債權相結合,直接融資、間接融資相結合等方式,為“走出去”企業提供全方位融資安排。

  其三是金融產品和工具的“孵化室”。香港作為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中心,可為“一帶一路”提供不同的金融產品和多樣化的資產分配工具,進一步豐富和完善離岸市場的各項功能,包括兑換平盤、同業拆借、銀行間債券投資,以及日常資金清算中的跨時區服務,再創香港人民幣市場新優勢。

  其四是六大經濟走廊建設的綜合金融後台。香港透過自身優勢可為符合商業性和風險控制要求的項目提供融資、結算和清算;對於政治環境友好、產業聚集較高的絲路產業園區及入園企業可提供授信支持,以創新思維制定綜合金融服務方案。

  其五是貿易物流的連通樞紐。作為國際航運中心之一,香港可利用強大的傳統貿易、保税貿易、離岸貿易,以及國際轉口轉運貿易功能,推進中國內地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貿易與物流暢通。

  其六是專業人才服務的聚集地。香港可利用大量的專業服務機構和精通跨國管理和國際業務的高端人才,特別是法律及仲裁服務、工程項目管理、商貿物流、會計税務等方面人才,為“一帶一路”倡議提供不可或缺的寶貴資源。

  優先拓東南亞重點項目

  為配合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岳毅表示,中國銀行集團近年來通過市場化手段,完成了出售旗下南洋商業銀行和集友銀行的股權,同時將馬來西亞、泰國、印尼、菲律賓、越南等東南亞機構轉讓給中銀香港,實行一體化經營管理。

  在具體操作上,他謂中銀香港將聚焦“一帶一路”客户與業務,優先拓展中國─東南亞重點項目和客户,爭取成為“走出去”企業的主流銀行,東南亞華人華僑的主要往來銀行和首選銀行。

  面對“一帶一路”這一歷史性機遇,岳毅總結説,中國銀行和中銀香港將進一步明確目標和定位,加快推進落實相關戰略,為國家對外開放和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發展作貢獻。

  人幣邁國際化港添新機遇

  不少論者指出,中國於1978年推行改革開放,是促使香港迅速崛起、成為亞洲區國際金融中心的重要契機;同樣地,中國近年持續推進人民幣國際化,也選擇以香港作為試點,有助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中銀香港(02388)副董事長兼總裁岳毅指出,離岸人民幣業務在經歷短暫的平靜後,“又進入新的機遇期和窗口期”,“一帶一路”、互聯互通及大灣區規劃,都會帶來新的發展機遇。

  國家“十三五”規劃提出“支持香港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顯示了香港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的特殊重要地位,展望未來,岳毅指香港發展離岸人民幣中心仍有不少機遇,尤其是人民幣加入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後,從國際支付貨幣、外匯交易貨幣演變為國際儲備貨幣。人民幣國際貨幣功能進一步完善,香港離岸人民幣中心能以更多成熟人民幣產品及業務,支持人民幣的國際使用。

  “一帶一路”項目帶來契機

  岳毅續説,“一帶一路”倡議在聚焦關鍵通道、關鍵城市和關鍵項目的同時,在金融層面,也應聚焦關鍵貨幣。加快推動“一帶一路”與人民幣國際化的有機契合,進一步提升人民幣的國際化程度,使之成為區域關鍵貨幣,以有效彌補“一帶一路”沿線普遍存在的流動性不足,為絲路沿線各國提供流動性支持。中國資本大量湧入“一帶一路”沿線,為推動人民幣在當地市場使用提供難得的契機。

  目前,人民幣主要用於基建項目貸款以及清算、結算等服務。岳毅表示,預計隨着沿線經濟增長及財富積累,各類機構、企業和個人持有多元化人民幣資產的需求將陸續湧現,對人民幣的需求將轉向離岸市場拆借、離岸債券、匯兑交易和理財產品與對衝工具衍生產品等財資業務。“一帶一路”項目的逐步展開及內地資本項目進一步開放,也必然會給香港離岸人民幣中心帶來更多業務。

  中銀香港于2003年獲委任為香港唯一的人民幣業務清算行,是境外最早成立的人民幣清算行。岳毅表示,中銀香港目前為200多家本地及海外參加行提供服務,是“迄今境外處理人民幣清算量最多、即時支付運作時間最長、擁有技術最先進的人民幣清算行”;中銀香港將不斷提升人民幣業務服務能力,為人民幣國際化作出更大貢獻。

  續提升服務力拓普及金融

  與20年前相比,銀行業所面對的監管標準無疑大大提高,以致銀行的營運成本提高,對客户的盡職審查也更為嚴格,令原本是為普羅大眾提供日常銀行服務的金融機構,有時反將客户拒諸門外。岳毅指出,中銀香港“根植香港,服務香港”百年,致力為社會各階層人士提供便捷的銀行服務,在提供最廣泛的服務網絡、為弱勢群體提供所需服務、推動創新科技及支持中小企業的發展等方面積極推動“普及金融”的發展。

  據介紹,中銀香港擁有全港覆蓋面最廣、便利度最高、數量最多的服務網絡,共設有197家分行,以及1000多部自助設備,遍佈香港各區,為市民提供方便的服務。當中約半數分行及自助銀行網點設於公共屋邨內或約10分鐘步程範圍內。

  隨着人口老化及其他原因,社會人士對無障礙銀行服務的需求亦持續上升。岳毅表示,中銀香港提供的“無障礙服務”包括:在旗下全線自動櫃員機安裝觸覺指示標記;是全港首家提供語音導航自動櫃員機的銀行,方便視障客户使用;在分行設置斜坡通道,方便使用輪椅人士進出;以及提供鳴鐘設施,以便客户服務大使及時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協助等等。

  堅持“以客户為中心”

  岳毅續説,中銀香港堅持“以客户為中心”,並響應香港金融管理局倡議的普及金融理念,積極落實《公平待客約章》;因為“這不僅是我們的核心業務所在,亦體現我們對社區的責任”。展望未來,他説中銀香港將繼續圍繞母行“擔當社會責任,做最好的銀行”的戰略要求,持續提升服務,推動“普及金融”的發展。

  百年發展歷程見證港成長

  中銀香港既是本港金融業一員,透過百年中銀的自身發展歷程,足以折射出香港近百年來、尤其是自迴歸以來經濟金融市場發展的一鱗半爪。

  迴歸之前,本港銀行業以外資行(例如滙豐、渣打)和本地華資行(例如東亞、永亨、永隆)為主,中資銀行在香港市場的佔有率偏低。及至19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中資行在香港市場的拓展速度明顯加快,到了2000年代初,大型中資銀行大舉進入香港市場,並透過收購行動加快拓展步伐,至今已成為本港銀行業的其中一支主要力量。

  以中銀香港為例,追溯其100年前的前身——中國銀行在香港設立的一家分號,當時職員人數不足10人,及至今日,該行在職員工已飆升至1.2萬人,資產總額達2.49萬億元,是本港頭三大銀行之一。

  自迴歸以來,中銀香港的發展速度亦見加快,主要里程碑包括:2001年完成中銀集團重組合並、2002年在港掛牌上市、2003年獲中國人民銀行委任為香港人民幣清算行等。

  中國近年持續開放資本項目,並以香港作為互聯互通的試點,計有滬港通、深港通、基金互認安排,以及將於年內落實的債券通等,中銀香港既是本港主要的商業銀行之一,亦積极參與相關業務。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