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香江:內地女生怒撕“港獨”海報帶出的思考

  文\屠海鳴

  “港獨”在大學校園橫行肆虐,令人氣憤,法理不容;而堂堂大學管理層不作為變相縱容“港獨”歪風,更令人憂慮,同樣法理不容!就在這舉城矚目的關鍵時刻,一名內地來港讀書的纖弱女生,卻挺身而出,用她的愛國情懷、正義情商、熱血情操,大聲向這些沉渣泛起的“港獨”行為説:“不!”這是在“港獨”氾濫的大學校園中發出的愛國聲音、做出的正義舉措、展現的責任擔當!香港的大學為擁有這樣的優秀學生感到驕傲,學生的家長為培養了這樣負有正義感的女兒感到自豪,香港和內地的民眾為有這樣深懷愛國情操的年輕一代感到欣慰!

  昨天,本港的所有大學校園和市民的微信,都在傳播這樣一則真實的視頻:在“港獨”現象氾濫的大學校園,一位斯文樸素、文質彬彬的女生,不甘國家主權原則被公然踐踏、不甘法治環境遭到衝擊、不甘大學聲譽受到污辱,挺身而出憤而撕去“港獨”匿名張貼的違法標語;而在與學生會成員對質時,這名女生義正辭嚴,駁得“港獨”吹捧者啞口無言。孰對孰錯,孰優孰劣,孰美孰醜,高下立見,令人拍案。該場面片斷一經播出,短短一日之內便獲得數以千萬計的點擊,而這名女生更被讚譽為“女中豪傑”。她的正義之舉,立即激起了大學校園的普遍迴響。

  昨日在全港各間大學紛紛出現了抵制、駁斥、反對“港獨”的行動,單單在中大校園內的“學生會不代表我”的行動,便獲得數千人的回應。“港獨”囂張氣焰得到有效的壓制,愛國之聲開始得到廣泛的聲張。然而,一名女生的正直、勇敢、堅強,映襯的卻是大學管理層的懦弱、曖昧、渺小;一群學生的正義之舉,説明的當是大學管理層的無能之為。冠之以“中文”二字的大學校園,竟然連最基本的國家主權原則、法治原則都無法作出有力保障,不能不讓人感到悲哀。這還是令人尊重的“中文大學”?堂堂大學管理層,名師教授眾矣,然竟無一人是男兒!

  九月開始伊始,平靜的大學校園便再度陷入政治漩渦當中。挑起對立、撕裂學生、製造暴力衝擊的正是“港獨”勢力。極少數的學生會成員,以整間大學的學生代表自居,肆意發表“港獨”言論,更作出種種挑戰法律之舉。面對如此囂張離譜的言行,但凡有點國家觀、民族觀、正義感的人都會感到憤怒。但大多數學生敢怒而不敢言,而大學管理層的“隻眼開隻眼閉”的做法,無疑是縱容了其違法、極端錯誤的言行。

  為“女中豪傑”正義之舉點贊

  所幸,並不是所有學生都是“弱者”,“港獨”的違法和荒謬行動激起了一名內地來港讀書女生的憤怒回擊。九月五日晚上,當中大民主牆再度貼滿“拒絕沉淪 唯有獨立”的海報時,該名女生憤而撕下海報,兩名“港獨”學生見狀即刻上前阻止。其後的對話,則充滿了正邪對決的張力。“港獨”用廣東話質問這位女生,並稱“民主牆”不可撕。女生其後用英語回敬:“對對,如果你們在討論民主,你們可以貼上去,我可以撕下來”、“你們都貼滿了,我們沒辦法貼其他的。而且,誰給你們的權利這麼做?”錄視頻的學生試圖辯解稱:“同學們給我們的權利。學校給我們的權利。”女生立馬駁斥道:“你們説你們代表學生,我也是學生之一,我不同意。”但凡看過視頻片段的人都會認同,無論是在氣勢、辯論水平,還是英文表達能力,這名女生都“完勝”兩名“港獨”學生會成員。

  然而,眼前的一幕並非課堂上的辯論,而是活生生的正義與邪惡的鬥爭。這位女生在駁斥中擊中了“港獨”學生會的“命門”。第一,“民主牆”並非“港獨”的私竇,“港獨”沒有任何特權;第二,“港獨”的海報並沒有按要求“留名”,屬於非法的張貼,任何人都可以撕去;第三,學生會的行為絕對不代表學生,而“港獨”標語已經構成了觸犯法律“事實”,再不收手將遭到刑事檢控。有理有據有節,“港獨”沒有任何爭辯的餘地。正因如此,在視頻片斷流出後的短短一天之內,便獲得數以千萬計的點擊,留言更是數以十萬計。許許多多的網民大讚女生是“女中豪傑”。有網民留言指“港獨”分子的英文水平差“笑到肚痛”,“人哋同你同一間大學,英文可以差人幾條街”。著名導演高志森于Facebook專頁上留言:“白衣女俠觸動了黃屍廢青高度自悲的神經。”儘管只是一名女生的對抗,但已經激起廣泛的民意、激起由衷的贊歎、激起普遍的聲援。

  豈能讓一名女生孤軍奮戰

  該名女生昨日在接受網媒訪問時透露,事件發生後她已遭到“港獨”的暴力威脅,但她並沒有後悔這麼做。事實上,當前涉及的是國家主權、憲法法律的大是大非原則問題,豈能由一名女生去孤軍作戰。視頻片段在同學間、在校園間迅速相傳,大學生在為女生的勇敢而“點贊”後,亦同時舉行相應的支持行動。昨日,在中大、浸大、理大、珠海學院等校園,都出現了反擊“港獨”的舉動,以嚴正的聲明和反駁海報,壓制了“港獨”的囂張言行。一些大學生憤怒地指出,大學本是求學問之地,現在反成了“港獨”橫行的“温牀”,如果任由其發展下去,不僅學生無法正常求學,大學無法正常運作,整個香港也將陷入嚴重的危機當中,必須採取行動,及時遏止。而正是由於大學管理層的不作為、不敢為、不想為,才迫使廣大同學要站出來。

  以事件發生的中文大學為例,“港獨”學生會的惡行遭到了學生的強烈憤怒。前晚社交平台Facebook流傳一張海報,上面寫有“CUSU IS NOT CU!對不起,我們拒絕被代表”字句,附註留言“我們拒絕被代表,拒絕觀點霸凌,拒絕保持懦弱的緘默”。到了昨日傍晚,許多學生前往中大文化廣場,表達對“港獨”學生會的憤怒。其間強調“用文明的字眼,發出自己的聲音”,人數一度多達數百。而這一正義之舉遭到了“港獨”學生會的阻撓,雙方一度發生肢體衝撞。校方雖然有派出保安區隔,但沒有任何管理層敢站出來直面問題,更遑論去駁斥“港獨”的違法行為。整個過程,充滿了“和稀泥”式的可笑,學生的勇敢不僅沒有得到應有的支持,反倒成為“避事”的藉口。但事件的演變已經説明,遏制“港獨”已經不是一名女生在孤軍作戰,她的背後有無數的具正義感的同學在支持、有香港廣大具責任感的市民在支持、有十三億具愛國心的國人在支持。

  大學校長縱容是毀學校害同學

  事件演變至今的混亂場面,大學管理層、大學校長是第一責任人。正是因為他們的“不作為”,直接縱容了“港獨”的囂張;正是他們的“推卸責任”,才激起了學生們自組的反擊。試想,如果第一天就發表嚴正態度,這些“港獨”吹捧者又豈敢如此針對這名女生?中大校長雖然發表了“不贊成‘港獨’的言論”,然而這種不痛不癢的“温開水”式表態,更像是偽道學的自我開脱。大學校長並沒有承擔起作為一名校長所應承擔的責任,所謂的“言論自由”絕非“港獨”為所欲為的理由,聽上去更像是逃避責任的藉口。

  中文大學成立的初衷是什麼?中文大學之所以能發展至今天成就的原因是什麼?對違法行為的縱容,無疑是對法治的踐踏;對“港獨”的無限包容,便是對國家主權原則的殘害。如此大學校長的表現,能不令人扼腕?

  今年七月一日,習近平主席在會見特區行政、立法、司法機構主要負責人時,用了三句話告誡,當中的第二句話是“為官避事平生恥”。習主席明確指出,“一國兩制”是前無古人的創舉,香港社會政治環境十分複雜,這就決定了在香港當官不是一件輕鬆舒適的事情。無論是全面貫徹準確落實“一國兩制”方針,還是務實解決經濟民生方面長期積累的矛盾和困難,無論是加強對青少年國家歷史文化教育,還是依法打擊和遏制“港獨”活動,維護香港社會大局穩定,都需要大家迎難而上積極作為,有的時候還要頂住壓力,保持定力。習主席的講話,清晰明瞭、一針見血。

  言猶在耳,市民看到了卻是大學校長“為官就避事”、“以不承擔責為榮”。但莫以為即將退休離開大學,該承擔的可以不承擔。這是殘害了大學聲譽,殘害了學生前途,殘害了法治環境。這位校長留下的是歷史的罵名。

  昨日,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出席活動時被問到,對於社會出現所謂“違法達義”的行為,及中大校園出現“港獨”橫額時警方的態度,他語氣堅定地指出:“‘港獨’違反基本法,如有人進行違反香港法律的行為,警方會嚴正執法。”市民在為“女中豪傑”正義之舉點讚的同時,也在期待有關當局果斷執法。而如果大學管理層沒有管理的能力,大學校委會就應當發揮應有的監督作用。在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的原則問題上,沒有任何灰色空間,也絕不容以任何藉口,更不允許有逾越底線的行為!

  (本文作者為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港區上海市政協常委)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