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決心突破管治角色 提振經濟重中之重

  林鄭辦公桌上有兩張笑靨如花個人照,原來都是過去接受《大公報》專訪時所攝。大公報記者蔡文豪攝

  文|大公報記者李淇

  林鄭月娥接受《大公報》專訪時透露,參選特首的部分原因,在於對港近年發展遲緩的“不甘心”,強調經濟將是特首未來五年施政的“重中之重”,表明政府必須突破既有管治角色,擔任促成者及推廣者,積極吸引外資。選戰開打以來,有人把她標籤為“不諳財金”,其實她在擔任政務司司長時,已發現香港經濟發展的隱憂,例如提醒跨國大企業在港設置亞太區總部、區域辦公室總數正在減少,惟財金系統官員選擇“眯起眼睛不看,走去搞食物車(美食車)”!

  林鄭透露參選特首部分原因,在於對港近年發展遲緩的“不甘心”。資料圖

  “總的來説,我對香港前途是樂觀。”林鄭月娥在其競選辦接受專訪,向《大公報》記者闡述她的經濟發展思路。她指出,香港有制度優勢、吸引到國際人才,加上各種高品質服務,如醫療、保險產品等,未來應該是非常好的。然而,過去數年,港人聽到的都是保守偏低的經濟增長預測;而刻意被人標籤為“唔識財金”的她,卻早已對一些公開的經濟數字背後隱藏着的隱憂作出提醒。

  外資設亞太區總部量大減

  林鄭月娥引述統計處數據,過去六年,雖然維持有大約8000個海外及內地企業在本港設公司,但看深一層,當中對本港經濟較重要、來港開設亞太區總部(Regional Headquarters)、區域辦事處(Regional Offices)的公司數量正在減少。前者由2015年1401間,減至2016年1379間,一年之間減少22間大企業;後者跌得更厲害,自2013年有2456間,到2015年減至2397間,2016年進一步減至2352間,一年間減少45間……而過去六年間實際增加其實是小型公司,例如一些外國人開設的小店。

  她擔心,這對香港經濟、提升人才等有很大影響,再不注意應變,趨勢繼續下去,“再過五年,可能已轉移到前海,因為他們是在搞總部經濟嘛。”當時林太是政務司司長,她趁着一些週末假期看數據做分析,發現問題後,還將數據轉交給相關官員,豈料結果是“無人跟進分析”。

  “經濟大事不管只搞美食車”

  林太對此頗有意見,直指過去數年負責經濟財金整個系列的官員,“眯起眼睛不看,只會搞什麼食物車(美食車),現在連食物車(美食車)都不行了,昨天還有新聞報道指食物車(美食車)虧很多本。大佬我真是覺得這簡直是荒謬,經濟大事竟然沒有人去管,所以看到這些數字很是傷心。”她補充,“到底有沒有與(外國)商會談談,為何大公司走了?”

  要改變現時局面,林鄭月娥認為政府必須有新角色,“不能夠再不做事,任市場決定誰喜歡來就來,不是弄好一個有法治有監管的環境就可以,外資公司是會離開,所以香港必須要爭取,看看別人周邊正提供什麼優惠。”林太建議,政府應積極促成外資來港,如為17個海內外經貿辦事處訂定工作目標,積極聯繫當地公司在本港的營運狀況,比如幾家意大利公司要離開香港,經貿辦應了解發生什麼事,並提供協助。

  慨歎港已浪費十年時間

  “G to G(政府對政府)亦是有許多事情必須做的。”她説,政府多年來沒有積極爭取與其他地區簽訂避免雙重課税協議、投資及促進保育協議等,“人家來拍門才回應,極少是主動就全世界經濟體分佈制定策略重點,雖然我未必直接做過有關經濟金融工作,但好明顯,話我不懂或不關心卻完全不是事實。”她認為,政府除了做監管者,亦要做促成者及推廣者,令本來不是你的東西變成你的。

  談到前景,林鄭月娥慨歎香港已浪費十年時間,沒有處理經濟發展問題,“所以對特首來説,下個五年經濟是重中之重”,認為香港應憑藉“一國兩制”優勢,在國家支持及配合下去爭取、重找發展契機。

  【相關閲讀】免雙重課税協議是什麼?

  雙重課税是指兩個或以上的税務管轄區對某一納税人在同一時期同一項收入或利潤同時徵税。國際社會一般認同,雙重課税對貨品和服務交流,以及資金、科技和人才流動造成障礙,而且窒礙各經濟體系之間經貿關係發展。

  全面性避免雙重課税協定則有助減低雙重徵税,以及有助投資者更準確地評估其經濟活動所產生的税務負擔,並提供額外誘因,吸引海外投資者在香港投資,協定亦會提高本港公司到海外投資興趣。截至2017年2月,本港與貿易伙伴簽訂的全面性協定共37份,包括近日與巴基斯坦、白俄羅斯簽署的協定。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