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建華強調做好中史教育 代代傳承國家民族認同

  圖:董建華透露,自己日日都會看《大公報》 大公報記者林少權攝

  大公網6月23日訊(記者石璐杉 朱晉科)談起國民教育話題,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在接受《大公報》專訪時格外感慨。他憶述,在成長的過程中,父親的言傳身教培養了他的家國情懷,強調國家和民族認同要靠一代一代去傳承,家長和學校的教育尤其重要,除了國民教育,更要做好中國歷史的教育。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當日,董建華在上海出世;同年11月12日,上海淪陷。民族危亡之際,國人同仇敵愾。幼年的董建華所接受的國民教育,便是來自父親董浩雲的言傳身教。那時外灘公園上立有一塊牌,寫有“華人與狗不得入內”。董建華説,還記得當時父親告訴他:“等你長大了,你要記住,這塊牌不可以再在這裏。”

  港英“無國籍的人”常遭留難

  七十年前,即1947年,亦是抗戰勝利兩年之後,董氏舉家來港定居。在港英政府治下的殖民地,董浩雲對董建華的家教則是從讀報開始。

  “我想告訴你們,我到香港之後,日日都會看《大公報》,一直到今天。”原來董家來港後就訂了兩份報紙,分別是《大公報》和《星島日報》。董建華説,父親每天會用筆在報上圈出一些新聞要他看,又提出兩個問題一齊討論,“他這樣教我,使我對國家、民族和社會,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在成長過程當中我就變成了這樣一個人。”

  中學畢業後,董建華負笈英倫。當時對於沒有申請成英國屬土公民的香港永久居民,殖民地政府會發放一張香港身份證明書(Certificate of Identity)作為旅行證件。“它上面寫着,for stateless person only,無國籍的人,我們那時喺英國是stateless。”董建華拿着這張紙出國,但經常遭到留難。儘管如此,董浩雲卻要求董建華“不要放棄這張紙”:“因為你是中國人,有一日你是會有中國護照的。”

  國家民族認同要代代傳承

  迴歸後,董老先生的預言成真。擁有中國國籍的香港永久居民旅行時不再是拿着一張紙,而是可以使用158個國家和地區給予免簽證或落地簽待遇的香港特區護照。

  “我爸爸那一代,他飽受痛苦,將這些東西灌輸給我,我也要同下一代灌輸。”董建華強調,國家和民族認同要靠一代一代去傳承,家長和學校的教育尤其重要,“學校一定要有國民教育,但我覺得更加好的是歷史教育,為什麼呢?因為國民教育教愛國,小朋友可能會問愛國是什麼?而當你認識了國家的歷史之後,你自己就會愛國。”

  董建華又慨歎,迴歸之後最大的錯誤,就是將歷史科“搬來搬去”,做得不好,他強調“國民教育要教,但更重要是教歷史。”

  最難忘沙士後中央全方位挺港

  【大公報訊】記者朱晉科報道:迴歸之後,香港經歷了金融風暴和2003年沙士疫情衝擊,最終在董建華的特首任內都迎刃而解。回首往事,董建華説,最難忘的是沙士後香港經濟嚴重萎縮,百業蕭條,中央第一時間答應香港的要求,推出各項政策,包括簽訂CEPA和開放個人游,大力支持香港恢復經濟。

  “沙士這段時間很痛苦,除了人命的犧牲,另外經濟很蕭條,樓市跌了差不多一半,是非常難受的時候。”談起當時的經歷,董建華語氣緩慢而沉重。為了挽救經濟,特區政府向中央提出要求,例如內地開放個人游來港,以及開放內地服務業市場給香港專業人士,最終兩地政府簽訂CEPA,為香港經濟的恢復打下一支強心針,“中央大力支持了我們,而且反應快得不得了。”董建華欣慰地説。

  對於“一國兩制”和中央的權力,董建華指,中央最近在基本法實施20周年研討會所作的解釋已相當清楚,“希望大家千萬不要懷疑中央去做什麼,它也是按照基本法做事。我們的問題是香港人對基本法不夠了解,要更進一步了解。”

  普選落空“應該去問反對派”

  【大公報訊】記者朱晉科報道:2014年政改爭議期間,董建華曾兩度召開記者會,支持全國人大常委會就政改的決定,以及呼籲“佔中”人士結束違法佔領。時過境遷,董建華再談政制發展,他寄語香港的年輕人,民主永遠都是商量和妥協的過程,不要過於相信外國的制度,“要信自己,信我們自己的方向。”

  迴歸後比殖民地時期更民主

  迴歸後香港民主循序漸進,但2015年距離落實普選特首隻是“一步之遙”的時候,無奈反對派否決方案,令普選落空。談到此事,一向沉穩的董建華稍顯激動。他表明,人大8.31決定是按照憲法作出來的,香港應該依法執行,“我們應該去問那些反對派的人,為什麼要推翻(政改)這件事呢?我們可以有(普選)機會。那時候如果立法會通過了,那麼今年的(特首)選舉就不是這樣子了。是你(反對派)不做,自己推翻了,所以道理在我們這邊,是不是?做事最重要是講道理,講法律,凡事都應該為老百姓,為人民去做,而不是為自己。”

  董建華強調,香港迴歸後比殖民地時期更民主,將來會怎樣,要視乎大家如何去做,“我(政改)那時都出來講,拜託你們,行了一步先啦,將來會有第二步、第三步嘛,你們一步都不接受,那怎麼辦呢?民主永遠都是商量、妥協的過程。”

  對於香港至今仍有人不接受人大釋法,董建華指出,釋法在基本法中寫得清清楚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釋法,這亦是香港終審法院接受的,他不覺得釋法有問題,“有這個法律在這裏,你用這個法律,有什麼錯呢?”

  百年建築幾變幻廿載迴歸一樣情

  圖:堅尼地道28號建於1905年,曾是中英聯合聯絡小組的會議場地

  猶記得上次到堅尼地道28號採訪是2014年9月3日,在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決定之後,董建華先生首次在前任行政長官辦公室召開記者會談政改,當時採訪通知列明“温馨提示”:由於前任行政長官辦公室為一級歷史建築物,基於建築物承重力有限,故需限制傳媒機構出席人數。儘管如此,當日會客室內仍擠滿了近百名中外記者。

  每次到這座歷史建築總有所感觸,這棟建於1905年的建築物見證了香港百年滄桑。這裏曾經是私人住宅、學校,香港淪陷時更曾被日軍佔領。在香港臨近迴歸的風雲歲月中,中英聯合聯絡小組的會議場地亦正是堅尼地道28號。

  迴歸前後的風雲際會,董先生是走在最前的親歷者和見證者。一如2014年當日,他與我們侃侃而談,講述他“香港好、國家好;國家好,香港更好”的初心以及“團結香港”的願景。

  步出會客室,前任行政長官辦公室內正在裝修,迎接將於七月一日之後卸任的行政長官梁振英。七月一日,迴歸以來首位女特首林鄭月娥將正式上任。二十年,人事幾番新,無論在堅尼地道28號,還是添馬艦,不變的是對“一國兩制”的堅守與承擔。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