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小麗被DQ無資格再選

  文/清水河

  立法會何時補選,仍有待政府決定。但連日來,反對派不斷搞“小動作”,先是散播“分開補選”的謠言,其後又玩弄法律程序,表面“上訴”,實則伺機再“撤訴”參選。這種伎倆看似“巧妙”,但終究不可能得逞,因為不論最終是否分開補選,劉小麗被DQ已無資格再選。

  反對派不斷製造“分開補選”的輿論,目的很明顯,就是要向特首施壓,以免所有議席一起補選會對其選情不利。然而,一如建制派所言,相隔不足半年便要舉行兩場選舉,勞民傷財多此一舉,最終只便宜反對派,于情于理沒有必要。

  本週一,梁國雄與劉小麗舉行記者會宣稱將“上訴”。然而,“上訴”真是其目的?昨日便有傳媒“揭發”,劉真實意圖是要利用法律程序的“空檔”,在政府正式公佈補選日期後,便會申請擱置“上訴”。此舉既能避免敗訴而要支付鉅額訟費,更能協助反對派爭取更多席位,而她自己也能再參選九西補選。

  反對派此舉較之造謠更為惡劣,不僅是在玩弄法律程序,本質上是對選民的欺騙,也是對法治的蔑視,更非民主的表現。當然,也説明反對派對選舉的心虛,只有害怕失去議席才會如此“小動作不斷”。

  但不論如何,劉小麗“重返”立會之夢註定要落空。全國人大常委會的釋法已經作了明確的規定,而終審法院在梁游上訴案的判決亦依此立下了清晰判例。劉小麗故意違法宣誓,不僅失去議席,更已不具備再次參選的資格。不論是否分開補選,她過不了選委會一關,也不可能過得了法庭一關。

  所謂機關算盡,最終反害了卿卿性命。劉小麗再如何狡猾,也要接受法律的約束;反對派再如何玩弄手段,也難改選舉不利的局面。劉小麗要怪也只能怪自身上了“賊船”,成為反對派政治對抗的犧牲品。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