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繼亭:抹黑國家奧運選手 “港獨”逆流手段卑劣

孫楊獲得男子200米自由泳冠軍,用實力為自己正名。 資料圖

  文|李繼亭

  奧運比賽正在里約上演,國家隊運動員全力以赴力爭佳績,連日來雖然時有挫折,但總體上仍給國人帶來精彩的表現。而廣大香港市民在為港隊吶喊助威的同時,亦在高度關注國家隊健兒的比賽,期待國家隊再創佳績。然而,總有那麼一些人,恨不得將自己的皮膚漂白,踐踏自己的民族,站在西方人的辱華立場上,肆意抹黑挖苦國家隊運動員。更有甚者,一些所謂的專欄作者、政客,刻意挑撥國家隊與港隊的關係,將兩隊的比賽形容成“仇恨對決”。顯而易見,這些論調絕非“即興”之舉,而是有着險惡的用意:一是要通過否定“國家”來替“港獨”護航;二是要繼續向青少年“洗腦”,併為即將到來的立法會投票尋找有利的環境。

  奧運比賽總有輸贏,運動員之間總有勝負。不論是勝負的哪一方,都堪稱是“英雄”,因為他們為了這次的比賽付出了常人所難以想像的汗水與努力。正因如此,奧運賽場上應當體現的,應是“更高更快更強”的奧運精神。然而,長期以來西方國家從未停止過利用奧運會作為工具,打壓政治對手,港人對此應深有體會。

  2008年出現西方集體攻擊破壞北京奧運之事,而當奧運火炬在西方屢受破壞抵達香港後,大批港人上街去護衞火炬,所反映出來的,不僅是對奧運精神的支持,更是對國家民族的高度認同感。

  本屆里約奧運,賽事開始僅一週時間,便出現眾多西方媒體攻擊侮辱中國及國家隊運動員之事。澳洲游泳選手霍頓公開攻擊中國運動員孫楊是“吃藥的騙子”,中國代表團提出抗議,對方卻以“運動員有表達的自由”作為理由拒絕;而其後霍頓又承認,這是教練所教的比賽策略。又比如在昨天,加拿大一間電視台在轉播游泳賽事時,惡毒辱罵14歲的中國小將“出發時發臭,死得像頭豬”。縱使其後該台在推特上作出道歉,但所用字眼卻是“選擇了不合適的用詞”,道歉亦非向中國隊隊員。不僅這些,西方媒體對中國隊的不公正對待文章,數量多得無法統計。

  任何一個擁有正常思維的人,當看到自己國家的運動員代表受到如此侮辱,焉能不感到氣憤。孫楊以往的確因“禁藥”而被禁賽三個月,但世界泳聯恢復其比賽資格、允許他參選比賽,這已經説明了孫楊的清白。

  明知如此,仍然作出惡毒的攻擊,甚至於利用這種公眾知情權的不對稱去達到不公平的比賽結果,試問,這還是奧運精神?電視台的公然辱罵,則已經是在挑戰文明的底線,有良知的人自有公論。

  但是,令人感到極其氣憤的是,在香港卻有那麼一些媒體,不僅不持客觀中立的理性態度,相反卻站在西方國家的立場去肆意攻擊、抹黑、挖苦中國運動員,所用的語氣猶較西方媒體為甚。例如,《蘋果日報》上至社論,下至文字專欄、漫畫專欄,完全將自己當作是另一家“加拿大電視台”、將自己當作是澳洲人霍頓的同胞。他們似乎想借此機會去漂白自己的皮膚,幻想自己不是中國人而能得到西方主人的認同。這種表現,所反映出來的是極其自卑、自賤的心態。所謂中國人的敗類,大概即是此類人。當然,除去這種被奴化百年的奴才心態外,這批人還有顯而易見的政治意義。

  第一,意圖通過攻擊國家來達到替“港獨”護航的目的。“港獨”的終極目標即是要分裂國家,其頭號假想敵就是“主權”。而奧運會則是以“主權”的另一種形式體現,“港獨”必須想盡辦法去弱化、淡化甚至是“仇化”“國家主權”,才能有利於自身的主張。因此,利用澳洲人辱罵孫楊、聲稱中國運動員受不了加拿大的辱罵是“玻璃心”等等,更對中國隊在比賽中失利抱以興災樂禍的態度,意圖以此來建立“妖魔化”國家的目的。

  他們以為,用這種手段便可以達到否定國家主權、達到樹立“港獨”“正確論”的目的,為未來更多的“港獨”言行甚至是暴力手段尋找“正義”的藉口。

  第二,繼續向青少年“洗腦”,為即將到來的立法會選舉尋找有利的機會。“港獨”的這些卑劣行徑,最大的目標是放在青少年學生身上,是要繼續向他們灌輸這種否定國家主權的意識,與此同時,更是為了三個星期之後的立會選舉。“港獨”刻意將國家隊與港隊的比賽形容成“仇恨對決”,甚至欲在公眾場合以“直播”的形式去煽動對立,意圖發起新一波的“反中”潮;亦利用本地電視台不可能全部轉播賽事的客觀原因,攻擊電視台是“賣港”。

  再有一點,他們害怕奧運結束後,金牌選手將來香港會見市民的安排,因此要以這種方式去製造敵意。所有這些,都是要防止青少年因奧運的原因而支持中間或建制派候選人。

  顯而易見,“港獨”已經失去了起碼的理智,以攻擊辱罵運動員作為手段去達到卑鄙的目的,這不僅不可能得逞,更會激起市民的強烈反感。“港獨”者不要以為隨西方輿論罵幾句中國運動員就能改變自己的種族,“港獨”即便是漂白了自己的皮膚,也終究難改自己奴性十足的事實。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