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祖堯走近學生聆聽心聲 感悟更需關懷溝通

圖:沈祖堯寄語青少年“人生有輸有贏”,毋須追求十項全能

  編者按:被譽為二○○三年香港SARS抗疫英雄之一的沈祖堯教授,頗得學生和傳媒好評,獲學界選為《大公報》與教聯會合辦“香港40年來有影響力教育人物”。他認為香港當年戰勝SARS在於同心協力,當下香港則需要多聽年輕人心聲,增進彼此溝通。 

  大公網3月22日訊(記者唐曉明、呂少群)沈祖堯是有名的“皇仁仔”,服務香港中文大學已經二十多年。從1992年就任中大內科學系講師,先後升任講座教授及腸胃及肝科主管、中大醫學院副院長及逸夫書院院長,2010年起擔任中大校長。2003年抗疫期間給了他很大感悟,令他深切體會學校不只傳遞知識,更需要着重心靈關懷。他認為,整個學界應該多與學生溝通,不能只提供書本知識,更應幫助他們認識世界,懂得承擔。他強調,關顧不等於事事遷就,家長應提供機會讓年輕人嘗試“失敗”。他認為如果老師視學生如子女,教育效果會截然不同。走近學生,感受其喜怒,聆聽其心聲,是關鍵的第一步。

  2003年非典型肺炎疫症(沙士)爆發,普遍港人記憶猶新。當年,身為沙田威爾斯醫院內科主管的沈祖堯積极參與抗疫工作,後來被美國《時代週刊》譽為“亞洲英雄”。沈祖堯接受《大公報》專訪時説,2003年沙士給他最大的感受,就是教醫學不是隻將醫學知識傳授給學生,更重要的是對人產生關懷之心,“例如醫生接見一個病人,面對的不單是一個病徵、病毒,更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他有自己的家庭和自己的內心世界,都需要全面看顧。”

  家長應讓子女嘗試失敗

  沈祖堯認為,不但是醫學教育有這個需要,所有大學生除了專業訓練之外,都需要人的關懷,因此,就任中大校長之後,他着力推動“I.CARE博群計劃”。計劃包括德、智、體、群、美幾個部分,講求學生個人身心發展,和對其他人的關懷,以至對社會的關心。“這些雖然不是帶學分的課程,但希望在學校裏面製造一種氛圍,令學生的人生不只追求讀書、賺錢、成為所謂的成功人士,而是對家庭及社會都有一份承擔。”他欣喜地看到,“博群計劃”經過四、五年的努力,得到同學們廣泛認同,他認為這個計劃雖然和專業訓練無關,卻是培養大學生做人的重要部分。

  沈祖堯待學生猶如子女。他認為好好照顧子女的成長,並不等同於遷就,反而應多給機會他們接受挑戰,甚至讓他們嘗試失敗。他舉例,其子女還小時,太太特別讓他們參加鋼琴比賽,説“我想讓他們輸一下”,藉此讓小朋友明白人生其實“有輸有贏”,接受自己並非萬能,到將來遇上不如意事情,都能夠從容面對。

  輕生者對自己過高要求

  過去半年,本港有二十多個學生自殺,其中包括幾名中大生。對此不幸消息,沈祖堯説,許多輕生者不是讀不上書,而是給予自己過高的要求,“認為考不到90分的時候就好羞家”,以致壓力過大,甚至去到難以承受的地步,可能同學之間有競爭和比較。他強調,不是説競爭不好,但需要擴闊他們的視野,明白人生仍有很多機會,讓他們不要認為考試不好,就好像整個世界“玩完”,萬念俱灰。

  校長勝醫生 影響更深遠

  圖:從醫學教授到大學校長,沈祖堯始終保持親民作風

  沈祖堯在1992年就任中大內科學系講師,到2010年擔任中大校長。對於由醫學教授到大學校長,沈祖堯認為兩者性質相似,都是面對人的工作,但作為大學校長,面對的群眾更多,人事亦更為複雜,影響更為深遠。

  他説,醫生和校長都需要學習聆聽溝通的工夫,“醫生需要面對病人,我們都需要聽對方説話,不是我單方面講曬,如果只是醫生講曬,你食咩藥做什麼手術,其實病人都會覺得你不明他的痛苦在哪。”他認為身為校長,需要聆聽的對象就更加多,學生、老師,甚至乎校外的社會人士,比以往在醫院裏與病人相處更為複雜,影響更為深遠,“很多説話不是隻對着一個人講,例如寫一篇網誌或者接受一個訪問,對住的是整個社會和所有學生。”

  沈祖堯認為,醫療和教育在任何社會和民生入面都是非常重要的範疇,醫療面對現在患病的人的痛苦,教育面對香港社會將來的發展,如果做得不好,將來社會就會出現問題,他謙稱“無論作為醫生,抑或是大學校長,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

  望子成龍不如發揮天分

  近年不少青年面對龐大的升學壓力,談到如何幫助他們踏過大學門檻,沈祖堯坦言學生“唔使咁萬能”,不用給自己過大壓力。他建議學校可參考外國做法,多讓學生團隊合作,發揮創新意念,整個學界亦需和學生多作溝通,讓他們發揮自己的天分。

  沈祖堯説,學生缺乏健全的人生觀,什麼都難以做好,我們應該減少學生在學習和考試方面的壓力,給多些機會他們自我發掘和開心玩樂,如果欠缺一個開心的童年,對學生身心靈的發展會造成很大的阻礙。

  “現在的中小學生又要補習、又要學十幾二十樣技能,有時我們進行面試,有學生拿出一份幾寸厚的文件夾給我們看,入面全都是證書,又鋼琴、又法文、又德文,好像萬能一樣,其實我們不需要咁“萬能”的學生入大學,他們也不一定會出色過其他學生,但是如果所有人都需要這樣入到大學、這樣才可入到心儀的科目,給小朋友的壓力真的很大。”他説,社會應該多參考外國,用一些比較活動的方法,給他們創新的空間,讓他們一起學習團隊精神,反而重點不要那麼着重考試。

  沈祖堯認為,整個學界需要和學生溝通,他們需要的不單供書教學和日常需要,多些溝通時間,聽聽他們內心聲音同樣重要,年輕人有自己內心的掙扎,因為社會對他們有期望,有一定的價值取向,父母亦有好多的期望,考試又給予他們很大壓力,社會對於他們內心的掙扎其實不是十分了解,溝通變得非常重要。

  他認為社會價值觀需要有轉變,不要只強調子女只能做醫生、律師,某些行業才稱之為有成就、有出色,讓他們多發掘自己的興趣,當他們有興趣做自己的事情,哪怕是音樂戲劇都好,都會做得出色,都會廢寢忘餐去做,對他們來説,一方面發揮到他們的天分,另一方面讓他們做得開心,整個人的態度都正面。

  培養國際視野關懷社會

  有人説,大學變成了職業訓練所,沈祖堯卻不以為然。他認為大學除了教授學生專業知識,還是一個育人的地方,培養學生具備國際視野、獨立思考及對社會的關懷同樣重要。

  沈祖堯説,在大學的學科當中,不少都是非常專業,例如醫學、法律等,但他認為,大學的角色不只是培養專業人才,應該讓大學生培養國際視野,和對社會的關懷,大學生亦都應該有獨立思考能力,和學會終身學習。

  他説,為提高學生們的獨立思考力、國際視野及懂得關懷社會,所有大學本科生入讀中大後,都先接受通識的訓練,例如入讀醫學院的第一年,全部都是修讀通識的課程,讓學生開始接受專業訓練之前,對價值觀、人生看法、以前聖賢哲理,就算不一定全盤接受,但都思考過、領會過,和有機會與老師同學討論、辯論,這些都對他們成長非常重要。

  絕不接受暴力方式表訴求

  圖:沈祖堯希望學生以和平方式表達訴求

  出任中大校長几年來,最難忘是哪件事?沈祖堯透露,最難忘“佔中”期間第一時間探望學生的點滴。他認為雙方觀點不盡相同,亦不希望有人因衝突造成損傷。對於近期大學校園政治化,他希望學生以和平方式表達訴求,同時呼籲社會各界和學生多溝通,凝聚共識。

  沈祖堯説,“佔中”的時候,看到不少學生走上街頭,令他非常擔心,“記得10月2日當晚,我和港大校長馬斐森都走出去金鐘探望學生,當時我們心裏唯一所想的,就是學生和年輕人就像我們的子女,不希望見到任何人受傷,甚至乎犧牲,所以我們出去勸阻。當然不同的人對這件事有不同的看法,但我相信我當時的想法就是不要讓衝突造成損傷,這件事是一件難忘的事。”

  談及猴年初一深夜發生的旺角暴亂事件,參與者不乏年輕人,沈祖堯認為用暴力方式表達自己訴求絕對不能接受,“這是大家有目共睹,在他們角度來看,他們要社會聽到他們的聲音,覺得坐下來就無人聽,所以用這種方式,但破壞社會秩序不是我們想見到的。”

  與人們常説的一代不如一代,沈祖堯則認為“一代不同一代”,社會各界應該多些和青年人對話,無論是政府團體或政府,都應了解他們的困局,現在的年輕人有一種很沉重的無力感,覺得看不到出路和發展的空間,他們看法不一定正確,但這是他們當下的感覺。

  他建議,老師應該多和學生分享價值觀,“老師不要只覺得上課教完課本內容就算完成工作,希望可在課餘多接觸,將你的人生觀、價值觀向學生表達,學生不一定全部正確,我們亦不可能將我們的一套全盤要求學生接受,最重要從溝通開始。”

  沈祖堯強調,學校一方面要培育年輕人獨立思考,另一方面應該給他們知道對社會有一個責任,所以希望他們表達的時候亦都用一個理性和平的方式表達,大學一方面開放平台,讓學生髮表任何意見,但亦希望學生尊重不同看法的人,不同看法的人都有自己的權利和空間,他認為這需要有一個平衡。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