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泛政治化”的本質是“去中國化”

        文 | 楊莉珊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全面總結20年迴歸經驗,指出20年來香港本可以發展得更快更好,但因受到泛政治化的影響,沒有實現這種最理想的狀況。其實,泛政治化的本質就是“去中國化”,就是“港獨”。廣大港人必須向泛政治化和“港獨”説不,凝聚社會共識,迴歸理性抓住機遇,集中精力謀發展促和諧,確保“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

  泛政治化成發展瓶頸

  張曉明從歷史的縱深總結香港迴歸20年歷程,歷數特區成就,以理論的高度,全面分析了香港“一國兩制”的20年實踐。談及對迴歸20年的遺憾,張曉明認為香港本來可發展更快,“但由於有一些人為的原因,沒有實現這種最理想的狀況,特別是泛政治化的傾向比較明顯”。他指出泛政治化反映在行政立法關係、街頭運動上,不僅導致基本法第23條立法一再拖延,也令特區政府很難把主要精力投放在解決經濟民生問題上。他期望香港社會迴歸理性、開放、包容的傳統,抓住機遇、減少內耗。

  近幾年來,泛政治化已成為香港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嚴重瓶頸,許多利港利民的經濟民生措施,如港珠澳大橋、新界東北發展規劃、高鐵香港段、西九故宮館、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等項目,都因反對派用泛政治化的方式阻遏而延誤。這對香港的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對解決香港的一系列深層次矛盾和問題,都形成嚴重的束縛和阻遏。

  值得警惕的是,反對派不僅將大事小事都泛政治化,而且他們泛政治化的槓桿效應較大,往往由少數人出來搞事,就能把許多有利社會長遠發展的經濟、民生問題搞得一塌糊塗。

  當然,這少數人背後還有更深層次的政治聯繫,例如香港的“本土自決派”撒豆成兵,變出許多移步換形的組織,如土地正義聯盟、熱血公民、本民前、香港眾志、調理農務蘭花系、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菜園村生態社區營造工作室、香港本地農業發展關注組、反對香港被規劃行動組等。它們以不同名義粉墨登場,有組織地分頭行動,挑起事端,不斷化整為零、化零為整,四處煽風點火,是反高鐵、反港珠澳大橋、反新界東北發展規劃、反自由行以及橫洲事件風波背後的黑手。

  其中,土地正義聯盟是一系列泛政治化風波的幕後主腦,該組織的朱凱廸是挑起橫洲事件的始作俑者,反對派則隨朱凱廸的發難一哄而起,橫洲發展計劃被嚴重泛政治化,反對派的真正用意是利用事件去打擊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朱凱廸不斷指控政府,反而自暴其醜,自此朱凱廸的政棍面目表露無遺。

  “本土自決”實質是“港獨”

  最近朱凱廸、羅冠聰及陳志全三名“本土自決派”赴台出席“台獨”組織“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成立活動,朱凱廸對“連線”提出三個期望,包括讓香港從政人士學習台灣“議會民主”、作為台港政界平台提出共同關注議題,以及進一步連結亞洲地區的民主運動參與者及議會成員,抵制威權政治云云。朱凱廸等“本土自決派”力圖使“兩獨”合流組織化、具體化,為新一輪“港獨”撐腰壯膽、積聚力量,充分暴露“本土自決派”就是“港獨”。

  最近,“本土自決派”又抹黑“一地兩檢”,阻止香港同內地1.9萬公里的高速鐵路網相連;攻擊粵港澳大灣區計劃,企圖煽動港人對大灣區規劃的抗拒情緒,充分暴露反對派抗拒融合的頑固心態。反對派阻止香港從國家發展戰略中得到更多機遇,其底牌就是“港獨”。香港出現疏遠內地、妖魔化兩地經濟融合的情況,“去中國化”成為香港發展瓶頸,絕非港人之福。

  反對派策動的泛政治化,其本質是“去中國化”,其最終目的就是企圖把香港從國家中分裂出去的“港獨”。早在2002年下半年,香港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諮詢時期,香港反對派、美英反華勢力、“台獨”勢力等,藉機發起一股反23條立法、高度泛政治化的“去中國化”惡浪。2014年長達79日的非法“佔中”期間,搞手在金鐘大台上打出“命運自主”口號,妄圖排除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將香港當作一個政治實體,可見其“港獨”本質。

  香港競爭力弱化最大的癥結,在於泛政治化嚴重阻礙經濟發展。香港近年陷入政治內耗,未能集中精力搞好經濟,競爭力下滑是不爭的事實。香港只有排除泛政治化的干擾,才能聚焦經濟民生,重拾競爭優勢。香港歷盡政客的操弄,社會一定要向泛政治化和“港獨”説不,一定要向政治劫持經濟的怪現象説不。

  香港要跨越政治化陷阱,要靠自己激濁揚清,弘揚正氣。泛政治化只是少數“本土自決派”和“港獨”政客掀起的逆流,經不起香港社會求穩定、謀發展、促和諧的主流共識的反擊。向泛政治化和“港獨”説不,也考驗着特區政府和愛國愛港陣營的意志、決心和力量。

  九龍東區各界聯會常務副會長、北京市政協常委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