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枉為人師

  文|夏夕雨

  兩年前,所謂的學生領袖帶着一群衝動的學生闖入香港政府總部東翼廣場,而後作為“佔中三醜”之一的戴耀廷,宣布“去飲”!拉開了違法“佔中”的序幕。直到清場,折騰了七十九天。其間,一些學生聲稱心繫“自由”、逃學“佔領”;佔領區周邊商鋪無人光顧;那時候,香港不“香”,且處處狼藉。

  兩年了,一切仍歷歷在目,但這條數還未找。

  近日,翻臉不認帳且拒擔責任的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竟然當選特首選舉委員會高等教育界別的選委,然後又開啟了他的妖言惑眾之路。他公然鼓動泛民選委,用特首提名票作為籌碼,要求下屆特首撤銷對未能依法宣誓的四名立法會議員資格提出的司法覆核,包括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鬆炎,意圖保住他們的議席。

  反對派枉為人師!一個小小的選委,哪裏來的自信敢提出如此無禮的要求?誰給你的膽量?況且作為老師,原本“教書育人”是你的職責,什麼時候“慫慂”成了你最大的貢獻?難道“走數”才是你唯一的師德?實在可笑。

  小時候,老師常教育我們,人不能存在任何僥倖心理,“躲得過一時,躲不過一世”。我們只有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地走,才能正直地做人,否則就是行屍走肉。當二〇一六農曆新年,激進反對派拿着磚頭鼓動年輕人打、砸、燒、搶的時候,世界已經認清了香港的最新特徵——喜愛用拳頭髮言。

  戴耀廷身為法律專業人士和教師,卻做出法盲一般的行為,隨口講出的那些未經大腦的言論,根本連自己都無法説服。

  中國有句古話説得好,“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生的走向需要自己把握,而城市的命脈則需要大家抉擇。為“人”還是為“水”?我們應該做出理智的選擇。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