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權威”害死“小學雞”

  文|關昭

  全國人大釋法,有效解決了當前困擾特區社會的兩大問題,一是立法會議員宣誓有效與否的準則;二是“港獨”企圖進入架構,威脅特區和國家安全。

  兩大問題,前者令到特區立法會無法運作、政府施政也寸步難行;後者則更是特區前所未有的重大政治危機。

  在此情況下,全國人大及時、主動釋法,豈止不是什麼“干預”香港司法或“收回”終審權,而且恰恰相反,是幫了特區司法的一個大忙,有了人大釋法在前,特區法院就好辦事了。因為根據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人大釋法的結果,特區法院必須接受和執行。

  然而,在事實面前,有人卻作出了相反的解讀,其中,被反對派捧為“民主之父”的資深大狀李柱銘,前天在一個公開論壇上就抨擊釋法是北京借兩個議員的宣誓問題“藉詞奪取香港的司法權”,聲稱“本地司法足以處理”,還誇大其詞説什麼立法會“以後要由共產黨監誓”。……

  這位李大狀,自迴歸前過渡期以至九七回歸後,這一類中央“侵權”、“法治已死”的“聳聽危言”説得還少嗎?甚至在迴歸前,“大狀”還曾公開説過“解放軍會到中環捉人”,但事實如何?本港司法“死”了嗎?駐軍有到過中環“捉人”嗎?答案只能是一派胡言。

  事實是,就是“大狀”這一些人,自恃專業、自封“權威”,迴歸以來一直對“一國兩制”、基本法和中央釋法問題不斷提出質疑、“單單打打”,似乎只要不合他們的胃口、不合英美的法律和司法準則,中央就是“侵權”、法治就是“已死”,其實,他們對國家憲法和基本法又有沒有給予尊重和認真研究過,還是隻知“站在城樓罵漢人”,而且“教壞細路哥”,梁、遊兩隻“小學雞”不就是這些鬼話教出來的嗎?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