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爆鬍鬚曾9大選舉偽術 辨析選前選中相悖言行

  曾俊華與反對派關係曖昧,從昔日反對派抨擊對象,今因競選特首而成為反對派力捧對象。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

  大公網3月20日訊(記者連嘉妮、陳庭佳)特首選戰中,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作為候選人中的一個“風頭躉”,不少言行廣受關注,也博得一些坊間叫好。一時間,這個連反對派都曾經批評“hea做”、要他問責下台的人,這個鮮有落區、關鍵時刻鮮有硬淨表現的人、這個最終靠撕裂香港的反對派護航“入閘”的人,竟被打扮成了最能夠包容不同意見、唯一可以團結香港的候選人,唯一的缺點居然只是“口才不太好”。

  但認真辨析曾俊華參選以來的表現,以及對比他以往的言行,發現他只不過是用一系列的選舉偽術,“擦亮”自己的形象,以贏取市民信任、爭取選委支持。這些偽術有一定的欺騙性,但只要冷靜辨析,就不難發現曾俊華的本來面目。

  這些偽術可以歸納為9招,分別是:打倒昨日的自己,忽然有為的“變臉術”;對反對派講一套、對中央講另一套的“騎牆術”;將問題顛倒來説的“反轉術”;處理爭議議題時,如“政治易潔鑊”般的“縮骨術”;甚至再演進一步,完全與今屆特區政府劃清界線的“割席術”;盡攬他人功勞、自行加添政績的“邀功術”;將以往缺失歸咎為小問題的“推搪術”;毫無現實基礎信口講述夢幻願景、無視自己巨大政治缺陷的“厚黑術”;以及費盡心機、憑空營造自我形象的“化粧術”。

  撥開9招選舉偽術的迷霧,看清其真正面目,市民和選委還會認為他就是理想的特首人選嗎?

  【1】變臉術:財爺任內拒減税 參選減税當招牌

  例子︰任財爺9年拒絕商會建議,一參選就研究引入“累進式利得税”

  今屆不同候選人都有着墨的新措施之一,就是檢討税制。曾俊華在過去9年任財政司司長時,一直未肯接納商會的建議,引入分級税制,以減輕中小企負擔。不過,就當他決定參選之後,在公佈政綱之時,就稱會研究引入“累進式利得税”,減輕中小微企税務負擔,“變臉”速度之快已去到表演級。

  不思減企業負擔 更一再醖釀加税

  被踢爆參選前後兩副面口,曾俊華辯稱,自己過往9年未有接納商會建議,現時又認為可以推行,是因為要“審時度勢”,要待適當時機才可推行。不過,另一候選人林鄭月娥早前就指出,曾俊華任財政司司長時年年派幾百億元出街,為中小企減税亦不過減少40億元的收入,質疑為何這樣亦不能幫水深火熱的中小企一把。

  事實上,過往曾俊華就税務問題上,未見為中小企減税而檢討税制,反而不時思考要如何增加税收、擴闊税基,不論是2014年或2016年出席香港專業聯盟的“財政司司長午餐演講”,他都一再提到“九成公司無需繳納利得税”,認為社會長遠要思考是否有改善税制的必要、怎樣增加税收,似乎與他審時度勢故現時減税的説法有出入。

  此外,曾俊華另一個税務建議,即研究引入“負入息税”,亦被揭發其實早於林鄭月娥主持扶貧委員會時已提出有關方案,但被“政府內部”認為不可行,故轉而推出“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想不到曾俊華參選後竟然支持並提出此項建議。

  【2】騎牆術:對反對派講一套 對中央講另一套

  例子︰政改立場一改再改,爭取2020年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變成無信心做到

  對“8·31”框架 立場反覆無常

  對反對派講一套,對中央又講另一套,可謂曾俊華是次選舉中最常見的問題。由宣布參選當日,曾俊華一度聲稱人大“8·31”框架“不是我們的立場,是在內地帶進來的”。其後就在接受訪問時急急澄清,稱“我們現在有‘8·31’基礎,這亦都是人大常委會決定,我們要以這個基礎開始。”

  去到發佈政綱時,曾俊華談及重啟政改方面,只稱“必須以最大的決心和勇氣”重啟政改,卻沒有提到“8·31”。被記者追問時,他才説“8·31”是重啟政改“不能迴避的基礎”,又説“8·31”不容香港任意更改。

  變完又變,到見反對派時他又改口風,稱在作出討論和諮詢時,“不會有前設和條件”,希望將港人共識向中央反映,以讓中央“作出精準判斷”。民主黨亦隨即配合,認為曾俊華已承諾“沒前設下重啟政改”。

  “廿三條”從要立法變無信心

  曾俊華雖然在宣布參選當天稱要在政治上“休養生息”,但到推政綱時,竟又列明要推動香港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當時他説,會爭取在今屆立法會完結前、即2020年完成立法,與重啟政改同步進行,想法之“進取”令不少人譁然,也引起反對派的反對。

  其後曾俊華當然亦有改口,稱“無信心”可於2020年前完成立法,並在與民主黨會面時稱,會做完政改再立廿三條。

  雖然這種一改再改的態度,令建制派中人都認為曾俊華不可靠,香港市民亦對其政改和廿三條的真正立場存疑,但他亦得償所願,換來傳統反對派的支持。

  【3】反轉術:社會撕裂根源 歸咎競選對手

  例子︰將反對派製造的撕裂問題,歸咎為對手的問題

  反對派搞“佔中”、拉倒政改、終日拉布等阻礙政府施政、妨礙社會發展直接撕裂社會,在選特首議題上又要選一個和中央“對抗”的人,在不同議題上都在製造矛盾和撕裂。是次特首選舉中,反對派就決定針對建制陣營中的大熱人選林鄭月娥,並支持所謂的“冷板建制”曾俊華,將他塑造成反對派的代言人。

  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早前指出,不知道反對派是不喜歡梁振英、林鄭月娥或中央,但若大家不以事論事,只顧與中央“打對台”,毫無理性可言,“這不是香港社會撕裂,而是有部分人想撕裂香港。”

  雖然范太已將問題説得明白,但曾俊華日前在選舉論壇上,就攻擊林鄭月娥稱擔心她會為香港社會帶來撕裂,稱其facebook上的“嬲嬲多到上個鼻”,對反對派的刻意對立行為則視若無睹,從不批評。

  為激進分子開脱罪責

  此外,當林鄭月娥指出有網民對其支持者,包括知名影星蕭芳芳作出人身攻擊及言論恐嚇時,曾俊華不但沒有譴責網民的冷血和惡毒言論,反而稱要“尊重”網民意見,又稱他們的留言絕非恐怖,而是他們的“真心話”云云。言論和道理顛倒得令人咋舌。

  就日前有參與旺角暴亂者被定罪及判刑,曾俊華被問回應時竟又企圖淡化犯事者的問題,稱“最重要不是如何處理事件,而是避免事件再次發生”云云。

  【4】縮骨術:土地供應擔重責 面對難題不見影

  例子︰任“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主席,但面對土地問題形同“搭台”

  曾俊華任財政司司長時,不少重要時刻都潛水不見人。早前就有人盤點曾俊華為官時的表現,指曾俊華任內雖統領包括髮展局在內的4個政策局,但無論他任“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主席、橫洲及皇后山土地發展工作小組成員,或是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問題上,都形同“搭台”,重要時刻都“潛水”不見人,反映他缺乏承擔與膽識,難當大任。

  拓地漠不關心 人稱“搭台”財爺

  曾俊華在任跨部門的“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主席時,明明負責協調土地供應,卻有8個月不曾召開會議。當政府四出覓地建屋,而備受攻擊之際,曾俊華則對土地供應漠不關心,只埋首個人形象工程,縮骨舉動被人譏為“搭台”財爺。

  去年9月爆出“橫洲發展事件”,曾俊華作為橫洲及皇后山土地發展工作小組成員,只顧外訪未有開會;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問題上,他雖承認在2010年負責規劃,但面對反對派不斷拉布,卻潛水不回應,直至近兩年反東北發展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引起社會廣泛批評後,他才在網誌呼籲立法會財委會早日通過有關撥款。

  不少人都質疑,當曾俊華下屬、時任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及上司、特首梁振英為“政府土地開發”努力,在反對派攻擊下爭取公眾支持時,曾俊華卻極少參與,質疑他缺乏膽識和堅持,卸得就卸。

  【5】割席術:政改擱淺之責 推卸一乾二淨

  例子︰時任特區“第三把交椅”,卻將政改方案未獲通過的責任撇得一乾二淨

  西方政治世界有個名詞叫Teflon,中文意譯為易潔鑊,顧名思義“唔黐鑊”,即政治人物每當遇上工作或個人缺失時,都彷佛與他無關,污點用水一衝就無影無蹤。論香港政壇最新推出的易潔鑊,恐怕非曾俊華莫屬。

  特區第三號人物 政改彷佛事不關己

  政改方案前年被立法會否決,以致港人今年未能一人一票選特首,反對派的責任固然最大,但領導“政改三人組”的林鄭月娥,也在競選期間勇於承擔責任,並在政綱中提出務實建議,承諾會盡最大努力營造有利重啟政改的氛圍。不過,政改期間任“第三把交椅”的曾俊華,就在政改方面與特區政府割席,彷佛整場政改自己沒有份,更質疑其對手稱:“我知道Carrie點解唔會重啟政改,因為都衰過一次,點解要再衰多次?”

  然而,當時特區政府出動整個團隊推動政改工作,其中曾俊華就在前年4月先後出席花車巡遊,及在中環派傳單。他更以自己最擅長的宣傳方式--“一部電腦、一個keyboard(鍵盤)、一個mon(屏幕)”,連續數星期撰寫網誌力撐政改方案。

  如此將責任撇得一乾二淨,究竟香港人想要的是一隻“易潔鑊”,還是一個有擔當的領袖?

  【6】邀功術:誇大應盡本分 當作炫耀本錢

  例子︰拿財爺應盡之責向選委及市民邀功,甚至不惜“四捨五入”誇大效果

  曾俊華多次稱自己在政府期間在背後靜靜工作,防範危機出現,不會待危機出現才處理及邀功。沒錯,曾俊華任內的而且確未有出來邀功,因為連他自己在參選記者會上,被問到為官34年有何政績時,也坦言“其實講政績系難嘅”。

  不過,當競選期間要爭取支持時,他就“廖化作先鋒”,連自己任內根據香港基本法第一百零七條的本分也拿出來邀功,稱9年多以來政府財政健康外更有盈餘,自言向港人“交代得到”,也“不負中央所託”。

  玩弄數字“四捨五入出神入化”

  曾俊華在競選期間另一琅琅上口的論調,就是政府開支由他2007年剛上任時的2,000億元,增加至現在的5,000億元,增幅達1.5倍,每年都有雙位數百分點增長。不過,在電子傳媒論壇上,林鄭月娥就即席fact check(事實查證),指他所説的2,000億元實是2,300多億元,5,000億元實是4,600多億元,“根本沒有1.5倍,系僅僅百分之九十九”,揶揄他“四捨五入出神入化”。

  翻查2007/2008年度、由曾俊華前任唐英年主理的財政預算案,當年政府開支預算為2,183億元,但最後的實際政府開支總額為2,348億元,曾俊華明顯報大了300多億元。而他離任一刻正值2016/2017年度,修訂後的年度政府開支預算為4,667億元,這方面他報細了300多億元。

  前後“食水”600多億元,以營造政府開支增加倍半的假象,曾俊華的“選舉偽術”果真進步神速。

  【7】推搪術:口窒窒 面黑黑 遮醜不熟政務

  例子:遇上不熟悉範疇,即以“口才唔好”遮醜

  在出席論壇或座談會時,曾俊華多次遇上自己不熟悉的範疇,而他每次回應時都“口窒窒”。例如在電子傳媒論壇上,林鄭月娥質疑他在政綱中提到以負入息税協助低收入家庭,但政府去年已經實施低收入家庭津貼,概念與負入息税接近,“系咪outdate(過時)咗啲呢?”當時曾俊華回應“呢個就係正正……我哋喺過去幾年呢......系政出多門,我哋有好多……好多唔同嘅……嘅嘅嘅……福利措施出嚟。”

  同樣在電子傳媒論壇,林鄭問曾俊華對近年醫管局撥款不足的看法、制訂政綱時有否與年輕醫生見面,並指其政綱沒有回應醫學界的訴求時,曾俊華同樣推搪稱政綱製作非常艱辛、當宣布參選就與團隊密鑼緊鼓準備,20秒後仍未入正題,被林鄭要求直接回應後即發老脾:“如果系你主場咁你咪講曬佢羅!”

  表達力差辯稱不識“語言偽術”

  不過,曾俊華未有以自己口才不佳為監,更把它“善用”為擋箭牌。在資訊科技界論壇上,有選委向曾俊華發問時聲言,現屆政府出現“交波文化”及“語言偽術”,問他如何挽回市民對問責團隊的信心。他稱自己非能言善辯之人,“大家都話我講嘢口窒窒,今日都睇到,我真系唔識點樣用呢啲‘語言偽術’。”

  曾俊華“口窒”的確是事實,最“窒”一次是他在facebook做直播,稱自己到了港島南區落區,其中經過一魚蛋店,買了一些魚蛋、牛丸,“亦都有一個辣嘅……嘅嘅嘅……魚蛋......皮......魚頭皮......魚頭”,説到這裏他也忍不住大笑。

  【8】厚黑術:反對派提名佔八成 竟自封“團結”象徵

  例子:反對派提名佔提名總數近八成,卻稱自己“最有能力”團結社會

  民國年間,學者李宗吾着書《厚黑學》,以嘲諷手法提出臉皮要“厚如城牆”,心要“黑如煤炭”,這樣才能成為“英雄豪傑”。單論臉皮厚這點,曾俊華可算師承此書。

  曾俊華一直以自己是唯一同時獲得反對派與非反對派提名的候選人,稱自己“最有能力”團結社會。不過,他獲得的165個提名中,來自反對派的有127個、佔總數近八成,非反對派僅有38個。

  同時,在38個界別分組中,曾俊華于22個界別分組未有獲任何提名,涵蓋工商、勞工、政界、宗教及漁農。獲得提名的光譜如此狹窄,仍稱自己可團結社會,曾俊華臉皮之厚令人大開眼界。

  當然,除了獲各界支持,高民望也有助團結社會。不過,根據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極少處理敏感議題的曾俊華,在出任財政司司長期間,民望就曾經跌破50分,低見49.1分,當時為2011年7月至12月、他公佈被稱為“史上最廢”的財政預算案不久。而其對手林鄭月娥在出任政務司司長時,曾處理政改、食水含鉛等重大議題,最低評分仍高於50分。

  【9】化粧術:為官按“鍵盤”媚眾 競選玩花樣“呃like”

  例子:在任時做“鍵盤戰士”逢迎大眾心意,競選時諸多花款“呃like”

  曾俊華在出任財政司司長時,就與手下苦心經營個人形象,把自己化粧成一個遠離爭議的大好人,競選時更將政治化粧術發揮得淋漓盡致。

  就任財政司司長後,曾俊華就開始寫網誌,由不定期發表變成每週一篇,通常先寫幾段公眾有興趣的內容,如音樂、電影、戲劇、運動、功夫、美食甚至是外訪見聞,再在最後説回正題。在離任前最後一篇網誌,他更首尾呼應,稱自己在首篇網誌寫道“只要有你們繼續與我同行,又何懼前路新挑戰?”再在最後寫上“願與大家共勉”、“願我城繼續精彩”,為參選埋下伏筆。

  林鄭月娥就曾在論壇上揶揄曾俊華,指“佩服”他工作時仍可上網吸“like”,“我就連上網都沒乜時間。”

  在任罕見落區 競選忽然“親民”

  在去年的財政預算案中,曾俊華趕上潮流大談“本土”,翌日出席電台節目時更稱自己有“本土”情懷是理所當然的事。最後,他成功吸引到反對派老店民主黨,該黨稱該份是“香港人的預算案”,最後更在多年來首次支持預算案。

  曾俊華自參選後,由於沒有官員身份束縛,政治化粧術自然玩得更淋漓盡致,如由其團隊製作影射林鄭月娥競選口號的短片“曾·connect”,而他為官時明明鮮有落區,但在選舉期間頻頻出動。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