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消失的檔案》歪曲歷史 受訪者控訴導演斷章取義

  圖:嶺南大學放映會邀請的嘉賓羅永生(右),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教授,不時撰文探討“本土”、“自決”、“港獨”。旁為羅恩惠

  大公網4月24日訊 前無線《星期日檔案》首席編輯羅恩惠,稱要填補“六七”歷史空白採訪當年的“六七”青年囚徒(簡稱YP)攝製《消失的檔案》。但一班現已是白髮老人的“六七”囚徒,看完《消失的檔案》怒斥紀錄片歪曲歷史,憤責羅恩惠利用剪接技巧,將他們的訪問片段斷章取義,由原以為紀錄YP的故事變成反共反華、政治煽動、製造分裂的影片。

  “六七見證”創辦人石中英指第一場放映會更在他們不知情下於台灣播放變成“唱衰香港”的政治活動,他及創辦人林佔士指責羅恩惠“搲”了捐款後卻違反捐款協議,本報昨日于灣仔播放會詢問羅恩惠為何沒有依協議于片尾鳴謝“六七見證”,她否認與“六七見證”有協議,又不回應“消片”受訪者的不滿,及六七史學者余汝信指她錯誤解讀《吳荻舟筆記》的意見。

  “六七見證”及“六七動力”兩大“六七”經歷者組織不滿《消失的檔案》。“消片”源起石中英旗下“火石文化工作坊”與資深傳媒人屈穎妍合作出版著作《火樹飛花》,羅恩惠稱受書中的六七囚徒經歷感動,2012年約8月羅透過屈穎妍介紹接洽石中英,表示欲拍攝《火樹飛花》影像版,希望石中英提供協助。石憶述當時羅恩惠親口承諾紀錄片不會“出軌”,不會讓受訪者受二次傷害,石又指羅恩惠曾向他稱資金不足,希望獲得資助。石與“六七”YP組織“六七動力研究社”商議後婉拒,但願意介紹成員接受羅訪問。不足數月,羅恩惠似乎解決拍攝經費問題,2012年底她帶同攝製隊採訪“六七”囚徒。

  程翔介入幫羅恩惠張羅捐款

  石中英憶述羅恩惠展開拍攝工作數月後,翌年2013年5月,程翔(圓圖)邀約他表示羅恩惠拍攝資金不足,遊説石捐款。石説:“程翔話羅恩惠好有心做呢套六七紀錄片,只需四十至五十萬元製作費”。石與“六七見證”經商議下捐出十萬元給羅恩惠續拍,石中英説他得悉程翔同時間向葉國華遊説獲得十五萬捐款,換言之,羅恩惠從“六七見證”及葉國華的保華基金會,至此已獲得二十五萬元製作費。羅恩惠曾向傳媒透露獲得一個教育基金捐款十萬,《消失的檔案》攝製初期已籌得至少三十五萬製作費。

  不過,捐款者之一“六七見證”批評羅恩惠不守信。根據“六七見證”董事兼秘書高女士(Melinda)提供的電郵紀錄,2013年8月12日羅恩惠電郵致“六七見證”表示感謝支持,會寄回捐款收條及於片末鳴謝。2014年11月26日羅電郵高女士指會選擇鳴謝“六七見證”及“火石文化”。2014年11月24日高用電郵向羅追問《消失的檔案》的拍攝進度,羅恩惠開始漸漸“消失”。“2015年1月21日我用電郵再追Connie(羅恩惠),佢完全無覆我哋拍攝進度,記得2015年一次公開場合,Connie同我閒聊時話將條片嘅大綱攞去台灣,要參加一場人道立場紀錄片影展。”

  在台首映與“佔中”掛鈎

  然而“六七見證”等人萬料不到動用他們捐款拍攝《消失的檔案》的第一場足版放映會,竟然不是香港,而是台灣,“六七”紀錄片頓變成“唱衰香港”的政治工具。2016年8月13日《消失的檔案》首映場在台灣空總創新基地聯合餐廳播放,由龍應台基金會舉辦,出席者多前國民黨高官,包括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海基會前秘書長焦仁和。根據上載片段,羅恩惠在分享會將“六七”事件聯繫香港的“佔中”,她稱現今香港年輕人準備去死,香港政治沒出路;羅又稱“六七”材料找不到,香港“左派”會把材料顛倒,將整個“六七”事件變成愛國運動。

  “六七動力”社長陳仕源説羅恩惠拍攝期間與“六七動力”成員保持聯繫,不時“有心”地送上電話資訊祝福,噓寒問暖,但在台灣放映會前一個月,她突然“消失”,沒有回覆他的電話,又不看他傳送的電話資訊。石中英亦震驚説原以為羅恩惠會“真誠”填補“六七”歷史空白,社會便能大和解,不再分裂,但現今影片出來的效果是製造分裂。“六七見證”董事高女士更不滿羅恩惠沒有遵守捐款的條款,《消失的檔案》片末沒守承諾鳴謝“六七見證”,高女士要求她給予的拷貝要待明年才獲得DVD版,高表示會待董事會開會後決定是否追究。

  分享會嘉賓多數“佔中”者

  羅恩惠在多場大學舉辦的放映會特設分享會,請來的研討嘉賓有違法“佔中”人士,包括程翔、梁文道及吳靄儀等。程翔于《消失的檔案》可謂舉足輕重,羅恩惠籌拍之初,程翔代為出面主動邀約石中英及葉國華資助。羅恩惠於今年三月八日在中大放映會邀請程翔出任嘉賓到場研討。早於“消片”仍未在港播放前,程翔於今年一月二十二日于《明報》撰文“‘六七暴動’,遺害至今”,文中由探討“六七”事件的歷史定位提到《消失的檔案》,已預先為“消片”宣傳。

  嶺南大學放映會邀請的嘉賓羅永生,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教授,羅主要研究“本土”文化,以筆名“安徒”在《明報》、《獨立媒體》、《立場》、《端傳媒》等設有專欄,不時撰文探討“本土”、“自決”、“港獨”。

  觀眾不耐煩 呵欠鼻鼾聲不絕

圖:《消失的檔案》放映會逾五十場,於七間大學的放映會不收費

  《消失的檔案》已在本港七間大學及各地區舉行五十多場放映會,觀眾必須先在網站專頁,以電郵預先登記,方可購票入場。記者嘗試上網登記,但無論三月至五月,每場門票均滿座。本報直擊三場放映會,每場開播不足半小時,已見後座觀眾開始不耐煩,頭部左搖右擺,併發出呵欠聲和鼻鼾聲,但亦有大學生看完“消片”後將“六七”事件與“佔中”相提並論。

  嶺南大學放映場次為文化研究系碩士(MCS)課程的討論會,羅恩惠請來原校文化研究系的羅永生教授做嘉賓分享。現場三百八十名觀眾中,超過七成為學生。討論會中有學生看完電影後表示激動,“我睇到好激動,聯想起‘佔中’,好慶幸我哋有自己思想,唔系畀左派思維影響我哋生事。”羅恩惠聽後強調剪輯好的原片超過三小時,有更多片段尚未播放,令學生情緒更升温。

  不過亦有不同觀點。三十餘歲觀眾潘先生質疑紀錄片的立場,他即場問羅恩惠是立場重要還是真相重要?為何不把完整紀錄片公開播放,而是選擇性的公開119分鐘的刪剪內容。羅輕描淡寫回答一句:“日後再找機會播出”,沒有再詳加解釋。事後潘先生接受本報訪問,他表示與普遍年輕人一樣,對“六七暴動”只有皮毛認知,但由於他的工作涉及處理舊照片,所以對此片好奇。潘先生表示看完“消片”後心情沉重,他認為導演的選材和剪接有個人立場,所以才會嚮導演發問。

  門票收益豐厚

  記者翻查《消失的檔案》網上專頁,“消片”除了大學放映會不設門票收費,社區播放場門票每張70元,網頁更列明入場的觀眾要以現金付款,不設找贖,多出的金額全數撥落羅恩惠的個人公司户口“人文影像工作室有限公司”補貼電影製作費,只有二月中記協內部放映會,設特惠門票40元及20元,門票收益亦特別註明全數撥捐羅恩惠女士。

  《消失的檔案》除了門票收益豐厚,網頁刊登眾籌廣告,揚言籌款目標為15萬,但截至上週五,眾籌款項已超過32萬,但羅恩惠拍攝之初,獲得至少三十五萬捐款作為製作費,播放場地租金成本約六萬九,其中兆基創意書院場的放映場次均沒有分享會,只請了一組三人的兼職帶位,負責職員Amy指:“我們都是半義工幫羅導演,收返車馬費就算。”其餘場地都是合作播放機構職員協助打點,省卻不少開支。截至本週一,本報計算40收費場次淨收入已經超過19萬,加上網上眾籌超過32萬,扣除成本,淨收益逾五十萬元,可見“消片”財源滾滾。

  韋基舜提醒觀眾客觀判斷

圖:韋基舜(持咪者)指羅恩惠處理《消失的檔案》內容有偏差,不全面

  昨日在灣仔舉行的《消失的檔案》眾籌捐款人致謝專場分享會中,在場的前《天天日報》社長韋基舜雖然沒有被邀請上台分享,但在“消片”接受訪問的韋基舜于台下舉咪發言時,直指羅恩惠的“消片”內容有偏差,隱瞞他是前《天天日報》社長的身份,羅解讀英國的機密檔案其實又絕不機密。其他與韋基舜一樣接受羅訪問的“六七動力”成員,向本報指出有關他們承受的“六七”冤獄、強調愛國無悔等等這些被訪內容都被羅刪走,炸彈浪潮的前因欠編入紀錄片交代;受訪者的對白被“別有用心”地剪輯。

  韋基舜指出羅恩惠的所謂英國機密檔案絕不是高度機密,換言之,她蒐集的“六七”歷史並非全面。韋望着羅向觀眾直説:“例如你在英國蒐集到的檔案文件,印有Secret或TopSecret,你仲有啲唔明白的是topsecret,即系話只有英國人先可以睇到,你沒睇過,你唔知道有呢種分別。當時你無問過我,所以我無提醒你。”

  韋亦提到兩位當年處理“六七”事件的主要英籍高官,其中一位是霍德爵士,韋質問羅為何沒有找他們訪問,他説:“呢兩個人是英國政府專門叫他們來香港處理‘六七’事件。根據當時,例如你話嗰啲播音時段播毛語錄,呢段情況系播古典音樂,呢個系霍德先生的傑作。”

  韋又稱羅在電影中隱瞞他的身份,做法有偏差,他續説:“至於呢段時期,本人系《天天日報》社長,亦系《南華晚報》社長,但你只系講我係《南華晚報》社長。我唔系話咁樣唔滿意,但我係覺得有點兒偏差。”他又提醒在座觀眾,作為一個成年人會有自己的主觀思想,是不能改變的,希望大家看過這套電影后,可以作出自己的結論。

  “我最想做系和解,羅恩惠最唔想做和解!”悔不當初的石中英説當初誤信羅恩惠的“誠懇”,將她帶入“六七”圈子,讓一班因愛國承受冤獄揹負案底五十年的“六七”老人,未曾結疤的傷口再被灑鹽。

  首名接受羅恩惠訪問的“六七動力”成員曾宇雄,當年是香島中學53名放學回家,在街頭被警截停拘捕的師生中的一名,他被判囚一年。曾宇雄劈頭第一句就後悔説對羅恩惠沒有戒心,被她“擺上枱”誣衊,“全條片119分鐘,下半段用約一個鍾講炸彈,以炸彈浪潮做總結,對我哋熱血愛國繫好大誣衊。”

  “象徵大和解”歷史一刻被刪剪

  羅恩惠成功進入“六七動力”圈子,因被訪者信任羅的介紹人屈穎妍。羅以屈穎妍多年好友及阿姨是東江縱隊隊員取信他們,令“六七動力”成員放下戒心,配合羅的攝錄工作,即使在嚴寒冬天受訪,亦義不容辭配合拍攝,“當日氣温得十度,我拖住九十歲阿媽喺荃灣海濱花園海旁做訪問,我阿媽凍到流鼻涕,羅恩惠讚我講真話,好真誠。”受訪的“六七”囚徒高先生説他當日受訪的真誠內容大致是無悔“六七”事件,熱愛祖國熱愛民族等,但被羅全刪走。

  石中英批評“消片”絕非填補歷史。2012年12月他曾帶同羅恩惠與前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細妹曾子美及另一名“六七”囚徒重回庇理羅士母校,這是曾子美及該女校友自“六七”留案底,被踢出校後,四十五年來首次踏足母校。但這“象徵大和解”不再分裂的珍貴歷史一刻,羅恩惠沒有于“消片”交代。

  惟是在《消失的檔案》沒有被消失的受訪者郭慶鎏,他目睹工友蔡南參與遊行,被警開槍射死,故要還擊。但已年逾九旬的郭伯伯,于羅恩惠“精心”剪輯下,死者蔡南變成擲玻璃、擲石頭的暴徒,郭伯伯為工友抱不平頓變得野蠻。“六七”囚徒中日痛罵羅恩惠陰險,只剪輯她想要的片段,從中詆譭他們這班愛國的“老左”,“佢(羅恩惠)‘強姦’郭老伯,郭老伯今年九十幾歲,你叫佢點企出嚟澄清,佢手段好毒辣。”中日激動地説。

  羅恩惠迴避“六七動力”

  “六七見證”友好組織“六七動力”副社長陸德成,曾獲邀出席中文大學放映會,但陸發現“消片”資料有錯,即場向羅發問:“為何沒有詳細交代‘六七’事件中,七月九日的炸彈起因,當中有十名工友已離世,部分在警局內被打至死?”認為需要交代炸彈潮起因是警方虐打市民。羅聽後即時急截停陸的説話,更指有其他資料助證只是未有公開,堅持首枚炸彈在六月,就此截停了陸的説話。

  事後陸德成得知昨日灣仔舉行眾籌捐款人致謝專場及分享會,他希望再次與羅恩惠直接對話,但到觀眾舉手發問時,原本有在場職員將咪高峰遞給陸時,羅在台上看到即時反應地説:“NO!”讓職員將咪高峰轉交給另一提問觀眾。陸德成再次舉手都未獲發問機會,未幾羅説時間關係分享會到此為止,又續説觀眾可留下討論。

  當觀眾一擁離場之際,陸抓緊機會質問羅:“為何要逃避我的問題?”羅木無表情地回應:“現在這個場合不適合回應你的問題,為何你不私下找我呢?”陸説“六七動力”成員一直聯絡她,但羅沒有回覆。當羅發現有記者在場拍攝,她即時怒罵:“你邊間報館呀?今日不設傳媒訪問,你無登記又無邀請我訪問,你點做記者?”

  經過多番追問,羅恩惠只答了否認與捐款者“六七見證”有協議對其他問題不肯回應,在場她的助手及十多名支持者就幫她開路,又不停用手遮擋鏡頭,又用手機 及相機向記者拍攝。眾人護着羅恩惠沿樓梯經後門走到地面,她的助手一度用身體阻擋本報攝影師去路,另有女助手拉扯及拍打本報記者手臂,羅恩惠急急上了座駕離去。

  歷史學者:誇大謬誤

圖:曾向羅恩惠介紹認識吳荻舟女兒吳輝的余汝信,指着吳荻舟筆記説羅恩惠解讀筆記出錯

  羅恩惠多次強調《消失的檔案》用了四年時間做資料蒐集,其中一名羅諮詢過的“六七”史學者《香港1967》作者余汝信,直指羅恩惠解讀歷史有錯。《消失的檔案》指造成“六七”事件兩大幕後核心人物,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梁威林及祁烽搞大“六七”事件,余汝信直指羅恩惠的説法謬誤重重,“呢個講法錯得好緊要,新華社系聽中央指示,無可能自己決策,梁威林及祁烽無咁嘅膽量及權力,佢哋亦好守紀律嘅人,唔會偏離指示,我已多次同羅恩惠講過呢點,唉!完全聽唔入耳。”余汝信説。

  余汝信提供的《吳荻舟筆記》有關七百打斬蔗刀一頁,上、下文都是討論事項,運斬蔗刀非當日會議的決策事項

  余汝信介紹時任《文滙報》社長吳荻舟女兒吳輝給羅恩惠認識,羅因而得到《吳荻舟筆記》,截取筆記的其中一頁,斷章取義放在“消片”指當年鬥委會要運七百打斬蔗刀來港,被吳荻舟知道後通知時任總理周恩來剎停,才不釀成更大的流血事件。余汝信向本報展示《吳荻舟筆記》的印刷本,解釋當時吳荻舟是港澳聯合辦公室“群眾組組長”,他用筆記簡略記下討論要點,余翻開日記中“消片”強調的七百打斬蔗刀的一頁,屬於會議討論的第四點事項“提出700打斬蔗刀問題,我認為這不應搞,還是要搞文鬥,但先摸清情況。”

  余解釋吳荻舟記錄成員提出的建議,以及他的看法,最後向上滙報是平常不過的會議流程,並非《消失的檔案》解讀為700打斬蔗刀已成定案,吳荻舟危急之際通知周總理。余再指出700打斬蔗刀的上、下文,記錄了“送大米問題”、“英國飛機越境問題”、“港警突擊檢查崔、黃二人問題,提出照會”等多項討論點,引證700打斬蔗刀只是一個未經決議的討論,他指責羅不應誇大筆記。余又指羅恩惠在“消片”又引用資料指當時招商局旗下貨船要運槍械供港,幸吳荻舟及時阻止,是另一謬誤。余説當年海盜橫行,貨船一般備有槍械自衞,只是有較激進人士提出利用經港貨船上的槍械加入鬥爭,但絕非中央決定。

  余汝信再指出羅恩惠認為“六七”事件源起是香港的左派領導“一二三事件”到澳門學習後,等候召集,最後港澳工委選擇在膠花廠事件“吹雞”云云的説法是錯。隨着《消失的檔案》三月至五月不斷加開放映場次,“消片”中被刻意歪曲的歷史被有心人利用。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