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界:釋法填補普通法真空 對港所有法院有約束性

  圖: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強調,人大釋法是為了香港利益和維護國家主權\大公報記者文軒攝

  大公網11月9日訊(記者文軒、李望賢)對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基本法第104條釋法,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表示,釋法填補了普通法的真空,並無影響香港的司法獨立,強調釋法是為了香港利益和國家主權,結果是有利整體香港社會。香港律師會亦發表聲明,對香港的司法制度能妥善運作充滿信心。

  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昨日召開記者會,大律師馬恩國、丁煌,與錢志庸、葉欣穎、簡松年三名律師出席。身為基金會主席的馬恩國表示,終審法院曾表示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對本港所有法院都有約束性及凌駕性,且過往釋法之後,法院判詞亦沒有指出釋法影響香港法院的司法獨立。他批評包括大律師公會等法律界人士指出司法獨立受影響是“越俎代庖”。

  馬恩國:用法律治“港獨”

  馬恩國又指出,在普通法判例法裏面,不論是本地、英國、澳洲甚至加拿大的判例法裏,都沒有關於如何宣誓才算合格的案例,所以法官無先例可依,只有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中的“拒絕或忽略”宣誓及基本法第104條中“依法立誓”去作出判決,需要憑推論去解釋何謂“依法立誓”,而今次釋法則填補了這一塊法律真空。

  馬恩國認為,從國家層面,釋法亦有必要,因為青年新政梁頌恆和遊蕙禎的言行,毫無保留地帶出反華和“港獨”的思維,在香港政壇上代表“港獨”,中央若不表態,將會對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帶來衝擊。他強調,國家依法治國,用法律治“港獨”,做到有法必依,執法必嚴。如果“港獨”行動進一步升級,他不排除中央再有行動予以應對“港獨”。

  簡松年駁斥“僭建”論

  對於有反對派稱釋法是對基本法的修改和僭建,身為全國政協委員的簡松年駁斥指,釋法對基本法第104條中的字眼無一字增刪或修改,只是解釋了“依法”當中“法”字的意思,“由立法者自己解釋當初的立法原意,不是更有説服力嗎?怎麼可以説是僭建呢?”

  被問到如果《宣誓及聲明條例》已經可以處理議員宣誓的問題,是否仍有需要釋法,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昨日接受電台訪問時表示,中央的考慮除了在法律上,在政治上亦有考慮,包括主張“港獨”人士進入立法會,衝擊“一國兩制”底線,中央要釋放資訊,如果“一國兩制”繼續走下去,不可以容忍超越或挑戰“一國兩制”底線的活動。

  另外,香港律師會亦就釋法發表聲明,表示認同基本法的解釋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亦對香港的司法制度能在“一國兩制”下根據基本法妥善運作充滿信心。

  政法專家:沉重打擊“獨”焰

  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昨天舉行學術沙龍研討人大釋法決定,深港政法專家學者紛紛表示,人大釋法是香港法治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合法性權威性和正當性毋容置疑,本次人大釋法非常及時非常必要,不僅順應了香港反對“港獨”、維護國家主權的民意,也沉重打擊了“港獨”分子的囂張氣焰。有專家明確指出,釋法並不是脱離法律制度的行為,不能被“妖魔化”,拒絕人大釋法是對國家主權的否定。

  有利於恢復法治秩序

  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鄒平學指出,人大這次釋法澄清明確了基本法第104條的立法原意和法律原則,能夠有效解決目前有關候任議員宣誓風波引發的法律爭議及更好地規範今後特區所有參選法定公職及其就職宣誓行為,在法律上築起一道嚴格遏制任何刻意違反宣誓的法定要求、蔑視依法宣誓程序,甚至藉機鼓吹“港獨”侮辱國家民族等違法行為的“防火牆”。

  鄒平學表示,人大釋法運用法律武器及時依法懲處“港獨”違法行為,沉重打擊了“港獨”分子的囂張氣焰,有利於恢復遭遇破壞的法治秩序,有效地維護了“一國兩制”,有力地維護了憲法和基本法的權威。人大釋法也再次顯示了中央堅持“一國兩制”的初心,保持“一國兩制”不變形不走樣的定力,在履行憲法和基本法賦予的憲制責任、行使憲法和基本法賦予中央的憲制權力方面毫不含糊、絕不動搖。

  中聯辦深圳培訓調研中心副主任郭正林表示,中央對港實行的各項方針政策,根本宗旨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這也是“一國兩制”方針的核心要求和基本目標。中央歷次釋法,都是為圍繞和貫徹這個宗旨的合憲合法行為。實踐證明,中央每一次釋法,都解決了香港特區自身難以解決的問題,保證了香港大局穩定,促進了香港政治經濟的健康發展。是次人大釋法再一次明確了“一國兩制”的底線,揭露了“港獨”勢力分裂國家毀滅香港的本質,確定了特區公職者的政治規矩,也為香港勵精圖治鋪就了正途。

  香港政策研究所助理研究總監、原香港特區政府發展局局長政治助理何建宗表示,釋法並不是脱離法律制度的行為,不能被“妖魔化”,拒絕人大釋法是對主權的否定。對於有人認為人大釋法影響司法獨立,何建宗認為,只要法官可以用其自由意志在他的職責範圍內判案就是司法獨立,至於他的判決會不會被上級法院或者人大釋法推翻,跟是否獨立並沒有關係。

  至於在法院審理的過程中,人大常委會應否釋法?何建宗表示,人大常委會在審判期間出手,實在是迫不得已,不會形成所謂“先例”。

  人大釋法權來自憲法

  原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高級研究主任凌友詩則指出,人大及時主動釋法,開了一個非常好的實踐模式,需要關注的是釋法未來能否更加正面準確地產生效應。她指出,在監誓人方面,根據基本法43條,監誓人應該是行政長官。立法會議事規則有許多不符合基本法的規定,應當修改。董吳謝香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林啟濱則表示,人大釋法權來自於憲法,人大本來就有權去解釋基本法,而不是根據基本法授權去解釋基本法。這是從上而下的關係,不能本末倒置。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