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 力:切勿縱容“港獨”入侵校園

  文|魯 力  

  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近期再度刊登多篇以鼓吹“港獨”為主題的文章,並發表所謂受訪的三百八十五名港大學生中,有“六成同學”贊成“港獨”的民調結果,內容荒謬離奇,做法令人側目及憤慨。更令人擔憂的是,港大校方發言人對此回應稱,《學苑》是學生會刊物,校方尊重學生會的“自主權”及同學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不宜干預,只能期望他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港大校方這一説法,是值得商榷的,這是對“港獨”滲透校園的默許,更是對社會與學生極不負責任的做法。香港大學是由納税人公帑支持的公營大學,每年經費數以億計。市民支持大學,是支持下一代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學到有用的知識,“明德格物”、回饋社會,而不是支持港大成為違法亂港的活動場所,更不是支持港大成為禍及國家民族的分裂基地。香港政府與學校應當依法儘快採取有效措施,在校園內明令禁止“港獨”活動,以防“港獨”勢力滲入校園。

  “港獨”乃極端暴力化身

  早在去年一月,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破天荒”地加入一段文字,針對港大《學苑》刊登的文章,指出“港獨”勢力在港冒起,為禍非淺,社會人士對此必須引起高度警惕,絕不容“港獨”言行在港蔓延及散播。特首的提醒,引起了中央及港人社會的重視與關注。但當時有人認為,特首在施政報告批“港獨”是“小題大做”。之後一年多的事實表明,“港獨”有從言論走向行動,並以暴力形式表現的危險形態。今年初的“旺角暴亂”是“港獨”以街頭暴亂擴張勢力的一次嘗試,新界東議席補選則是“港獨”搶佔立法會議席的一次嘗試。“港獨”是極端與暴力的化身,會給香港社會帶來動亂和損害。容忍“港獨”就是容忍暴力與違法行為,更是對香港市民根本利益的最嚴重侵害。

  《學苑》在最近一期再次播“獨”,多篇文章均直接煽動“港獨”,包括大“談”香港有能力、有條件“獨立”,更散播極端意識,宣稱“有效的抗爭,就必須要抱着與‘殖民者’‘攬炒’的準備”,抱有必死的意志云云。文章又將香港部分出現爭議的議題,如“自由行”等稱為中央的“陰謀”,更聲言“歷史是站在我們這一邊,香港共和國誕生在即”。

  除《學苑》外,新成立的學生組織“學生動源”更計劃未來發動中學生討論“港獨”。

  對有主張“港獨”的中學生組織企圖透過學生會,在新學年將“港獨”聲音帶入學校,教協副會長張鋭輝則聲稱,應尊重學生自主。但是,教協作為本港規模最大的教師團體之一,其領導層竟然聲稱,年輕人提出“港獨”的思想,是源於對香港現況的不滿,及珍惜香港的核心價值,學生關心社會和國家,成年人求之不得,不應設禁區拒絕學生表達對社會的看法。這些帶有極大扭曲和誤導性的論調,偷換概念,避重就輕,為將“港獨”思潮引入校園大開方便之門。

  維護人權、法治、廉潔、自由、民主、包容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在港人心目中,尊重法治始終排在香港核心價值的最重要位置,法治更是香港賴以成功、港人安身立命的基石。“港獨”主張明顯與憲法和基本法背道而馳,“港獨”言行更明目張膽挑戰法治。某些教育工作者聲稱學生認同“港獨”是珍惜香港核心價值,實在荒謬絕倫,令人震驚。

  “學生動源”近日明目張膽招攬學生,企圖透過在各中學成立“本土關注組”,在校園內廣泛傳播“港獨”思想。這個名為“學生動源”的組織,其活動組織形式和過去“反對國民教育”的形式非常相似。有關的幕後組織者,既有教師從幕後控制,也有學生組織在台前演出。該組織已經滲透起碼兩間中學,利用學生作為政治鬥爭的馬前卒,發動中學設關注組推動“港獨”。政府及校方若不採取措施,學生隨時會被犧牲。

  堅決反“獨”責無旁貸

  “學生動源”組織已有一年多歷史,最初是參與了“收復上水 驅逐蝗蟲”的街頭行動,暴力衝擊上水商舖,並且和警方對峙。接着煽動學生參加“佔中”,最近進一步升級,在各中學成立“本土關注組”,宣揚“港獨”。“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日前在“港獨”集會中更揚言,願意全力支援各大專院校和中學宣揚“港獨”。陳浩天稱未來要以做“執政黨”為目標,稱“民族黨”未來方向包括支持學生在大專院校和中學宣揚“港獨”理念,希望“港獨”支持者出任各大學學生會職位,以及“滲透”警隊和政府以獲得情報。

  事實擺在眼前,“港獨”在香港已經不再是什麼“紙上的言論”,而是赤裸裸地成為一種政治行為與主張,少數“港獨”有組織、有行動、有綱領,他們要進入議會、要“殺入”架構中去“革命”。反對“港獨”入侵校園,事關香港下一代的健康成長、“一國兩制”的成功落實。推動香港脱離中國搞“獨立”,是大是大非的問題,並非只是普通的學術討論。教育局及學校、教育工作者、家長對制止“港獨”入侵校園應責無旁貸,必須理直氣壯向“港獨”説不,不容“港獨”思潮把學生引向邪路。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