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昱行:誰是撕裂香港禍首?為梁振英説幾句公道話

  文 | 聞昱行

  梁振英即將卸任特首之職了。梁振英治下五年是香港迴歸後社會最撕裂的時期。反對派不滿梁振英,認為他是撕裂香港的禍首,乃至早前在其任期所剩無幾的時候,還執意要彈劾。作為特首,對梁振英永遠可以認為他應做得更好。但客觀而言,香港撕裂並非梁振英造成的。

  五年來發生的幾件大事,莫過於國民教育科爭議、政改、“佔中”,以及反“港獨”和人大釋法等。其核心問題均涉及固有的複雜矛盾,且短期內沒有解決這些矛盾的可能。

  政改受挫責在反對派

  設立國民教育科,並不是梁振英政府的產物,其前任已開始計劃推出,作為加強國家認同一部分。特區政府在2007至2011年的施政報告中都提出推行國民教育,2011年已開始諮詢。在梁振英就職之前,一些反對派組織已經開始遊行抗議。梁振英上任後繼續推行國民教育科,其實是依循原先的既定路線。國民教育科的爭議表面上是擔心“洗腦”,但實質上是對港人是否應該培育“國家認同”的爭論。

  政改問題責任主要在反對派。第一,反對派堅持“公民提名”的各種方案,不符合基本法第45條的規定,跳出了基本法的框架,註定無法讓中央接受;第二,“佔中三醜”提出以“佔領中環”迫使中央讓步,這種“對抗中央”的手段是無法接受的。事實證明,無補於事,反而促使中央收緊政策。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人大常委會做出8.31決定。

  其實早在第一次諮詢期,政府就一直聲明,重點應該放在如何優化“推委會”的選民基礎上,可是社會一直“失焦”。8.31決定出台之後,更為務實的方案只能是從推委會提名的方法優化。但反對派寧願不要普選也不接受“假普選”,毫無妥協的餘地。結果香港政制停滯不前,各方都是輸家。可以説,政改的問題上,梁振英可做的不多。反對派認為梁振英“刻意隱瞞香港民情”,導致政改失敗。在資訊傳遞如此發達的香港,還硬要説梁振英能“一手遮天”,簡直荒謬。

  發生“佔中”與梁振英關係不大:在反對派鼓動下,8.31決定出台之後,學運和“佔中”都必然發生。學生和“佔中”者要求廢除8.31決定,中央不會答應,香港政府也沒有權力作任何讓步,“佔中”者自然不會主動撤走。要儘快結束“佔中”,除了清場也別無良方。梁振英用法庭禁制令的方式清場,而不是直接命令警察清場,實際上是以“法治”令雙方都有台階可下。總之,梁振英最後對“佔中”的處理,並非沒有可圈可點之處。

  反對派指責梁振英是“港獨之父”,這是荒謬。雖然,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點出並不太為主流所知的《學苑》的“港獨”論,是“港獨”從潛流走向主流,被大眾談論的轉折點。但對“港獨”的成因必須客觀分析。“港獨”得以壯大的因素有多種,如兩地矛盾激化與本土思潮氾濫,“港獨”理論的成形,以及政改失敗等等。

  本土主義在梁振英上台之前就已出現。2009年開始流行的“蝗蟲論”,是“本土主義”的右翼思潮氾濫的先聲。其根源首先是貧富不均所引發的物質焦慮;其次是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新移民和自由行等導致的所謂“搶資源”和“破壞秩序”的憤恨;最後是對內地文化(普通話和簡體字)應用日廣所導致的文化焦慮。這些都有深刻的社會矛盾根源。

  孕婦赴港產子與雙非、優才計劃、內地招生計劃等,源於早期的莊豐源案和政府的人口政策等。單程證政策更是港英時代遺留下來,寫在《中英聯合聲明》上的“中國對香港的基本政策”,且有家庭團聚的實際需要。梁振英在壓抑樓價、努力增加房屋供應、扶貧、推動新經濟增長點方面是有成績的。他上任之初就中止了內地孕婦赴港產子的風潮,後來又爭取了“一簽多行”改為“一週一行”,還有效打擊水貨客。可以説,梁振英有做嘢。

  反“港獨”實為護法之舉

  “港獨”的三大理論:以“香港人優越”為基礎的城邦論,以“香港人是百越後代”為基礎的“血緣民族論”,以“想像的共同體”構建出來的所謂“公民民族論”等,早在“佔中”之前已經滋生。這些理論結合右翼思潮,已經擁有令“港獨”思潮一觸即發的土壤。

  香港政改失敗後,“民主迴歸”理論被批評,更激進的口號立即成為很多不滿者的選擇。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批判“港獨”之前,“港獨”思潮(儘管有一些打着“本土”“自決”的口號)已經在社交傳媒以及年輕人中流行,只是在主流傳媒中還被視為禁忌而已。梁振英批評“港獨”,固然令“港獨”浮上水面,但這不等於原先“港獨”就不存在。試想,如果“港獨”思潮沒有自身的土壤,沒有一定的規模,豈能一批判就突然成為一個嚴重的問題。

  至於梁游事件導致的人大釋法,相信有理性的人都會承認,整個事件是梁游咎由自取。自從梁游宣誓中説出“支那論”,就已經註定了他們必然會被DQ的後果。“港獨”不能進入議會是紅線,這也是基本法第104條的意義所在。政府因此提出司法覆核DQ這兩人,實屬必要的護法行為。

  可見,香港這五年的問題絕不能簡單地歸咎梁振英。歸根到底還是在“一國兩制”實踐中的矛盾所決定的。其本質是一些香港人是否接受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的事實,是否樂意從“中國人”的角度思考香港與國家的關係;也在中央是否堅定不移地繼續推行“一國兩制”。這是各方都必須積極面對的問題。特首起到重要的橋樑作用,但無法解決這些問題。如果對立的心態不改變,無論什麼人當特首,都不會有差別。對梁振英的評價,應該更公道。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