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淪陷》今首映 日軍燒殺擄掠苦難歲月重現銀幕

  劉深冀《香港大淪陷》填補香港歷史空白。大公報記者周怡攝

  大公網11月29日訊(記者文軒、周怡)日軍侵略香港的苦難日子,大家了解有多深?全面記錄日寇侵港三年零八個月的紀錄片《香港大淪陷》,今日在港上映。導演劉深接受《大公報》專訪時直言,對香港並無該段歷史的詳細完整記錄感到吃驚,認為時下部分年輕人叫囂“港獨”,正正由於對歷史的缺失和無知。他指出,任何國家或地區的年輕人,都應知道當地的正確歷史,冀該片能填補這一空白,加深港人對國家和民族的認同。

  《香港大淪陷》全長300分鐘,今日上映的精華版則為150分鐘。該片通過詳實分析戰事背景和過程,表現香港浴火重生的不屈精神;又以穿越70年的對比手法,記錄今日各階層港人的生活狀態,再現和平年代香港的繁榮與活力。

  日本《朝日新聞》報道港島發生激戰。受訪者供圖

  香港淪陷史欠缺記錄

  “香港研究這段歷史的人不多,幾乎找不到一本完整的香港淪陷史。”導演劉深曾經拍過多部與香港有關的紀錄片,他説盡管現有史料有限,但在尋找資料和實地拍攝過程中,也彷佛讓他再度經歷了香港遭受日軍燒殺擄掠、極盡欺凌的那份慘痛和絕望,那份壓抑使得劉深需要去看心理醫生。“不要説親身經歷,僅僅是從史料上回顧已讓人很難受。”他説。

  然而,劉深發現當今的香港年輕人幾乎並沒有感受過這一份難受。“香港淪陷的歷史在教科書中要不很少,要不就是零。”他指出,很多國家當把殖民者趕走之後,都要在物質和精神兩方面去殖民化,但香港迴歸後忽略了這方面的工作,“以為國旗一換就萬事大吉”,放任每間學校自己編撰教材,結果“學校的領導是什麼立場,教材就是什麼立場。”

  劉深遇見香港偏激的年輕一代。資料圖片

  促港恢復主流價值觀

  劉深形容這是一種“畸形的教育”,導致現在“佔中”、“港獨”、“反水貨客”的主力都是年輕人,“年輕人還比較幼稚,可塑性比較大,容易受到別人的影響,別人一講就信了,可能形成的時間不長,就幾個月或幾個星期,人云亦云,實際上這種觀點沒什麼根據。”

  “所幸他們不是香港的主流,香港老百姓的主流不是這樣的,老百姓是我電影片裏的這些人。”劉深為了拍攝這部紀錄片,訪問了香港各行各業的精英代表,他向記者播放了訪問片段,其中多名商界人士談到香港迴歸祖國都仍然心懷感動:“因為我們可以自豪,我們可以有回我們的國家。”“我們的血液,流的是大陸的血液,我們的祖國是中國,永遠不可以否認的。”

  “任何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你要知道自己正確的歷史。”劉深指出,年輕人易受“港獨”思潮影響,主要是社會環境造成的,“如果老是沒有一個主流、正確的聲音,他們聽到的就是這些(“港獨”聲音)。”他認為,香港社會必須恢復主流價值觀,增加年輕人對國家和民族的認同,而教育不能用政治口號,通過展示客觀的歷史會更易被接受。他希望這部紀錄了香港血淚史的影片,能夠成為下一代了解正確歷史的開始。

  日寇對香港發對進攻。受訪者供圖

  開場聲音集燴引觀眾共鳴

  舞獅的鑼鼓聲、電車的叮叮聲、粵語長片《鳳閣恩仇未了情》唱段、雪糕車悦耳的旋律……一連串港人耳熟能詳的聲音,正是大型歷史紀錄片《香港大淪陷》的片頭。

  電影講究在片頭先聲奪人,該片卻不走老路,開首逾兩分多鐘內,除了與聲音相對應的字幕之外,大屏幕上一片漆黑,純粹通過聲音喚起觀眾對上世紀下半葉老香港的回憶。緊接其後的卻是一段日軍進攻香港的新聞廣播,瞬間就把觀眾從歌舞昇平的懷舊,拉到了炮火轟鳴的戰爭年代,拉開整部紀錄片的序幕。

  談到這個頗具創意的開場,該片導演劉深笑言,萬事“開頭”難,尤其是紀錄片,一般人會覺得有些沉悶,所以自己一直想着怎麼開好這個頭。或許是由於他曾擔任過音樂製片人的經歷,對聲音較為敏感。劉深認為,“這些凝聚了時代特色、較有象徵意義的聲音更能引起觀眾的共鳴。”

  除此之外,這部紀錄片也十分跳躍,一時是戰時的兵荒馬亂,在老兵的回憶下,講述日軍侵華的血淚史;一時又回到了當下的和平繁華,訪問社會各界的代表人物,談論如今社會的蓬勃發展。劉深自己也打趣地説:“這部紀錄片,其實也是穿越劇。”

  研究一手資料逾十年

  2014年,劉深率《香港大淪陷》團隊來港取景及蒐集資料時,恰遇“佔中”。“對我們拍攝影響不大,但看到一批過於偏激的年輕一代,更覺得讓大家認識正確歷史的重要性。”

  在蒐集與研究資料的十幾年間,劉深除了在香港各大學與圖書館尋找不多的大淪陷歷史材料外,同時還遠赴美國國家檔案館等查詢。

  開拍初期,得到友人的部分資助,但後來基本都是劉深自掏腰包應付拍攝等各項支出。“希望這部紀錄片,能夠呈現真實的歷史,它的現實意義以及珍貴的一手資料,能夠填補人們對那一部分歷史的缺失。”劉深説。

  “香港我們都跑遍了”

  劉深畢業於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系,同時亦是歷史文化學者、作家、音樂製作人。2012年推出首部獨立導演紀錄片作品《25個字》(25 words),獲得第45屆休斯頓國際電影節長片、紀錄片單元銅獎,併入選2014年2月香港紅十字會首屆人道電影之夜唯一開幕影片。

  其他紀錄片作品還包括《戴貝雷帽的比爾》(Scientist in a Beret)、《尋找沙飛》(Fei Sha)等,以及專着《香港大淪陷》、《誰説深圳市是小漁村》及《戈爾荷》等。

  “香港我們都跑遍了。”劉深表示,與以往屬小故事的紀錄片不同,《香港大淪陷》是斷代史,當中許多高齡的老人家,記憶力也許有偏差,因此對這類資料和數據需要更嚴謹和負責的態度,必須反覆研究核實,例如飛機、槍支的型號,以及內容是否符合客觀事實。“畢竟我們是內地人,對香港的認識有限,所以這個過程特別難。”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