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界東北邊境破禁 成探祕新景點

  圖:警方打鼓嶺分區指揮官陳健國介紹開放邊境禁區情況 大公報記者黃洋港/攝

  大公網2月15日訊(記者陳卓康)新界東北邊境地區是發展房屋及高科技產業的重點地區。隨着最後階段的開放邊境禁區計劃於今年一月四日起實施,打鼓嶺、文錦渡最後900公頃土地內13條鄉村悉數解禁,過去一個月成為遠足及單車友尋幽探祕的新景點。警方表示假日客流及車流較以往增加一倍,需要增加人手維持秩序。但有村民不滿遊人增加造成滋擾,亦擔心蓮塘口岸工程令附近狹窄道路超出負荷,促請政府儘快改善配套。

  從前“閒人止步”的新界東北邊境禁區大部分地方,如今可以“自出自入”,由粉嶺出發沿打鼓嶺坪輋路往前,約15分鐘到達坪輋路檢查站,使用超過半個世紀的更亭已完成歷史任務,設施內空空如也,再沒有警員駐守。另一方的文錦渡路沙嶺檢查站亦已停用,新禁區邊界線退後到口岸管制站前方。

  口岸工程如火如荼

  沿坪輋路再往前走,到達深港邊界線並排的蓮麻坑路,沿路可見一網之隔對面深圳高樓遍佈,香港仍是一片未開發的平地,形成強烈對比。附近的蓮塘香園圍口岸工程如火如荼,工地上插滿樁柱,部分道路正在擴建,泥頭車及工程車徐徐駛過時,列隊單車及遠足人士都要靠邊行。

  不過,屬於開放範圍的蓮麻坑村,出入仍然依靠唯一的單線雙程道路。礙於地理環境仍屬於禁區範圍,打鼓嶺警區在摩囉樓設立新警崗(警方稱為“post12”),提醒前方自217號圍網起一段長700米的蓮麻坑路仍是禁區,沒有持禁區紙的車輛都要在警崗調頭,令不少專程希望參觀“國際橋”的市民失望而回。

  2800公頃禁區地減剩400

  記者于警方安排下,獲准踏足“國際橋”港方邊界上,但不得再踏前,以免驚動另一端的公安人員。據了解,經“國際橋”進入香港只有極少數俗稱“田雞”的老村民,由於家在香港,但田地在深圳境內,獲政府給予酌情權往返兩地,不被視為非法入境者,過橋只須在旁邊的警崗登記。

  打鼓嶺分區指揮官陳健國警司接受訪問稱,四年來邊境禁區由2800公頃土地減至剩下400公頃,只有各口岸範圍、沙頭角市,以及蓮麻坑村對外一段700米的道路仍屬禁區。他表示,過去一個月邊境區的遊人升幅不算顯着,但預計將來行山跌傷、單車人士受傷、收地爭執、打架等案件可能增加,未來會增加部署假日更分的輔警加強巡邏,強調罪案數字與邊境禁區開放沒有關係,保安亦不會因地區開放而鬆懈。

  新居民不會獲髮禁區紙

  陳健國續稱,從沙嶺及坪輋人手點算髮現,過去一個月車流量上升一倍,單車數目由以往每日8至10架,增至平均每日30至40架次,假日最高錄得超過100架次。警方亦留意到蓮塘香園圍口岸工程車輛進出頻繁,已加強宣傳提醒單車人士留意,慶幸過去一個月未發生交通意外。他又稱,原有居民仍會繼續獲髮禁區紙,新搬入居民就不會,村民原本享有的乘車優惠等福利不會被削減。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大量內地人民偷渡來港,港英政府于1951年設立香港邊境禁區,1962年擴大範圍,為警隊反偷渡工作提供緩衝區。迴歸後時移世易,內地非法入境者基本式微,特區政府于2008年公佈分三階段縮減邊境禁區,第一及第二階段于2012年2月及2013年6月實施,今年一月四日實施最後的第三階段,釋出梧桐河至蓮麻坑一段超過900公頃土地。

  不過,原居民蓮麻坑村村長葉華清對開放禁區不以為然,“唔開好過開!”他説,蓮麻坑村雖然已開放,但對外一段道路仍是禁區,以前只須在沙嶺或坪輋檢查站檢查一次禁區紙,如今要查三次,來往上水需時較以往多10分鐘,有年長村民近日因晨運忘記帶禁區紙,被新來駐守的警員呼喝受驚。他亦稱過去一個月不少行山人士迷路,需消防員及直升機拯救,“搞到好大陣仗”,影響村民作息,亦擔心日後更多工人到蓮塘口岸施工,造成交通擠塞及破壞環境,促請政府儘快做好擴闊道路等配套措施。

  邊界警區助跨境童擴視野

圖:羅湖管制站的跨境學童專用通道

  跨境學童由於居住偏遠,課餘時間甚少到市區活動。邊界警區去年11月推出“藍翡翠計劃”,特別為跨境學童安排社區探訪等課外活動,併成為“少年警訊”的會員,獲安排參觀警隊設施及學習守法意識。參與計劃的校長及家長都表示歡迎,相信有助跨境學童擴闊視野,加深對香港認識。

  探訪區內老人院

  上月24日恰是香港59年來最冷一天,新界更是冷上加冷,邊界警區“藍翡翠計劃”當日安排四所小學約50名小學生探訪區內老人院,及時為長者派頸巾送暖,小童表演話劇,教曉長者提防電話騙案。就讀沙頭角福德學社小學五年級的鐘茵桐,在話劇飾演電騙受害者,接受訪問時“不要輕易提供個人資料、對方向你索取銀行户口及身份證號碼時要加倍小心……”等對白仍倒背如流。

  鍾媽媽稱,雖然女兒的外婆是長者,但與親身接觸長者經歷完全不一樣,認為計劃很有意義。她説,女兒上學放學由校車接送過關深圳回家,交通最少需要一小時,加上功課繁重,甚少機會參與課外活動。

  邊界區共有四所小學共1315名學生,958名約佔73%是跨境學童。沙頭角福德學社小學的跨境學童比例更超過八成,校長梁志文表示,學校礙於位置偏遠及資源有限,學生跨境上學交通需時,較其他地區少參與社區活動,因此十分支持警方的計劃,鼓勵所有小四以上學生參加,已有150名學生加入,校方亦會特別推薦品學兼優學生參加,希望讓學生自小認識警隊,培養守法意識。

  邊界警區警民關係主任駱振基稱,藍翡翠(Kingfisher)是一種棲息于米埔的候鳥,以此作為計劃名稱,比喻經常“兩邊走”跨境學童,特別為他們度身訂造舉辦活動,藍翡翠成員亦會自動成為“少年警訊”的會員,稍後計劃安排參觀機動部隊訓練學校,以及遊覽主題公園,冀將來有更多北區的學校加入。

  一村一警 警民互信

  圖:新屋嶺村村長張夥泰(中)及張天送(左)和打鼓嶺分區警長梁永翰(右)

  約有四萬人口的打鼓嶺居民以長者為主,鄰里關係密切。警方八年前實行“一村一警”計劃,由專責警員擔任鄉村的聯絡員,建立與村民深厚信任,成功改變老一輩村民“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的觀念,事無大小都會通知相熟的警長。警方亦因應開放邊境地區推出“銀法計劃”,招攬長者村民作為警方的防罪耳目。

  新屋嶺村代表張夥泰表示,自從開放禁區一個月來,感覺多了閒雜人等到區內拍照,作為長者的村民一般抗拒打999,但就樂意致電及WhatsApp發信息給負責該村的警長。他以去年假冒電話騙案為例,“幾乎全村人都收過電話”,但因警長預先提醒,沒有人中計損失金錢,形容村民“有乜頭暈身㷫,錢地糾紛都揾警察幫手”。

  負責新屋嶺村的打鼓嶺分區警長梁永翰稱,當接到村民電話稱有閒雜人等出入,一般立即派員巡邏,大多數如塌樹等不涉刑事案件,都會盡量協助,轉介予其他政府部門跟進,每逢天氣寒冷、水浸或有山泥傾瀉,警長都會致電提醒村民做足準備。“一村一警”計劃自2007年起實行,負責各村落的警長約每四年輪換一次。

  長者提供罪案消息

  打鼓嶺分區指揮官陳健國表示,預計隨着蓮塘香園圍高架路及連接路工程展開,不少村外人士進出區內,為預防罪案上升及推動社群參與,該警區于禁區開放同日推出“銀法計劃”,取“銀髮”諧音,希望長者除飲茶和“行行企企”之外,可以作為警方的“眼耳口鼻”,提供罪案消息,目標是每村有四至五名長者自願參與。

責任編輯:DN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