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顯倫轟反對派濫用司法覆核

  大公網12月3日訊(記者陳達堅)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昨日出席外國記者協會午餐會時,強調司法覆核不是挑戰政府政策手段,批評有人濫用司法覆核機制,他更提及前學聯常委梁麗幗就政改諮詢申請司法覆核。列顯倫指出,案中雙方律師結案陳詞時沒有提及行政長官梁振英,卻將梁振英列為答辯人,認為有關做法譁眾取寵,並不恰當,應受到嚴厲譴責。列顯倫又質疑,梁麗幗可能想在履歷表上寫下自己曾經控告梁振英。列顯倫還指,有時司法覆核會增加社會負擔,例如2011年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便增加了工程成本以及令竣工時間一再拖延。

  列顯倫昨日在外國記者協會午餐會上,發表有關香港司法系統演講。他提到法律上的範疇假如需要紀律,那就是司法覆核的申請,強調司法覆核不是挑戰政府政策手段,而這是三權分立根本原則。他續説,法庭是一個處理法律場所,不是辯論政策地方。

  將特首列答辯人譁眾取寵

  列顯倫於是舉出兩個被法庭駁回的司法覆核申請,包括2013年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就政府建議增發三個免費電視牌照,入稟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以及梁麗幗今年就政改諮詢申請司法覆核。他批評有人濫用機制,形容根本沒有值得爭辯之處。列顯倫又提到,多宗與政改有關司法覆核是“無得拗”,但法官卻動輒頒下數十頁判詞。他以梁麗幗一案為例,指案件明顯是濫用程序,毫無理據,但判詞卻長達60頁。列顯倫又説,梁麗幗將特首及政改三人組列為答辯人,但律師陳詞卻未有提及梁振英,顯示根本沒有足夠理據將梁振英牽涉在內。他質疑,梁麗幗是否想在履歷表上寫下自己曾經控告梁振英一事。

  港珠澳大橋案增社會負擔

  此外,列顯倫又表示,有時司法覆核會增加社會負擔,例如2011年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便增加了工程成本以及令竣工時間一再拖延。

  列顯倫亦提到,社會很快要就2047年之後的前途進行討論,香港在普通法之下實行法治,到時可能就是香港唯一價值。列顯倫説,由普通法管治的八成人口,本身不説英語,因此法庭判詞需寫得簡單直接,方便翻譯,但他發現不少判詞過於宂長,甚至用上了一些非洲國家案例,他反問這些判詞能如何翻譯成中文,質疑司法制度是否打算一直“夢遊”至2047年。

  梁麗幗迴應傳媒查詢時稱,不認為向特首提出訴訟是值得自豪的事,也不會放在履歷表上,揚言自己還有更多值得的事放在履歷表。她又稱,中學的教導就是三權分立之下,透過司法覆核,司法機關可以檢查行政運作。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孟浩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