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炮製“卧底陰謀論”的真正目的

  《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資料圖

  文|屠海鳴

  特首選舉進入最後一週,曾俊華敗象已現。然而就在此關鍵階段,“亂港四人幫”之一的黎智英突然在報章刊文,攻擊另一名候選人胡國興為“中共卧底”,並指其餘六名反對派核心人物亦是“鎅票工具”。這種極其反常的行為,引起公眾的高度關注。事實上,如果參照去年立法會選舉最後一週反對派的舉動,就可以判斷出黎智英這種行為並非“裝瘋賣傻”,而是要達到三重選戰目的:第一,向胡國興發出“最後通牒”,警告其必須“按劇本走”,在關鍵時候宣布“棄選”;第二,營造卧底疑雲的“危機感”,向所有反對派選委發出“集結號”,防止白票或走票;第三也是最關鍵的一點,要以選舉為契機,要在“泛民”陣營發起一場“清黨”運動,為選後的反對派重新整合,製造必要的藉口。由此而見,未來一週為求達到“保曾”目的,反對派必將會採取更多的極端舉動,甚至會借用“全民投票”去發動新一輪“暴亂”,值得本港各界高度警惕。

  黎智英這篇名為“不要讓陰謀得逞”的文章,之所以引起公眾的高度關注,最關鍵一點在於,胡國興向來被視作是反對派支持的候選人,甚至他所獲得的全部提名票亦來自於反對派陣營。對此情況下,反對派“配票大腦”的黎智英,何以會突然轉軚進而“抹紅”、“抹黑”對方?實際上,如果不是涉及重大政治利益,黎某是不可能有此舉動的。

  發最後通牒 逼胡官棄選

  黎智英在文中聲稱,他從沒有料到胡國興會跑出來參選。這句話説出來或許連他自己也不會相信。一個人講什麼不重要,做了什麼、得到什麼才最重要。如果反對派與胡國興沒有足夠的溝通,他是不可能被反對派喉舌媒體認為是“自己人”。而在提名階段,他總共獲得180個提名,清一色全部是反對派的選委票,如果這還不算是支持的話,真不知道如何才是“泛民”的選票支持。眾所周知,當胡官一出來,就已經有各種分析認為,這根本是反對派的另類“造王”手段,前後包抄,一明一暗,遙相呼應,目的是要淡化曾俊華的“泛民”色彩。過去兩個月以來,從沒有人質疑胡官的目的與身份,如今黎智英突然“發難”,顯然是有更迫切的需要。

  按照反對派一早寫好的“劇本”是,胡國興應在選舉最後階段宣布“棄選”,以便集中選票相助曾俊華。但是,胡國興至今未有任何“棄選”的決定,更是愈戰愈勇,愈嚷愈硬,這關鍵一“環”如果未能順利推進,反對派的所有“造王”算盤都將落空。鑑於時間不多,黎智英作為反對派的“金主”,私下裏有沒有“施壓”,公眾無從得知,但顯而易見的是,黎某幾近破口大罵的瘋狂舉動,有如一道“最後通牒”,已經對胡國興造成巨大的壓力。胡官最後會否“迫於壓力”而在下周宣布“棄選”,值得全港民眾關注。事實上,黎智英的這一舉動已有違反選舉條例之嫌。

  吹響集結號 防白票走票

  在1194張選委票中,反對派擁有約327張。但屬於“泛民300+”的,或者是承諾過會按反對派統一步驟去投票的,只佔約三分之二。換言之,本就選票不多的反對派,到了最後投票階段,投給曾俊華的票很可能只有二百多張。這離他們的目標顯然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胡國興愈走愈遠,不僅風頭上蓋過曾俊華,還在一些核心問題上的表述,更符合一些反對派人士的認可與支持。如果反對派“金主”不採取必要行動的話,那麼這些選票很有可能出現三種投票情況:或支持胡國興、或支持曾俊華、或投白票。前兩者很容易理解,投白票亦可能有相當多的票數,原因在於,一批“原教旨主義”的反對派選票,不願參與“小圈子”的投票,也不滿曾俊華的表現,因此要用行動去表達自己的主張。早前已有媒體文章分析,諸如梁國雄一類的反對派,很可能誰也不投。

  因此,幕後“金主”黎智英必須採取足以“撼動”反對派選票的舉動,去告訴或警告這批“泛民300+”的選委,如果繼續過去的自由投票做法,最終只會“前功盡廢”,落得慘敗下場。而將胡國興塑造成“中共卧底”,並將黃毓民、韓連山等人説成是“鎅票工具”,這種猶如“泄密”式的做法,足以產生必要的“危機感”,迫使所有反對派選票歸結到一起,按統一的預謀去投票給曾俊華。如果吹起“集結號”的喇叭,所有反對派儘管會有不滿、不情願、不舒服,但在“對抗中央”的“旗號”下,很難不按這一策略去投票。黎智英的這種做法,實際上才是真正的“白色恐怖”,真正的陰謀,如同美麥卡錫主義,以意識形勢去壓迫一切反對聲音。或許他可以達到某些目的,但對公眾、對正義、對未來卻是塑造了一個極其負面、極度醜陋、極端邪惡的形象。

  為擴大“版圖” 整合反對派

  歸根結底,香港的反對派並非完全鐵板一塊,不論資金來源、發展策略、投票取向,甚至核心管理層,都與境外勢力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黎智英作為“金主”,主導着香港主要反對派政黨的捐款收入,而他之所以這麼做,也是應境外勢力的吩咐和要求。在此次特首選舉中,反對派全力與中央對抗、攻擊抹黑林鄭月娥,很難説背後不是境外勢力的指使。而眼前反對派四分五裂,無法形成統一有力的政治力量,更有可能令一早預謀已好的“造王”或“流選”計劃失敗,境外勢力必須通過其政治代理人黎智英去傳達指令。而將胡官及其他“不聽話”的反對派成員打成“卧底”、“間諜”,更是境外勢力慣用的手段。

  黎智英的這篇文章,目的固然是要在即將到來的特首選舉中“保曾”以進入第二輪選舉,但從長遠而言,更重要的目的還在於整合反對派亂象。其以意識形態作為壓制、逼迫反對派的政治工具,“抹紅”、“抹黑”不願聽取指揮者,為日後繼續對抗中央政府、分化本港社會、爭奪香港管治權,構建更大的“版圖”。不少正義的市民還注意到,早前黎某在同一份報章刊文,自爆親往華盛頓與兩名美國重要人物會面。一名是美國“鷹派”外交代表人物、前副國務卿及前常駐聯合國代表,另一名是前者所介紹的“小布什時代的四星上將”。黎智英提前透露這些“重量級人物”的會面,無非是要為自己警告反對派的言行樹立政治威信。

  選舉愈到最後關頭,反對派的破壞行為也必定會更多。除了在自己陣營內部開展肅清行動,不排除會在選前的數日再製造黑材料攻擊林鄭月娥,而類似於去年的“旺角暴亂”,亦有可能突然發難;至於戴氏的“全民投票”,亦會利用各種失實言論去製造轟動性效果,用“虛假”的民意去向選委施壓。總而言之,社會各界乃至全港市民都應當保持高度警覺,勿讓反對派的“陰謀”得逞,順利產生中央信任、市民擁護的新一屆行政長官。

  (作者系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港區上海市政協常委)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