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獨立不容挑戰 法治基石不容動搖

  文|屠海鳴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前天特地會見傳媒,就本港近日兩宗刑期司法覆核案件作出回應。林鄭月娥嚴正表示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和上訴庭的判決,絕無任何政治動機。她指出,無理指控只會動搖香港法治基石,並且影響香港司法獨立和法治精神。行政長官的此番嚴正表示,反應迅速、態度鮮明、立場堅定,有力的回擊了來自反對派和反中亂港傳媒對法官、法院、律政司、特區政府和香港法治環境的無理攻擊。

  過去兩週以來發生的種種事例,令人無法不對香港的法治感到憂慮。前有針對十三名暴力衝擊立法會大樓被判監而對法庭的公然政治指摘,後有對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司法覆核案法官裁決的赤裸裸人身攻擊,更有以遊行為名對特區律政司的極端指控。所有這些,都是來自於那些平日高喊“維護法治”口號、高唱“維護司法獨立”的反對派勢力,以及外部勢力操縱的反中亂港媒體。顯而易見,在反對派眼中,只要不符其利益的判決,就是“政治審判”;只要觸及其對抗政府的立場,就是“政治打壓”。這是荒誕可笑的“雙重標準”,也是極其危險的“踐踏法治”言行,更是對香港司法制度颳起的“政治風暴”,任由其繼續下去必然會嚴重損害香港市民珍而重之的法治基石。當此重要關頭,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前日毅然站了出來,怒斥反對派的無理攻擊,強調律政司嚴格按照《檢控守則》提出司法覆核,絕對沒有任何政治動機。行政長官的表態,是維護法治精神的必要舉動,亦是對市民強烈呼聲的堅定回應。然而,反對派不達目的不會善罷甘休,未來極可能發動更多的破壞本港法治的舉動,值得市民高度警惕。

  當前所有的法律爭拗,無論是暴力衝擊立法會,還是暴力衝擊政府總部,都是源自於對法治的蔑視與錯誤理解。如果沒有反對派“違法達義”的煽惑,也就不可能有如此多的官司,更不會有這些年輕人入獄受罰的結果。而“違法達義”這種政治鼓吹口號,在過去三年多時間來,已經不斷蠶食着香港的法治基石,破壞着香港的司法獨立。但令人無法忍受的是,在上訴庭判決公佈後,反對派無所不用其極去攻擊、辱罵法官及律政司,這已經不僅僅是政治攻擊,更涉及藐視法庭、衝擊法治,危害巨大。

  攻擊法官 “泛民”政客不擇手段

  反對派攻擊法庭判決並非首次,過去只要涉及不利於自己的判決,反對派必定會有所反應。但相較於過去的 “含沙射影”、指桑罵槐、遮遮掩掩,此次對於十三人和羅黃周案判決,反對派的舉動已經近乎歇斯底里、不擇手段。不僅赤裸裸攻擊官司是 “司法審判”,更是針對法官作出莫須有的攻擊。例如有反對派政客點名攻擊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指他是 “藍絲”、 “被收買”,更多的反對派職業寫手則以在各種平台上鋪天蓋地的人身攻擊三名法官有 “政治動機”、 “要殺一儆百”、 “秋後算帳”云云。這種毫無根據的指控,不僅僅是在抹黑法官,更是在傷害着香港的法治、傷害着香港的司法獨立、傷害着香港廣大市民的核心價值。可想而知,如果任由此種惡劣行逕持續下去,法官的人身安危將受到威脅,法庭將無法不受干擾下作出判決。這還是市民所珍視的法治?

  這種極端的政治攻擊,引起包括法律界在內的各界人士的強力批評。前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便指出,有些人持 “雙重標準”對待法庭判決,對法官作出政治攻擊,必會損害香港的法治。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更是作出強力駁斥。她指出: “對於部分人因判刑覆核而對上訴庭不滿,繼而對法庭、整個司法機關或上訴法庭法官作出無理攻擊,我表示極度遺憾。他們傷害的不單是個別法官,亦影響了香港司法獨立,以及我們最珍而重之的法治精神。”她批評,任何認為裁決受政治干擾的言論都是不負責任。香港市民絕不會接受這種踏踐法治、辱罵法官的惡劣行為,更不會容忍反對派繼續以 “雙重標準”去攻擊香港的司法制度。林鄭的表示再次重申了香港的法律底線,不容逾越、不容曲解、更不容破壞!

  抹黑香港 反華勢力興風作浪

  此次十三人和羅黃周司法覆核案,引起反對派的強力反彈,這除了説明案件本身的重要性外,亦在説明反對派及其幕後政治勢力的反中亂港策略企圖。反對派不僅僅是香港的這些政治勢力代言人,還包括在幕後操控他們、資助他們、影響他們的外國勢力。尤其明顯的是,美國政客如盧比奧、史密斯、佩洛西等第一時間出來攻擊香港法院,發起所謂的 “聯署聲明”企圖推倒判決,攻擊稱 “香港法院近日的政治檢控和改判加刑,不但做法可恥,更進一步證明香港珍視的自治受到明顯侵蝕”,云云;《紐約時報》則發表評論,事前就向法庭施壓,事後更是有意指控香港的司法判決;而路透社更在判決出來後, “巧妙”地引述 “匿名消息”稱,律政司曾拒絕檢控官的 “不覆核”建議,意圖以此來指控律政司是 “政治審判”。所有這些,都在顯示,外國勢力正在明目張膽地干涉香港的法院判決,干涉特區政府的依法施政。

  反華勢力的舉動,儘管打着 “民主”的旗號,但實際上是在嚴重破壞着香港的法治。此例一開,未來香港法庭將再難在不受政治干預情況下判案,更何況,當前香港仍有眾多法官是外國籍,外國政府或政客的壓力,會否對他們日後的判決產生重大的負面影響?這是所有市民擔心和關注的。事實上,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日前對此已經作出了反駁,指出香港是法治社會,基本法和其他香港法律對居民享有的言論、集會、遊行和示威的權利予以充分保障,但是行使權利不能超越法律的限制。香港是中國的香港,堅決反對任何外國政府、機構、組織和個人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司法、干預香港事務、干涉中國內政;嚴正要求有關國家遵守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停止並糾正錯誤言行。香港法治當前面對的是兩個 “敵人”,既有反對派的政客,更有外國反華勢力,而以後者更為兇險、惡劣和危害。

  維護法治 關乎香港前途命脈

  司法獨立,是指法庭審案不受任何干預。但顯然,這一基石已經發生了動搖。曾有一名退休法官指出,香港司法界即將面臨一場 “大風暴”,眼前的情況恰恰印證了這一預言,一場由反對派勢力發起的破壞法治的大風暴正在 “醖釀”。過去法庭的判決,外界即便不滿也往往要道一聲 “尊重判決”;過去對法官的判詞,即便不同意也不敢有任何不滿表示,更加不會出現針對法官的人身攻擊。反對派及外國反華勢力,僅僅是因為對十三人和黃羅周的判決不滿,就不惜以一切手段去摧毀香港的法治、破壞行之有效的司法制度、抹黑備受社會尊重的法官。香港市民不知道法官能否抵禦這些政治壓力,不知道法庭還能否不受反對派政治壓力下作出公正判決,不知道香港法院頭上一片公正公平的陽光還能普照多久,但香港市民十分清楚地知道,如果不盡快糾正、不作出駁斥,則香港的法官、法庭、法院,將毫無疑問地成為反對派威脅恐嚇的對象,香港將再難言有令人信服的法治精神。

  香港在全球法治指數排名中一直靠前,去年排在第十六位,遠較美國排名靠前,而當中的 “刑事公義”一項,更是排在第六位。這些都是多少年來,全港市民共同努力維護的結果,也是反華勢力所不願正視、所要極力去抹黑之處。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馬道立曾指出: “法庭不會認為此等案件比其他案件有較高的價值,或有任何分別,所以對此等案件也是以同樣的方式應用法律原則和運用法律程序”、 “法院的決定有時未必迎合所有人,無論是個別人士、政治團體及其他團體,甚或是政府。但法院的角色並不是要作出受歡迎的決定。法院的職能是依據法律及其精神就糾紛作出裁決,而法官則是根據司法誓言, ‘公正廉潔,以無懼、無偏、無私、無欺之精神’,履行其職責。”這是維護法治、維護司法獨立的有力宣言,也是對反對派及幕後勢力的有力反駁。

  基本法對維護法治與司法獨立,有着明確的規定。維護法治,不僅僅是法律層面的需要,更關乎香港的前途命脈,正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指出, “無論要保障市民的自由和權利,或維護法律制度,最重要的元素是司法獨立,而國際社會一向對於香港的司法獨立是高度認同的。”今天,所有的香港市民絕不希望自己所珍視的法治基石被動搖,絕不允許司法獨立被踐踏,不論是本港反對派還是外國反華勢力,誰越過這條底線,誰就是與全港市民為敵。

  (本文作者系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港區上海市政協常委)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