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避國民教育滋生"港獨" 胡少偉:社會缺客觀態度看國家

 

  

  圖:胡少偉認為香港教育缺乏向青少年傳遞“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正面資訊,令“港獨”思潮乘勢冒起

  大公報記者 唐曉明 呂少群(文) 麥潤田(圖)

  “可惜我們的教材套未能普及,如果那些講及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輔助教材能在學校推廣,相信現時不少政治問題會減少出現。”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副主席兼教育政策部主任胡少偉,從九七回歸以來,一直以民間力量為學界編制歷史教材套,希望增進學生對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認識,但胡少偉指出,特區政府教育部門對他編制的歷史及國民教育教材鮮有理會,亦不作推介,再加上2012年的一場“反國教風波”,令社會和學界對國民教育反應冷淡,有政客和學者乘機在學界散播“港獨”思潮。

  自從2012年“反國教事件”以來,香港教育界在推動國民教育方面似乎諸多回避,令到學生對“一國兩制”的認識愈來愈模糊,甚至認定深圳河以北是黑暗一片。邪説猖獗下,新一代逐漸遠離歷史,有激進人士鼓吹香港要“脱離中央”、“完全自治”、“獨立”云云,一些大學生甚至燒燬基本法,敵視內地,數典忘祖。最近,有中學舉辦“愛國歌曲歌唱比賽”,學生用嬉笑的態度唱中國國歌,又唱日本國歌“君之代”,該校校長向《大公報》記者稱,老師在活動後有和學生解釋要尊重國歌,但直言教育局自“國教風波”後,少有資源推動認識基本法、“一國兩制”等的國民教育。

  推廣“一國兩制”教育 向學生傳遞正面資訊

  胡少偉直言,教育局對國民教育的推廣諸多回避,“近期問政府高層有何政策做好‘一國兩制’教育?得來的答覆只是‘怎麼難都比當年起草來得容易’,面對目前國民教育推動困難,只不停口號式叫大家努力做好,作為民間團體已經落力推動,但做完後政府相關官員都可能無睇,負責課程及教育的官員亦可能無睇,繼續下去會令人感覺泄氣。”他説,如果政府有關當局都感覺不到現時“一國兩制”教育出問題,這就是最大的問題。“如果擔心只要提起‘一國兩制’就是政治,因而回避認知這個議題,結果令社會只會提國家的負面事情。”

  身為香港教育大學學者,胡少偉指出,現時社會認識國家只從負面入手,完全不提國家在改革開放後,國家的實力、成果在哪裏?為何中國是全球外匯儲備最多的國家或地區呢?如果正面客觀去分析,很多東西可以值得探究,“問題是,香港缺乏了一種客觀的態度,一講國家,他們總覺得只有負面事物,試問哪個國家無負面事物?大家如果客觀些去理解菲律賓,菲律賓一樣有貪腐,泰國亦如是,如果理解我們國家在扶貧上、社會保障方面做了多大的工夫,就會看到更多的是國家的發展及香港的機遇。”

  “本土”思潮蔓延 不利香港長遠發展

  缺乏向香港青少年傳遞“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正面資訊,令“港獨”思潮乘勢冒起。對於大學生燒燬基本法,又就訂立所謂港人前途自決書,胡少偉稱,“這就是香港的‘一國兩制’教育的失敗,香港的國民教育連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都未講清楚,我們發覺現今不少香港人想法負面,只望‘香港垮、國家衰’,你看近期立法會‘拉布’和點人數(導致流會),政客只求見報,根本不理香港的民生髮展死活,大家都不負責任,只會將不幸帶給政府和社會。”

  談到如何做好國民教育,胡少偉重申他和教聯會只是民間團體一員,所能做的非常有限,但強調會“有幾多、做幾多”。他認為推動“一國兩制”教育不足,只會助長更多具“分離主義”的“本土”思想蔓延,繼續影響兩地市民的正常生活,不利香港長遠發展。他更希望,未來人文學科更新或修改課程,能加強歷史教育。

  編制輔助教材着重客觀中肯

  圖:2013年教聯會推出教材套及舉行國教講座 受訪者供圖

  為使青年一代認識歷史,了解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實際意義,胡少偉從1998年開始編制國民教育及歷史教材套資料,亦出席不少國教講座,期望以客觀、中肯的角度表述歷史。

  胡少偉指出,不少近代歷史事件,不同背景的人都有不同的評價,需要小心用字,如果遇有某些歷史的見解不同,在教材的選材上儘量用最大的公約數,即較為中間的立場去處理內容,讓人感覺客觀。“我們最近在編制新一輯輔助教材《監古知今》,連二十多年前的北京風波都包括在內,每則事件花了四百多字講解,我們儘量以平實的手法去表述,儘量把教材做得客觀。”

  “國教風波”後學界需支援

  胡少偉補充,在教材套的選材方面,資料不只一個來源,儘量將多個來源綜合後,再整合較為客觀的內容。“像《國家成長的足印》有些議題都是敏感,‘裸官現象’都有提及,留守兒童的教育難題都有講,又例如廢除勞教,內地的人權發展,內地富豪人數和地方債務、打擊‘三公’消費、反貪污等,我們都會提及。我們的策略是拿一些香港老師學生關心的議題。”他直言,有些資料亦是從官方或半官方而來,有時在鋪陳上需要取捨,但會在編後語、編者的話提及他們這方面的限制,儘量提供客觀的數據,至於如何理解這些事實,則由老師和學生自行判斷。

  談到教材的大方向,胡少偉提到,自從2012年“國教風波”後,教聯會認為學界仍然需要支援,不能就此放棄推動國民教育,於是以“一國兩制”這方面的國情編制輔助教材,例如在迴歸十五周年,推出關於迴歸十五年來,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社會發展的教材套。他認為,學界社會談論國家情況,大都是選擇比較負面內容,可能因為比較吸睛,但這樣不夠理性客觀去看國家的發展和進步。

  泛政治化致“一國兩制”教育難推行

  胡少偉形容,過去社會對國民教育相對正面,但自從2012年的“反國教風波”後,社會開始“泛政治化”,學界對國民教育多采取回避的態度,令“一國兩制”教育難以推動。

  “2008年至2010年教材套相對通行,但2012年後,雖然沒有拒收教材的情況,但明顯少了學校採用,明顯是因‘反國教風波’之後,社會大眾都回避議題,不夠勇氣拿出這個議題多加討論。以教聯會推出的國教海報為例,內容只是單純講解‘一國兩制’的實踐,但許多學校就是不夠膽張貼。”

  胡少偉認為,香港學界自我監控、避重就輕的情況普遍,就像校園七、八十年代講求非政治化。凡是政治議題都不討論,以為不談“一國兩制”、不談政治非常合理,“你可以思考一下,當‘一國兩制’猶如被消失的時候,這才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問題,香港學校不夠膽和學生講清楚,什麼是‘一國兩制’,對社會來説是重大的損失。”

  社會對兩地關係認知片面

  教育界在歷史及國民教育方面缺乏作為,令社會對兩地關係認知片面,甚至趨向負面,“目前一談到‘一國兩制’,有些人竟然會覺得中央是破壞‘一國兩制’,中央要‘干預香港’,但你這個感覺是否建基於現實?如果重看香港迴歸後,中國恢復主權這十多年,最支持‘一國兩制’就是中國政府。2007年告訴你2017年可以普選特首,就是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當年大家説要普選的路線圖、時間表,人大常委會從善如流,應香港市民要求,提供路線圖、時間表給大家,那麼去年是誰人予以否決?就和去年講普選一樣,有人説有提名委員會就不要,但基本法寫得非常清楚(基本法第45條:……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為何香港人現在去到咁唔理性?”

  胡少偉形容,過去社會對國民教育相對正面,但自從2012年的“反國教風波”後,社會開始“泛政治化”,學界對國民教育多采取回避的態度,令“一國兩制”教育難以推動。

  “2008年至2010年教材套相對通行,但2012年後,雖然沒有拒收教材的情況,但明顯少了學校採用,明顯是因‘反國教風波’之後,社會大眾都回避議題,不夠勇氣拿出這個議題多加討論。以教聯會推出的國教海報為例,內容只是單純講解‘一國兩制’的實踐,但許多學校就是不夠膽張貼。”

  胡少偉認為,香港學界自我監控、避重就輕的情況普遍,就像校園七、八十年代講求非政治化。凡是政治議題都不討論,以為不談“一國兩制”、不談政治非常合理,“你可以思考一下,當‘一國兩制’猶如被消失的時候,這才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問題,香港學校不夠膽和學生講清楚,什麼是‘一國兩制’,對社會來説是重大的損失。”

  社會對兩地關係認知片面

  教育界在歷史及國民教育方面缺乏作為,令社會對兩地關係認知片面,甚至趨向負面,“目前一談到‘一國兩制’,有些人竟然會覺得中央是破壞‘一國兩制’,中央要‘干預香港’,但你這個感覺是否建基於現實?如果重看香港迴歸後,中國恢復主權這十多年,最支持‘一國兩制’就是中國政府。2007年告訴你2017年可以普選特首,就是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當年大家説要普選的路線圖、時間表,人大常委會從善如流,應香港市民要求,提供路線圖、時間表給大家,那麼去年是誰人予以否決?就和去年講普選一樣,有人説有提名委員會就不要,但基本法寫得非常清楚(基本法第45條:……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為何香港人現在去到咁唔理性?”

大公報5月31日  A10版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