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造眼鏡工場創辦人劉堅迪成框之路樂滿途

劉堅迪正在向筆者介紹其工作桌,所有手造鏡框都在此製成。

  大公網7月26日訊(記者 吳卓峯) 走到旺角街頭,可曾試過接到傳單嗎?上面寫着“近千款眼鏡任揀”、“50元現金券”等等。不過,上門後總會發現,眼鏡索價千元,驗眼另外收費,鏡框款式老土,合心水的眼鏡還是遍尋不獲。31歲的劉堅迪(Rif)是手造眼鏡工場創辦人,告知記者“眼鏡設計從沒完美,只有完美的度身訂造”這句話,揭示了一副好眼鏡很不易找,亦説出對自家出品充滿野心。

  本地眼鏡設計師寥若晨星,紮根香港、不分晝夜依然掙扎求存者,劉堅迪是其中之一,“打我呢份工嘅人真繫好少,我諗五個都沒”。人才凋零,令本地眼鏡業發展早已落後於周邊地區,北望內地、韓國等地,手造眼鏡工場如雨後春筍般生產各類鏡框,標榜價錢平、鏡架輕。日本更發達,小竹長兵衞、泰八郎、井户多美男等品牌無人不曉,成名者自立門户,慢工出細貨,為客人設計匠心獨運的手造眼鏡。結果,一眾潮童豪擲千金,飛到日本福井縣求購眼鏡,藉助大師名氣以耍帥。

  但Rif淡然説道:“香港人會覺得,眼鏡睇到嘢咪得囉,點會捨得出錢配眼鏡?有錢剩,寧願去旅行、食好嘢、拍拖、護膚。”説來有理,香港人對眼鏡素來沒甚要求,來來去去都是光顧商場內的連鎖店,配眼鏡花逾千元亦面不改容,唯一要求還是“睇到嘢”。Rif慨歎:“其實視光師有責任跟客人説清楚鏡框來源地,做好售前售後服務,但客人沒有主動開口問清楚,結果到頭來,服務水平也就倒退了。”

  自立門户前不斷累積經驗

  Rif跟普通80後一樣,有過夢想、有過“我的志願”,長大後,做不到自己心愛的Dream Job,“成框之路”可謂一波三折。“細個鐘意砌模型,玩LEGO;又想過做飛機師,太空人,不過,點都沒諗過做眼鏡設計師”。顯而易見,Dream Job離地,結果註定失敗,“到咗初中,想過做模型設計師,因為我識畫畫,砌模型又叻”。

  三數年後中學畢業,Rif為了完夢,跑去讀職訓局“創意玩具及智能產品科技高級文憑”,結果發現自己成熟了,卻不適合當模型設計師,“開心,絕對系設計模型嘅基本元素,不過,當時自己失去童真,為人又不夠直接,也就逐漸淡出設計模型的念頭”。

  攻讀文憑期間,Rif不斷參加其他設計比賽,眼鏡設計是其中之一,他曾先後參與多個由貿易發展局,以至法國眼鏡公司Alain Mikli舉辦的比賽,“當時參加比賽很簡單,只要遞交設計平面圖,再表達設計意念就得”。結果,Rif於2007年的Alain Mikli比賽取得學界組冠軍,令他有機會到法國交流,瞭解當地的鏡框製造技術,獲益良多,令自己最終敲定職業路向,從事眼鏡設計。

  Rif自立門户之前,曾於多間本地眼鏡設計公司工作,第一份人工只得8000元,“雖然犧牲咗人工,但我好開心,因為做緊最想做嘅職業。”他憶述,當時公司訂單不少,往往要工作至通宵達旦,但當時獲得很多畫圖、設計的實戰機會,而上司要求亦非常嚴格,頓成“指路明燈”。半年之後轉職其他公司,再累積其他工作經驗,包括2010年曾為一級方程式麥拿倫車隊設計太陽眼鏡,笑言這是自設品牌前的“小成就”。

  一路走來,Rif今日已經自設公司,但工作室內仍保存一個鞋盒大小的紙盒,上面寫着“The Memory of the beginning of Made by Vision(光景手造的初回憶)”,Rif向筆者如數家珍,盒內有人生設計的首副鏡框、製作模具等工具,都是一點一滴累積回來的心血。他亦不忘“賣口乖”,笑言要感謝以往曾共事的上司,令他待人處事成熟不少。

  冀為所有政客配鏡擴視野

  不過,最讓Rif後悔的,是他未有把握機會攻讀視光師牌照,令自家公司未能做到制框、配鏡的一條龍服務。“考牌要先認識物理、生物學,瞭解光學、人眼基本原理,要再多花四年時間攻讀。眼見太多人要重考,我無信心。”他呷了一口咖啡,想了一想後還是説,“我都系鐘意做眼鏡設計師,我向往設計鏡框時,那種‘靈機一觸’的感覺”。工作上的掣肘,他還是擱在一旁,“惟有向客人介紹相熟店鋪驗眼吧”。

  擔任眼鏡設計師多年,Rif為數以百計顧客配製眼鏡,問到他可曾希望為一位名人配鏡?他信心滿滿的便答説:張學友,“平時從廣告雜誌中發現,他總是戴上黑色粗框。其實深色鏡框都可以有不同變化,令眼鏡配色更富層次感,亦令他顯得更有神采”。至於政經名人,Rif笑而不語,定神一會再説,“我想幫所有政客配眼鏡,因為我希望佢?有更好視野,為香港發展繼續努力”。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晃彥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