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香港在線 > 重要新聞 > 正文

熱聞

  • 圖片

郝鐵川:佔中勢將港推向動亂

據本港《明報》報道,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在該報撰文,題目為《講道理 說佔中》,質疑佔領中環行動是將香港推向動亂的地步。他表示,應優先使用合法方法表達自己訴求,表示香港崇尚多元,卻非無秩序,因為大家都用法律方式表達訴求,佔中理論和行動是從根本上顛覆香港社會多年形成的傳統,背棄香港多數人多年認同的價值理念和生活方式。

  \

郝鐵川

  大公網9月20日訊,據本港《明報》報道,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在該報撰文,題目為《講道理 說佔中》,質疑佔領中環行動是將香港推向動亂的地步。

  他表示,應優先使用合法方法表達自己訴求,表示香港崇尚多元,卻非無秩序,因為大家都用法律方式表達訴求,佔中理論和行動是從根本上顛覆香港社會多年形成的傳統,背棄香港多數人多年認同的價值理念和生活方式。

  郝鐵川又認為,公民抗命有不得傷害其他公民權益的要求,質疑佔中者為何要傷害中環各種從業人員的從業生存權利,又說如果有第一次佔中,必然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至無限次,擔心會將香港推向動亂的地步,可能是佔中發起者,始料未及和事與願違的事。

  郝鐵川文章:

  《講道理 說占中》

  香港是個中產人士和持中間立場者居多的社會,因此總體上崇尚理性,也就是講道理,不喜歡辱罵和恐嚇。我想把對「占中」理論的一些困惑陳述出來,希望在占中問題上能夠給人一些考量。

  一、為什麼不用種種合法方式表達訴求

  我注意到了盧文端先生在《信報》發表的一篇文章說,公民抗命理論包括三層意思:一是公民通過訴訟(司法覆核)來表達自己對政府決定的不滿;二是公民通過合法的遊行示威集會來表達自己對政府決定的不滿;三是在所有法律手段都用盡之後,再用違法手段表達自己的不滿,但這違法手段不能針對其他公民。這三點是有遞進關係的,既要先用第一種方式,如果還不滿意再用第二種方式,最後才可用第三種方式。還應指出的是,公民抗命理論僅僅是學者的一種學說。

  我長期在大學講授憲法,了解的公民抗命理論大體如同盧先生所說。拿此對照「占中」理論,就可發現占中發起者放棄了公民抗命理論的第一點和第二點,即:要優先使用合法方式表達自己訴求。

  香港崇尚法治,雖然一年有6000多起遊行,但大體保持正常社會秩序,全憑法治保障;香港崇尚多元,但雖然多元,卻不無序,就是因為大家都用法律方式表達訴求。現在占中理論和行動卻要從根本上顛覆香港社會多年形成的傳統,背棄香港多數人多年深深認同的價值理念和生活方式,這能讓人接受嗎?

  二、世界各國法律都有「公民表達訴求不得傷害其他公民權益」之規定,而「占中」為什麼要傷害中環商家、遊客、從業人員等無辜公民呢?

  前述公民抗命理論第三點已有公民抗命不得傷害其他公民權益的要求,世界各國法律對此也有明確規定。據我所知,中環的各種從業人員、到中環去的各種人士,大都是養家糊口的打工仔,「占中」者為什麼要傷害他們的從業生存權利呢?中環招誰惹誰了?

  三、香港是個多元力量共存的社會,「占中」先例一開,仿效者很能接踵而來,如此下去,香港豈不成了亂港?

  香港左、中、右都有比較固定的勢力範圍,人們公認現在香港泛政治化比較嚴重,社會分化比較嚴重。泛民陣營分為數股,建制陣營也有數支,如果大家稍有不快,都去組織占中,香港還有寧日嗎?有第一次占中,必然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至無限次,這不把好端端的一個香港(盡管目前香港問題不少,但在國際組織的一些優勢排名中還是位居前茅)推向動亂的地步嗎?這可能是占中發起者始料未及、事與願違的吧?

  我想起了耀廷一本書中的一段話:「我們現在必須衝破這不信任的惡性循環,重新建立『一國者』和『兩制者』之間的信任。透過相互更深的認識和對對方不同看法有更大的接納,我們希望可開展一個新的階段。我們就稱這為『重建互信期』吧。」

  • 責任編輯:艾薩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