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賊10秒閃劫2000萬金條 “零保安”被劫或難獲償

仍有大批金條留在客貨車內 大公報記者 周慶邦攝

  大公網11月23日訊 (記者 周慶邦 黃俊華 )粉嶺發生逾二千萬元金條“快閃”巨劫案。一名運金司機昨單人匹馬將共值七千萬元金條,駕客貨車運往安樂工業村一熔金工場,當他以手推車推其中81塊金條進入大廈之際,一輛私家車駛至,跳出三名戴飛虎頭套匪徒,極速向他噴胡椒噴霧及搶走手推車,再直奔橫巷跳上接應的七人車逃去無蹤,被劫走的金條總值2268萬元。保險界指出,運金過程近乎“不設防”,很大機會不獲賠償。

  光天化日下,賊幫共五人僅用十多秒,“快閃”劫走總值2268萬元金條,犯案手法非常熟練,而在劫案中遭賊匪以胡椒噴霧施襲的司機姓王(33歲),雙眼不適,經送院治理後無大礙,據了解,王受僱約三個月,主要負責駕車運送金條。

  三刀匪噴椒霧掠三袋金

  昨晨九時許,王在沙頭角接載由內地運抵的九袋金條,駕車駛到粉嶺安全街28號對開,落車將其中三袋金條搬落手推車,擬推往附近30號賀利氏科技中心內一間熔金工場,其間,一輛載有四名大漢的金色私家車駛至,當中三人以飛虎頭套矇頭落車,其中兩人手持利刀,另一人持胡椒噴霧,向司機噴眼。

  司機雙眼被噴中,匪徒即搶走其載金的手推車,經橫巷逃走。一名巿民目擊過程,曾上前協助追截,詎料被其中一匪轉身持刀相向,只好停步,目送劫匪將金條連同手推車搬上一輛接應的白色七人車,再由第五名同黨開車絕塵逃去,整個犯案過程僅十多秒。

  大批警員接報到場,在附近一帶兜截,雙眼不適的司機則由救護車送院治理。遇劫客貨車上仍留下六袋金條,金條的女物主稍後到場協助調查。

  七千萬元金條擬做首飾

  她向警員透露,客貨車接載九袋共258塊總值七千萬元的金條,正運往上址一間熔金工場,擬製造首飾。經點算後,證實被劫去81塊金條,總值約2268萬元。

  警方其後翻看“天眼”片段後,發現匪徒在家樂門街棄下手推車,其後在附近一貨倉外尋回該架被清潔工人推走的手推車。警方初步懷疑兩輛賊車均套上假車牌。

  新界北總區重案組李桂華警司表示,被劫走的金條純度“999”,每條重一公斤,約值30萬元,金條上印有“火號”、“出產地”等。他形容匪徒犯案手法純熟及有組織,正全力追緝。

  安全街並不安全

  粉嶺安全街發生近年罕見的金條巨劫案,一批值七千萬元的金條,被五名有組織及線報“非常準確”的匪徒,劫走當中81塊約值2268萬元的金條。據消息稱,該批金條烙印有999足金字樣,從中英街流入本港,擬運往粉嶺安全街一貴金屬公司處理。發生巨劫案後,不少記者聞訊往現場採訪,卻仍見到有人用手推車,用膠箱載運銀塊往該工廈處理,有街坊戲稱安全街發生劫案,暫時不“安全”。

  現場消息稱,負責運載七千萬元金條的客貨車登記地址在沙頭角,由一名黃姓男子擁有,並非押運公司或金融集團擁有。另外,當時客貨車司機用手推車,欲將當中值2268萬元金條推往安全街一座工業大廈處理,該工廈名為賀利氏科技中心。根據網上資料,賀利氏有限公司是賀利氏集團的成員,公司從事貴金屬業務。賀利氏有限公司于1974年在香港成立,主要業務包括貴金屬(純金屬或產品)的精煉、貿易、生產和市場營銷。公司並自設廠房于粉嶺賀利氏科技中心,配合完善的設備以營運煉油和貴金屬加工。

  記者曾致電該公司位於安全街的廠房和位於紅磡的辦公室,但接電話的職員表示公司不接受訪問即掛線。

  “零保安”下被劫難獲保險賠償

  價值七萬元的金條,只由一名司機以客貨車運送;有保險業人士指出,如該批金條已作投保,但在運送過程卻近乎“不設防”下失竊或被劫,很大機會不獲保險公司賠償,因保險公司在受保前,要對運送的貴重貨品作嚴格的評估,達到保險公司的要求才會受保,如違反合約中的條文,將不獲賠償。

  國際專業保險諮詢協會會長羅少雄指出,保險公司一向願意接受押運金銀珠寶等貴价物品作投保,但在訂立保險合約前,保險公司會先了解押運路線以及所用的車輛,是否符合保安要求,另外,押運的人必須有保安知識及有足夠人數,經過連串風險評估後,最終計算投保金額及訂立合約,而投保人亦須承擔部分墊底費,藉此令投保人在押送過程加強警惕,同時會要求投保人用專業的押運公司押送。

  羅少雄舉例稱,如只得一名司機駕駛客貨車押運大批金條,過程儼如不設防,保安措施明顯不足,當發生失竊或遇上打劫,雖然該批金條雖或已投保,惟保險公司會以違反保險合約內容為由,拒絕作出賠償。

  另外,一名首飾業界人士表示,要運送鉅額的金條,必須聘用正式押運公司,單靠員工及普通車輛運金,除有被打劫的可能,員工亦可能監守自盜,員工一旦遇劫,隨時受生命威脅;加上金條缺乏防盜特徵,被熔化後警方難以追查。

責任編輯:曹家寧 DN004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