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綠洲“缺水”叫停

\

圖:市建局經過公眾諮詢和招標後選出的“漂浮綠洲”方案因造價飆升,據悉已經叫停

  市區重建局的中環街市保育項目“漂浮綠洲”方案,接連受司法覆核拖累與挑戰,活化工程一再延誤,建築費最新估價據悉已暴漲逾一倍,升至超過十億元,令近期已不斷“喊窮”的市建局難以負擔。消息透露,“漂浮綠洲”方案已被“叫停”,而市建局初步評估後,傾向以較簡約的方案,用更便宜的方法繼續推行中環街市保育。中環街市地皮目前仍屬政府,市建局與地政總署仍在磋商補地價金額。

   大公報記者 樑少儀、曾敏捷

  荒廢至今已經12年的中環街市,2009年獲行政長官《施政報告》宣佈交給市建局全面保育活化,期望“既可改善中區的空氣質素,又可在鬧市中創造一個難得的休閒點”。市建局“接波”後也宣佈,期望中環街市保育項目“為繁囂的中環區提供多元化的消閒及綠化設施”,原目標是於四、五年內即最遲2014年全部竣工,供市民大眾享用。但五年過去,受司法覆核影響及建築圖則被屋宇署阻撓,整個項目進度“龜速”移動,同期建築費卻如火箭飆升,活化工程至今文風不動。

董事局不滿活化倒錢落海

  “漂浮綠洲”方案雖然最終衝破重重困難,獲城規會批准規劃申請,也已獲屋宇署批出建築圖,但保育中環街市變得愈來愈貴。市建局原擬斥資五億元完成整個項目,但當時未計及其後在公眾諮詢中脱穎而出的“漂浮綠洲”方案,需在中環街市上空加建一個“玻璃盒”以增加可用樓面面積,涉及費用龐大,加上近年建築費通脹犀利,涉資更鉅。

  據瞭解,“漂浮綠洲”的工程費最新估計已超過十億元。市建局董事會內的不滿聲音日隆,尤其是需求主導重建項目的財政負擔沉重,董事會內有不少意見質疑,龐大金額應該投放於保育工程,抑或市區重建更新,“用十幾億去起‘一?雲’(中環街市上空加建玻璃建築),系唔系值得呢?想要有地方休閒,中環無咩?想要有‘通風口’(改善空氣質素),就算系起商廈,好似IFC(國金中心)咁,都可以規定有幾多樓面做休閒設施啦”,市建局消息稱。

  董事會也不滿市建局近年推行的活化項目,沒有確保營運上有穩定的財政收入來源,擔心強調“小街小舖”形式、不要名店的中環街市活化項目,重蹈覆轍,鉅額工程費猶如“倒入鹹水海”。

  市建局於2013年修訂“漂浮綠洲”的工程目標,預計於2017/18年度完成首期工程,2020年完成整體工程。不過,綜合各方渠道消息透露,“漂浮綠洲”方案已被“叫停”,暫未知何時恢復推進。

補地價金額影響保育方案

  當局初步仍希望保育,但未決定具體保育方案,若參考灣仔街市的保育方法,即是保留街市建築立面,拆掉後部建築以興建新的大廈,市建局便需將新方案再提交城規會審批通過,才能進行。

  市建局消息表示,“漂浮綠洲”方案能否推進,關鍵在於政府取態,包括市建局與地政總署就中環街市地皮的磋商,會否因為參考同區奢侈品零售名店市值而變成“天價”,以及是否願意注資市建局為保育活化工程“埋單”。至於灣仔街市保育方式,消息人士質疑:“用一大筆錢去保,有幾多人識得欣賞?就算政府畀錢,都系公帑,系你同我的錢,市民願意嗎?”

  市建局發言人迴應查詢表示,市建局正就中環街市項目與政府磋商批地事宜,現時對項目的最終發展未有定案,所有方案都會考慮,未來會因應批地條款等,繼續探討中環街市的發展。

責任編輯:楊惟軼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