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斥反對派出賣民主 捆綁投票是民主霸權

  圖:立法會昨日開始審議政改決議案,建制派主要黨派,包括民建聯、工聯會、經民聯、“六人組”、自由黨和新民黨的議會領袖皆表明支持方案/大公報記者林良堅攝

  大公網6月18日電 (記者馮瀚林)立法會昨日開始審議政改決議案,建制派主要黨派,包括民建聯、工聯會、經民聯、“六人組”、自由黨和新民黨的議會領袖皆表明支持方案,更闡明各自支持政改的理據。他們強調,通過方案是香港民主發展的一大步,批評反對派在政改問題上一錯再錯、出賣民主。建制派呼籲反對派能夠在表決時刻懸崖勒馬,支持政改方案通過。

  李慧琼:戰鬥姿態超錯

  進入政改決議案的審議階段,建制派先由各黨派領袖發言。民建聯主席李慧琼指出,民建聯12票(屬民建聯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按慣例不投票)會支持方案,可惜不足以讓方案通過。她批評反對派揚言“佔中”抗爭,擺出戰鬥姿態,是超錯的策略,導致人大8.31決定出台。李慧琼強調,反對派在“佔中”後沒有汲取教訓,杯葛諮詢,盲目反對,不提出實際建議,形容這是一錯再錯、玉石俱焚的做法。李慧琼重申,如果方案被否決,特區民主將會停滯不前,“否決方案即是否決立法會的普選、否決行政長官的普選,令行政長官普選和立法會的普選變得遙遙無期,是自制的民主退步,通過方案後爭取優化才是正途。”她呼籲反對派懸崖勒馬,鼓起勇氣支持方案。

  王國興:反對派常變臉

  工聯會王國興指出,25年前,基本法第45條訂明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而現在行政長官選舉方案是對此不折不扣地準確落實,所以政府提出2017行政長官選舉方案是合憲合法、合情合理,值得支持。他又以兩幅自制漫畫,批評反對派對特首普選是葉公好龍,另一幅則批評反對派經常“變臉”。王國興形容,能否普選要視乎反對派,而他們做出了篩選的榜樣,之後表決的結果就是“真篩選”,批評反對派説謊及喪失人格、黨格,“‘泛民’騙了選民的選票,今日就要剝奪我們五百萬人的選舉權、投票權。”“歷史去到今天這一步,大家投的票就會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寫下你是真民主還是假民主。你是出賣民主,還是爭取民主,見真章。”

  梁君彥:主流民意清晰

  經民聯主席、工業界立法會議員梁君彥表示,中央和特區的誠意非常清晰,民意清楚表示希望一人一票選特首,無了結的爭拗令人感到厭倦,這尤其是工商界心聲。根據六大商會的民調,九成一支持政府按基本法和人大決定提出的政改方案,不支持方案只有5.6%,所以議員應該投票支持,才有利香港經濟和持續穩定。他續説,民主不能一蹴即就,而今次方案未必完美,但世上沒有一套完美普選制度。“這次方案無法通過,香港民主步伐毫無寸進,社會就仍然處於內耗,激進派繼續抗爭拉布,不合作運動會持續出現,香港整體利益、七百萬市民的福祉,就會被擱諸一旁,這是否大家想看到的呢?”

  廖長江:普選制衡民粹

  身為“六人組”召集人的商界立法會議員廖長江表示,現時的普選制度能夠保障資本主義,制衡民粹主義。他強調,香港的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可以由普選產生,都是源於基本法第45條和68條,“在普選進程中,國傢俱有一個毋庸置疑的憲政角色,而全國人大常委會作為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常設機構,對香港政改所作出的解釋和決定具有憲制性的法律效力。”他又批評,反對派擁抱的本土主義經已失控,“環顧全球本土主義的恐怖活動,是可以令社會安定毀於一旦,如果‘泛民’仍然執迷不悔,否決政改方案,助長本土主義,會將香港帶往另一條不歸路。”

  方剛:選舉無國際標準

  自由黨黨魁方剛認為,自由黨由始至終堅定支持政改方案。他指,政改方案不是完美,但起碼比現在選舉辦法有進步,給予五百萬選民投票,總勝於1200人投票,人人有投票權時,便能減少社會分化。方剛亦表明,就選舉方式,無一套國際標準可言,英美提名方式不同,而政治和民主步伐不斷向前走,香港不應照抄西方一套,在基本法上發展出一套適合香港製度才是最好。他又反問反對派:“今日這套不要,是否可以肯定你們將來可以爭取比這套更民主的方案?”

  葉劉:一人一票真普選

  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強調,中央有誠意和好大決心推行普選。她表明,一人一票是真正的普選機會,議員需投下理性一票。葉劉淑儀又指,反對派反對8.31框架,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能出閘,以及對提委程序有天馬行空、不符合現實的想像。對於反對派批評中央制定8.31決定的着眼點在於國家安全,身為前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迴應指,關注國家安全是無可厚非,假如整個國家不安全,特區也會不安全。

        陳鑑林:捆綁投票是民主霸權

  民建聯陳鑑林表示,“‘泛民’幾次的聯署捆綁,強制否決方案,斷了温和泛民主派撐政改的後路,剝奪了泛民議員的自由選擇。”他直指,這顯然是“有我講,無你講”,是民主霸權。陳鑑林説,實現普選的機會就在眼前,反對政改方案就是反民主。

  公民黨毛孟靜早前揚言,如有反對派“轉軚”投贊成票就要自殺謝世,陳鑑林昨日批評這種言論既惡毒亦有恐嚇性,反問反對派為何不可自願投票,將民主變成獨裁的遮醜布。陳鑑林又表示,反對派經常提及“毋忘初衷”,縱然贏了鎂光燈,卻輸了民主;只靠抗爭,民主路只會變得愈來愈渺茫。他表示,假如今日的政改方案放在反對派的前輩手上,相信他們會欣然接受。

  金融界吳亮星認為,現時是歷史時刻,因為全港選民有機會投票普選特首,質疑有人假借民主之名,利用香港作為顛覆國家的圖謀。他又指,按照以往的選舉,選舉辦法不斷循序漸進地進步,而金融業界普遍支持方案,呼籲議員以香港長遠利益為依歸,通過方案。

  自由黨主席鍾國斌表示,反對派不是沒有機會入閘,因為入閘只需十分之一提委支持,而問題爭拗在於他們能否出閘,“你都未試過,你點知唔得呢?”加上上次深圳之行,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説明大部分反對派是朋友,而朋友又怎會不讓他們出閘,現在信任和溝通不足,如果信任度提升,反對派也可以出閘。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