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報社評:“上樓”要等四年半 政府收地仍艱難

  房屋委員會昨日公佈最新的公屋輪候時間,由去年底的四年七個月減至四年六個月,即縮短了一個月的時間。

  縮減一個月當然只是一個很小的減幅,但對公屋輪候冊上二十七萬五千多户申請者來説,“快得一時系一時”,能夠早一個月“上樓”已經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

  二〇一二年七月,梁振英上任,當時輪候“上樓”的時間是三年;到今天,昨日公佈最新的輪候時間是四年六個月,比五年前整整多了一年半,創下十七年來的“新高”。而且,據剛退休的公屋聯會主席王坤估計,輪候時間在未來兩三年有可能進一步延長到六年,情況令人憂慮。

  公屋輪候時間越來越長,能不能怪梁振英“言而無信”,要他“找數”?答案只能是“巧婦難為無米炊”,梁振英任內已經花了最大的氣力在房屋問題上,公屋輪候時間“不減反增”,關鍵在土地供應不足,實乃非戰之罪也。

  事實是,造成公屋輪候時間越來越長,有兩方面的具體原因,一是土地供應不足,二是申請人數增加。同是以梁振英二〇一二年上任開始計算,五年來,公屋輪候冊上的人數增加了百分之四十四,這裏面,有越來越付不起私樓租金的基層家庭、新移民和“劏房户”,更有一畢業便登記“攞樓”的年輕人和大學生,“僧多粥少”之下,就算供應量不減,也是應付不了的。

  公屋問題不解決,“上樓”時間越來越長,是社會上形成怨氣和戾氣的根源之一,所謂“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盡開顏”,只要住屋問題解決了,其他生活問題以至青年向上流的問題都好解決,反之則只能“事倍功半”。梁振英五年來為房屋、公屋問題未能安寢,七月一日上任的林鄭月娥又何獨不然?

  為了解決有關問題,政府在二〇一四年底公佈的《長遠房屋策略》中提出了由二〇一七至二〇二七年的建屋目標,未來十年的房屋總供應量為四十六萬個單位,其中,公營單位佔二十八萬個,當中出租公屋為二十萬個。

  光看此數據,每年二萬個公屋單位的供應量無疑是可喜可賀的,然而,運房局局長張炳良去年底承認,建屋目標是明確的,但所需的土地並不在政府手上,也就是説,每年二萬個公屋單位供應只是一個“目標數據”而已。

  而房委會今年一月初開會時亦透露,本年度公屋的興建目標是一萬九千個單位,但預計最終無法達到,只能建成一萬三千三百個單位而已,原因也是缺地。

  眼前,興建大型公屋的橫洲計劃已正式提上日程,包括刊憲及張貼通告收地,但立法會反對派議員已經“磨拳擦掌”,當地一些村民亦表示堅決不拆不遷。如此公屋輪候時間越來越長又怪得了誰?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