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調”誤導反對意見離奇升 各界批扭曲民意

  大公網6月12日訊(記者冼國強)由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發起的三間大學政改“滾動民調”,繼前日宣佈支持和反對政改方案的民意“打平手”後,昨日更變本加厲地加速下調支持政改的民意,宣稱反對政改方案者達到43%,首次超過佔41.7%的支持者。香港各界人士批評,“滾動民調”設計的問題極具誤導性,因為有市民雖然反對方案,但認為立法會應通過政改,總好過原地踏步,質疑有關民調是歪曲漠視主流民意,為反對派否決方案造勢護航。

  有關調查由港大“民意研究計劃”,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及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在本月三至七日進行,訪問1115人,支持方案的比率是41.7%,較對上一次下跌1.1%,而反對的有43%,上升0.2%,支持淨值為負1.3%。至於“唔知”或者“一半半”的受訪者則有15.3%。

  特首梁振英昨日在芝加哥,迴應三間大學的滾動民調首次出現支持和反對政改方案的比率“打平手”時指,社會上就政改的民調不止一個,過去不同的民調所問的問題不一樣,每一次得到的答案與其他民調所得到的答案亦都不一樣,而且不同民調之間,在過去一段時間就支持、反對政改,又或者立法會應否通過政改所得到結果的趨勢都不一樣。梁振英強調,作為特區政府、市民,以至立法會議員都可以兼聽,參考不同民調的結果及所得到的趨勢。

  問題只針對滿意度

  全國政協常委、廣東社團總會主席陳永棋認為,民意調查最重要是不偏不倚,沒有引導性;三大民調的問題針對方案的滿意度,和其他民調關注是否應該通過方案完全是“兩回事”。他説,表決在即,現階段向市民瞭解是否應該通過方案比較現實,“今次方案可能有人覺得不完美,但現在是最好的”。

  行政會議成員、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鄭耀棠質疑有關民調的公正性,因為問“支不支持方案”,或“贊不贊成立法會通過方案”是兩個概念,有市民雖然不支持方案,但亦希望政改通過,先行出第一步。鄭耀棠強調,政改到了最後的關鍵階段,方案已放上枱,而市民是可以要求議員通過,故民調應該問市民希不希望立法會通過,而並非是否支持。

  結果有升跌十分正常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就認為,只看單一民調結果,不能作出準確分析,而不同民調已顯示有約五成人支持政改,不會有任何變化,他認為表現興奮的反對派議員,也應該分析不同民調。另一民建聯議員蔣麗芸指,民調結果有升跌十分正常,會尊重和參考民調,但認為不可單靠一個民調決定投票意向,同時要考慮地區人士的意見。

  新社聯理事長、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陳勇指,三大民調問題的設問與新社聯調查不同,對方是問受訪者會否“支持政改方案”,但一般調查則是問受訪者會否“支持通過政改方案”,因此數據有差異,但他強調,方案可能未能令所有人完全滿意,但市民希望一人一票普選才是最關鍵的民意。

  全國政協常委、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表示,民調雖然有參考價值,但並不代表一切。

  【政情短打】

  反對派自制“大奇蹟日”

  港大、中大和理大聯合進行的最新滾動民調顯示,反對政改方案的比例高於支持政改方案。綜觀是次的滾動民調,5月27日至31日的調查結果,支持與反對政改方案的差距仍有13.4%,不過之後卻出現“技術性調整”。越近政改表決,支持方案的民意越呈急速下滑,反對政改的民意卻不斷上升,現時反對政改的比例更高於支持,如此戲劇性的V形“反彈”,簡直是反對派的“大奇蹟日”。

  對於社會的質疑,有份參與是次民調的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鍾劍華昨日出席電台節目時聲稱,希望民調儘量簡單,呈現公眾對方案的意願,排除功利和務實考慮,讓議員參考云云。信與不信,聽者有其自由。

  不過翻查資料,由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參與的“鍾氏民調”一向劣跡斑斑。一個客觀、公正的民調對其資金來源、調查方法、結果處理等內容必須公開透明,讓外界瞭解當中是否存在利益衝突。不過,“鍾氏民調”卻一直對其資金來源諱莫如深,過去曾多次被揭發收取外國的資金進行有關選舉、政制等敏感議題的民調。

  2014年10月,有匿名電郵踢爆,佔中“三醜”之一的戴耀廷向港大多個相關學院及機構祕密捐款145萬元,其中一筆80萬元的捐款用來支持港大民意調查總監鍾庭耀籌備所謂的“佔中公投”,戴一直要求大學以匿名方式處理捐款。

  2014年3月9日,鍾庭耀親身出席“佔中”的記者會,卻聲稱不是政治站台,而他公佈所謂的“獨立”民調結果,稱有九成以上受訪者支持普選須符合“國際標準”,但事實上,其調查對象是2000名已簽署所謂“佔中意向書”者,其中更只有440多人迴應,箇中傾向已是不言而喻。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微香港》公眾號

責任編輯:季冰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