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曉明:釋法與司法獨立不矛盾 是唯一適當選擇

\

張曉明指出,基本法在香港法律體系中具有最高法律地位

  大公網11月13日訊(記者 朱晉科)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昨日明確指出,部分候任立法會議員在宣誓時宣揚“港獨”,嚴重衝擊“一國兩制”底線,超出香港特區自治範圍內事務的範疇,全國人大常委會及時主動釋法是唯一適當的選擇,也是依法辦事,天經地義,否則就是有法不依、縱容叛國,後患無窮。對於香港有人擔心釋法會影響司法獨立,張曉明指出,人大釋法只是解釋法律,並不取代特區法院審判。他又指出,人大釋法與香港法院依法行使獨立審判權是並行不悖的關係,與司法獨立並不矛盾;而香港司法獨立是中央授予的高度自治權的一部分,不能凌駕于中央依法享有的權力之上。

  培僑中學昨日在灣仔會展舉行七十周年校慶晚宴,張曉明致辭時主動談及宣誓風波,這是他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作出解釋後,首次就釋法問題作公開講話,就香港社會部分人對釋法的疑慮逐一做出回應。

  關係國家主權超出港事務

  張曉明指出,釋法的直接原因是立法會部分候任議員在莊嚴的宣誓儀式上公然宣揚“港獨”,甚至粗言侮辱國家和民族,“除非他們把所有人都當作白痴,否則,他們違反宣誓程序、褻瀆誓詞內容的行徑是抵賴不了的。”他批評有關人士的所作所為,不但嚴重傷害了全中國人民和全球華人的感情,而且嚴重衝擊“一國兩制”底線,違反國家憲法、香港基本法和有關法律,其性質是意圖分裂國家,這已關係到國家統一、領土完整和主權安全,超出香港特區自治範圍內事務的範疇。

  張曉明強調,全國人大常委會及時主動釋法,是確有需要、依法辦事、天經地義,否則就是有法不依、縱容叛國,後患無窮。正如習近平主席在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大會上講話中所明確宣示:“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張曉明表示,習主席的這句話連用6個“任何”一詞,擲地有聲,是對“台獨”、“港獨”等任何圖謀分裂國家的勢力發出的最嚴正警告,是體現13億中國人民堅決捍衞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的共同意志的最強音。

  對於香港社會一些人擔心人大釋法對法官不夠尊重,會影響到司法獨立。張曉明強調,對這個問題的認識要“正本清源”,“跳出一些慣性思維或話語陷阱”。他首先從法理上指出,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在它認為有需要的任何時候解釋基本法有關條文,這一點在1999年終審法院關於“劉港榕案”的判詞中也得到明確,即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解釋權是“普遍而且不受限制的”,不能因為全國人大常委會把基本法的一部分解釋權授予了特區法院,而認為特區法院有權反過來限制授權人的權力及其行使。

  挑戰“一國兩制”豈能不管

  至於有人質疑宣誓事件中央該不該管,張曉明反問:“‘港獨’分子已經公然利用宣誓宣揚‘港獨’了,已經狂妄地挑戰‘一國兩制’底線、危及國家安全了,中央能夠坐視不管嗎?”他強調,釋法針對的不是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而是針對“港獨”行徑和涉及對國家效忠、涉及基本法權威的嚴重問題。談到在香港法院已經審理宣誓案件的情況下,人大釋法時機是否適當,張曉明認為,關鍵看特區是否有更好的辦法有效阻止相關人士利用立法會平台繼續宣揚“港獨”的言論、有效阻止產生更為嚴重的社會危害後果,“從這個角度講,全國人大常委會此時釋法不僅是職責所在,也是唯一適當的選擇。”

  張曉明又表示,香港的司法獨立是中央授予的高度自治權的一部分,是相對於特區行政、立法機關而言的,不能凌駕于中央依法享有的權力之上,不能拿司法獨立抗拒和排斥中央權力。他説,司法獨立是為了保障法官在審判案件時不受任何外來干預,從根本上講,是為了確保法官正確地、忠實地執行法律,釋法正是為法官准確依法審判案件提供更為清晰的依據。他強調,中央從來都主張尊重並堅決維護香港特區依法享有的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事實上人大釋法只是解釋法律,並不取代特區法院審判。

  張曉明續指,此前的四次釋法都是因為出現了需要明確的實際問題,而且是在香港社會在基本法相關條文的理解和適用上出現爭議的情況下作出的,釋法後都起到了正本清源、息紛止爭、填補漏洞、完善法制的作用,並沒有產生某些人一次次危言聳聽的後果。他強調,全國人大常委會依法行使對基本法的解釋權,與香港法院依法行使獨立的審判權是並行不悖的關係,與“司法獨立”並不矛盾。張曉明認為,關鍵是有關各方都要真正尊重基本法在香港法律體系中具有的最高法律地位,真正把基本法的有關規定本身看作香港法律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真正把維護基本法與維護香港法治統一而不是對立起來,真正適應與“一國兩制”要求相一致的新憲制,真正依法辦事。

  張曉明談釋法

  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沒有權力主動釋法?

  在基本法第158條規定得很清楚: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從法理上説,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在它認為有需要的任何時候解釋基本法有關條文。

  應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釋法?

  “港獨”分子已經公然利用宣誓宣揚“港獨”了,已經狂妄地挑戰“一國兩制”底線、危及國家安全了,中央能夠坐視不管嗎?釋法針對的不是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而是針對“港獨”行徑和涉及對國家效忠、涉及基本法權威的嚴重問題。全國人大常委會此時釋法不僅是職責所在,也可以説是唯一適當的選擇。

  釋法是否會損害香港的司法獨立?

  香港的司法獨立是中央授予的高度自治權的一部分,司法獨立是相對於特區行政、立法機關而言的,司法獨立不能凌駕于中央依法享有的權力之上,不能拿司法獨立抗拒和排斥中央的權力。司法獨立是為了保障法官在審判案件時不受任何外來干預,從根本上講,是為了確保法官正確地、忠實地執行法律,釋法正是為法官准確依法審判案件提供更為清晰的依據。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