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人故事:電影美聲,用聲音演繹百種人生

香港著名配音演員、配音導演蘇柏麗/大公網記者王萍攝

  文/鞠欣 李九歌

  她是《喜劇之王》中的張柏芝,《倚天屠龍記》(吳啟華版)中的黎姿,也是《花樣年華》裏的張曼玉,《宮心計》裏的佘詩曼,18歲從天津來到香港與媽媽團聚,蘇柏麗開始書寫自己傳奇的配音故事。從90年接觸配音到95年加入TVB(香港無線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國語配音組開始,蘇柏麗進行了二十多年的配音工作,她是蔡少芬、宣萱、劉玉翠、佘詩曼、黎姿等著名香港演員的固定配音員,與張藝、杜燕歌、潘寧、張濟平等配音員一起用聲音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經典作品,為港劇在內地的傳播提供了鮮明生動的聲音。

  在影視劇中,配音演員是特殊的幕後工作者,他們在熒幕後但在麥克風前,形象和名字很少被注意,但是聲音卻是大眾眼中的明星。作為影視作品生產中特別而低調的一個環節,他們為影視作品中的角色畫龍點睛。蘇柏麗説,自己本身很容易就能入戲,只要一坐到麥克風前,就會立刻融入電影角色中。很多與蘇柏麗搭檔過的男配音評價説,特別喜歡與柏麗配感情戲。因為感情太投入,自己經常可以帶動搭檔的情緒,“只要是哭戲就一定會哭,但是平時都不會哭的”。曾與蘇柏麗搭檔《帝女花》的香港著名配音員張藝在這部劇後期更是天天“哭鼻子”,最後更是忍不住“發飆”:這部戲到底還要哭多少集。

  “靈芝老師摟著我,我有一年的時間都是在她懷裏配音。”

  蘇柏麗是在父母去新疆下鄉的時候出生的,出生後就去了天津與外婆一起居住。在17歲的時候才去香港與媽媽團聚,蘇柏麗稱,自己小時候一直很懵懂,去香港之前,自己根本不願意離開天津離開外婆,但是跟家人説因為香港沒有“山海關”(天津一種飲料),三姨就騙自己香港水龍頭擰開就是“山海關”。於是相信三姨的話去了香港。來港第二天接到了薛群老師的電話,當時蘇柏麗誤以為是自己認識的媽媽一個朋友,兩人還聊了一會。正是這個電話將柏麗與配音聯繫了起來。

  當時香港電影正是鼎盛時期,但會説國語的很少,而蘇柏麗不僅能説標準的國語還有一副好嗓音。在薛群老師的邀請下,到香港第三天,蘇柏麗就與母親一起到了嘉禾影城。在這之前,蘇柏麗沒有經過任何的系統學習,看著劇中的畫面,除了語言對白什麼都不會,甚至連嘴型都對不上。不過蘇柏麗的祖父是中國京劇四大名旦荀慧生,家中經常有學生去學習,在那種氛圍薰陶之下,她在語言和聲音上還是有很大的優勢,只是這些專業性的東西就需要慢慢去學了。

  説起自己剛開始配音的時候,蘇柏麗很感激帶自己入門的趙靈芝老師:“靈芝老師摟著我,我有一年的時間都是在她懷裏配音。她説,柏麗一會我捏你肩膀一下,你就開始説話。就這樣一點一點的引導我,連喘氣、哭、笑什麼的慢慢教我,當時完全是懵懂入行。”

  “來到內地接受很多采訪後,才意識到原來我是真的好愛配音哦。”

  八九十年代的時候,香港電影雖然很輝煌,但是幕後的技術水平有很大限制,影片配音用的是膠片需要一段一段去剪,而且沒有單軌收音,只有一條用於群雜的錄音軌道。在需要很多人一起給一個場景配音的時候,如果有一個人NG 了,所有人都需要重新來。對於以前配音時的困難,蘇柏麗説,那個年代很好,我們每個人都能學到紮實的基本功,都練就了找嘴、抓細節的本事。不過因為現在電腦可以進行後期的剪輯,對配音演員就沒有這種要求了。

  蘇柏麗剛入行就成為了香港配音界最年輕的配音員,而且這種狀況持續了近十年。那時除了科技的限制,本身工作量也很大。配音員經常會用小本子記錄自己工作量用來計算工資,有一年,蘇柏麗所在的配音組一年內完成了一百部電影的配音。巨大的工作量對每個人都是挑戰,蘇柏麗的工作時間一直是早上9點到第二天凌晨2點,基本每天只能睡4個小時。

  “每次我朋友一説我累的時候,我就會問你覺得我累嗎?他説看你狀態不像。其實這特別奇怪,身體也是這個樣子,一直開工就沒事,忽然給了三四天假期基本就吃藥度過,到了開工的時候又好了。”繁重的工作沒有給蘇柏麗造成困擾,因為喜歡這個工作,對於工作的壓力也願意承受。蘇柏麗説,以前只是把這個當成工作,“來到內地接受很多采訪後,才意識到原來我是真的好愛配音哦。”

  “每一部戲都是來了就認真去做,享受那個過程就好。”

  香港好多經典劇中都有蘇柏麗的聲音,極富魅力的聲音使內地的觀眾更容易理解並喜歡上劇中人物。蘇柏麗自身的聲音偏甜美,但是勝在音域寬廣,風格多樣,她在《食神》和95版《天龍八部》中一人分別給劇中四個角色配音而且很難聽出是一個人。2009年的時候,蘇柏麗離開了TVB,隨後創辦了自己的公司開辦了培訓班,專門用來招攬培養配音演員,2009年以後的很多作品都是她作為配音導演,帶領自己的團隊來完成的。

  對於學習配音,蘇柏麗覺得這個沒有門檻,因為不同場合有不同的需求,需要豐富多樣的音色,在配音學習的過程中需要悟性,要學會去領會角色的感情和經歷。另外對於現在配音發展方向,蘇柏麗表示:“我不要求學生字正腔圓地咬字,因為現在影視劇的趨勢是越來越接地氣,越來越貼近人物。所以現在需要‘素人’,就是説的聲音不加任何修飾,語氣不加任何修飾,但是有發自內心的感情。”

  成立了自己團隊之後,蘇柏麗自己配音的作品少了,但她表示有合適的作品自己還是會參與的,希望能遇上很有意思的作品,接下來工作重心還是傾向於香港影視劇的國語部分。儘管有這個期望,但蘇柏麗認為無論片子怎麼樣,“每一部戲都是來了就認真去做,享受那個過程就好。”因為對於配音員來説,都可以樂在其中的。另外其實配音是要與導演一起協商,輔助導演完成作品,並不是“二度創作”,所以在主動創造方面配音員還是很被動的。

責任編輯:DN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