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社評:港大校園版“佔中” 陳文敏難辭其咎

  一千多名港大校友以及三千多名市民,昨日就港大學生衝擊校委會事件發表致港大校長馬斐森的聯署“聲明”,提出譴責暴力及嚴肅處理等四項要求。“聲明”內容有理有據,反映了當前大多數市民的看法和心聲,港大校方必須認真回應。

  “聲明”由港大歷史系前系主任呂元聰等五位校友發起,短短數天內便得到四千多名校友及市民簽名支持,相比起日前由立法會反對派議員葉建源發起所謂“校友關注組”指責校委會的聯署聲明,到底何者更合情、合法、合理,何者更能維護港大校譽及更能反映校友、市民心聲,兩者是涇渭分明、高下立見的。

  呂元聰等四千人聯署的聲明,首先直斥戴耀廷、陳文敏將港大法律學院變作“違法基地”;而“校友關注組”刊出的全版廣告,則捏造什麼“政治干預”,直接導致學生會暴力衝擊校委會會議事件的發生,正是將大學校園政治化的罪魁禍首。

  四千人聯署聲明就事件提出了四點看法和要求,其中第一點是:“抗議港大成為鼓吹違法佔領的基地”,文中指出:戴耀廷作為港大法律系的助理教授,不顧社會反佔領的主流聲音,散播以違法佔領的挾逼手法去爭取民主;鍾庭耀藉助港大的名聲,為反對派及佔領的組織不斷造勢;陳文敏亦以違規的方式收取政治獻金,以學術研究為名,鼓吹違反基本法的公民提名,為“佔中”運動建立合理化的理由。“我們對港大偏離政治中立深感遺憾!”

  事實是,戴耀廷、鍾庭耀等人長期以來,借學術或“民調”之名而行違法亂港之實,早已把這所百年學府的自主和安寧破壞殆盡,當日百多名學生衝入會議室大肆叫囂搗亂,以至非法禁錮的暴力行為,在違法“佔中”之前,是不可能、也絕不會發生在港大的。

  絕大部分港大校友和市民,當晚在電視熒光幕上目睹那一幕,幾乎不能相信那會是“天子門生”港大學生的所為;但只要想一想“佔中”期間搶“鐵馬”、架路障、撞大門等暴力場面,不是有似曾相識以至恍然大悟之感嗎?是戴耀廷、鍾庭耀等人帶頭破壞了大學自主和學術自由,是“佔中”“孕育”出了一批內地當年“紅衞兵”式無法無天的大學生,而一直為戴耀廷提供方便和撐腰的陳文敏,今天卻把自己打扮成一個無辜的受害者,這種人如果能當上副校長,港大“明德格物”這塊校訓金漆牌匾還能不砸了嗎?

  因此,眼前所謂“各打五十大板”,或者各方都“不宜再幹預”的説法,是不符事實、也於事無補的。眼前不是誰要干預馬斐森或不許校委會決定有關副校長任命之事,而是作為一所由納税人公帑支持、以為社會培育有用人才為己任的大學,對公然鼓吹“以法亂港”、違法“佔中”的所謂學者到底應該採取一種什麼態度?是任由他們進一步大權在握,把學生引向不務學業、違法暴力的邪路,還是要阻止這種人進一步取得權力,保護青年學生、保護大學自主權和學術自由?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連日發生在港大校園內的事件,確實是令人痛心的,痛心的是全港最優秀的年輕人、港大學生,部分竟會變成跳上會議桌對?師長戟指辱罵、教授倒地表情痛苦仍要對之指罵“可恥”、“插水”的暴徒。救救港大、救救學生,不能再猶豫。

        本文為大公報社評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