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梁游“獨”路揭祕 教育嚴重失敗須反思

梁頌恆(右)及游蕙禎(左)

  大公網11月28日訊(記者施文達、李文威、王可欣;圖片:大公網調查組)梁頌恆及游蕙禎成為本港歷史上最“短命”的立法會候任議員,大公網記者日前走訪梁、游曾經就讀的中學和大學,接觸他們的同學、家人及街坊發現,兩名被譏為“小學雞”的政治新丁原來家庭教育缺失,學校教育不良,走入社會又交上了“港獨”壞朋友。這一對青年男女的自毀之路暴露了香港教育的危機,和社會泛政治化的惡果。

  游父母縱容 梁單親寵溺

  游蕙禎、梁頌恆由“佔中”開始,屢次糾眾衝擊法制,有接觸他們的老差骨形容梁、游這對“政壇龍鳳胎”冒起時尚可有商有量,惟當游蕙禎走上“港獨”路則變得很“惡”,“勸佢哋(梁、游)唔好去得咁盡,對佢哋無好處,完全唔聽你講,真系可惜。”該老差骨更指近月聯絡游,變得又“獨”又惡,完全無覆call,拒絕溝通。

  游父(右一)返回旺角的自置物業。其父現已退休,退休前月入近五萬。

  游蕙禎父親退休前是水務署高級技術人員,每月薪金四萬多元;母親退休前為助理文書主任,月薪二萬多元,夫婦薪金合共近七萬。已年屆近七旬的游父母現退休享公務員退休長俸及醫療福利,加上自置旺角物業多年,游蕙禎如其他生於中產家庭的九十後,沒有養家的包袱,父母對她又毫無管束,終令游欠缺承擔,做事只有“勇字”當頭,罔顧後果。

  游蕙禎中學時一臉稚氣,在校內非常低調,與今日的“港獨”勇武形象判若兩人

  游蕙禎受訪問談及家境,都顯示十分自我,不顧及家人。游不諱言加入“青政”沒有知會父母,“擺街站而已,為何要通知父母?”2015年年中,遊辭去會計師公會的一份文職工作,轉職出任青年新政社區主任為區選鋪路,游的父母都全不知情。到今年九月游參選立法會,游也只是偶然向父母提了一句,沒有具體交代。

  大公網接觸游家的鄰里街坊,大多指斥她幼稚:“任性,我唔識政治,聽佢講嘢都知佢未夠班,做議員人工成十萬蚊,而家經濟咁差,點揾到呀?咁都唔識得珍惜。”鳥倦知還,街坊指游蕙禎近日多了回家,游父母稱“忙碌”不接受大公網訪問,惟當問及游要償還五百萬訟費時,白髮蒼蒼的游母雙眉緊蹙,顯得擔憂。

  梁頌恆中學時活躍于學會活動,但功利至上的價值觀已經暴露

  梁頌恆畢業後職場順利,年紀細他四年的弟弟已大學畢業,梁母則閒時練瑜伽養生。梁頌恆曾向傳媒稱家境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遂能有空間向政壇全力衝,又聲稱為家人有保障,搞“青政”後買下三百萬保額保險。梁頌恆看似無後顧之憂,卻非事實。

   梁頌恆母親自住的海怡半島物業一再加按

  梁頌恆一家曾居住在北角半山雲景道富麗園,惟梁父離世後遺下妻子曹惜嫺及當時只有九歲的梁頌恆和其五歲的弟弟,梁母于1998年根據遺囑認證及遺產管理條例,委任其親妹曹適容一同擔任遺產代理人。曹氏姊妹于1996年出售雲景道單位,獲利270萬元,梁母再以400多萬元購入海怡半島單位自住至今。惟此舉引起梁父親姊妹梁潔卿不滿,2010年訴諸法庭,質疑曹適容擔任遺產代理人資格及梁母賣樓收益沒有轉給梁頌恆兩兄弟,2014年梁母勝訴。

  大公網查冊發現梁家居住的海怡半島單位2006年向中國銀行做了按揭,2014年11月底,亦即梁頌恆發起搞“青政”前一個多月,梁母再將海怡向環球信貸做二按,貸款額一百萬以下。

  “青政”甘為 “本民前”傀儡

  林浩基(右)自稱是游蕙禎忠實支持者,于游蕙禎往台灣參加講座時,林浩基亦陪伴在側。網上圖片

  大公網記者翻查梁頌恆及游蕙禎立法會議員助理名單,發現都是“港獨”分子,包括黃台仰、李東昇等“本民前”創辦人,名單卻無“青政”核心成員,反映青年新政已徹底遭本土民主前線佔領。“青政”成立最初定位,不能境外勾結,惟“青政”與“本民前”愈走愈近,愈來愈激進,加上樑頌恆的議助黃台仰,十月中公然赴台與親日“台獨”組織勾結,又安排梁、游投入“台獨”懷抱,“青政”顧問林浩基,更是前“台港人學生聯會”北區總召集人,“青政”屢投向“台獨”懷抱。

  日前,游蕙禎擬向蔡英文發函,要求台灣關注“香港主權問題”,信件雖未有寄出,游蕙禎卻淪為“台獨”民進黨“抽水”工具。

梁天琦(中),後為梁頌恆。資料圖

  新東補選為梁天琦站台

  青年新政成立初期,主打“本土”路線,不提“港獨”。2015年5月“青政”藉“肖友懷案”舉辦“保法治反人蛇大遊行”,“本民前”當時亦有參與,令兩派合作埋下伏筆。梁天琦參與新東補選,“青政”為梁天琦站台,補選後“青政”成員亦到“本民前”Channel-i網台擔任嘉賓,“青政”與“本民前”關係愈益密切,立場亦愈走愈激進。

  以及選舉前策略性退出“本民前”,選舉後再返回“本民前”的李東昇。梁、游已淪為“本民前”B隊,“本民前”創辦人黃台仰曾豪語:“梁頌恆嘅助理系我哋安排,佢嘅決定要同我哋商議。”

  黃台仰是宣誓風波始作俑者

  “本民前”一直緊繫“台獨”勢力,黃台仰與親日“台獨”政黨基進黨關係密切,基進黨主席陳奕齊承認主要透過黃台仰與梁、游聯繫,黃台仰亦是宣誓風波始作俑者。黃曾承認建議梁頌恆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旗幟,早於今年五月於一些“台獨”組織的Facebook展示過,而其他分裂主權產品,包括印上“Hong Kong is not China”日式風格設計的記事簿,則早於去年底,在親日“台獨”組織的網上,公開發售,“支那”一字,更是親日“台獨”組織反共辱華的常用語。梁、游趁着宣誓機會,將這股標誌分裂意識的產品,及“支那”辱華用語,由台灣帶入香港立法會。

  網民恥笑游 惟林浩基盲撐

  梁、游在宣誓鬧劇後,10月22日經黃台仰安排到台灣出席台灣大學研究生協會舉辦的講座,梁、游在赴講座後,再由民進黨台北市黨部前執行長朱政麒載往圓山飯店,與“台獨”人士于閔如等人飯局,與“台獨”勢力祕密聚會。

  梁、遊台灣播“獨”之行,隨行的除了黃台仰,還有游蕙禎的忠實粉絲、現“青政”軍師林浩基。林浩基在台灣中國文化大學讀博士課程,卻積極在網上散播“港獨”言論,包括留言煽動火燒香港警察。林浩基自稱是游蕙禎擁躉,游選舉期間,回港支持並“跟出跟入”。11月22日,台灣媒體傳出游蕙禎擬致函蔡英文,要求台灣關注“香港主權問題”,惹來網上一片恥笑聲,但林浩基則在網上留言力撐:“我感到最慶幸之事系今次系游蕙禎嘅主意,佢已經比絕大多數香港人都成熟。”據説游考慮發信時曾與林商討。

  不過,游蕙禎“彈弓手”未有致函蔡英文,當晚承認媒體轉載的信件屬草擬版本,但信件內容已被否決,並為事件造成誤會致歉。雖然信件未有寄出,民進黨卻趁機“抽水”指:“對於香港人民積極推動香港民主自由的理念,民進黨予以肯定和支持。”

  曾表示只要梁、游提出要求,會全力協助的台灣“獨父”台聯主席劉一德,支持游蕙禎致函蔡英文,認為台灣政府應幫助“港獨”。

  參與“佔中”走不歸路

  2014年非法“佔中”爆發是梁頌恆人生轉捩點。“佔中”爆發時他已在職場工作五年,包括畢業之初任職中資的中郵電貿、網上團購公司“拉手網”,到成立“青政”前任職DGS Group,負責電腦、電視等電子市場營銷策略的商貿經理,梁頌恆于職場發展順利,他曾在履歷表自我介紹于“拉手網”任職市場總監。

  “佔中”爆發時梁稱在尖沙咀、金鐘、旺角、銅鑼灣“佔領區”輪住去。忽然“投入”社運的梁頌恆,去年一月集結一班年紀相若、大專畢業、有專業背景的所謂“傘兵”創立青年新政,梁亦離開職場,全身從政。梁頌恆去年參選區議會,被指于城大當學生會會長時與一些中聯辦官員頗熟,遭質疑是“鬼”。本報訪問當年交棒給梁頌恆接莊的前城大學生會會長李駿峰,李説任學生會會長,聯繫中聯辦官員搞兩地交流活動是很平常。李評價梁頌恆任會長表現不過不失,是一名“普通學生仔”。這名普通學生仔區選落敗,直至今年九月接替梁天琦參選立法會成功當選。

  至於游蕙禎2012年往中大參與“反國教”罷課,當時游認為難得有一群學生領袖走出來,並認為這是社運種子開始萌芽。2014年爆發“佔中”,于香港會計師公會任文職的游,每日放工由辦公室往金鐘參與“佔中”,又徹夜留守旺角“佔領區”。“佔中”完結,她的政途卻開始,15年1月初游受到嶺大前學長號召,加入“油尖旺區議會重奪行動”小組,一月底,游與重奪小組成員加入梁頌恆創辦的青年新政。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