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莉珊:遏制激進勢力搶佔議會權力

  文|楊莉珊

  激進“本土派”用“本土”包裝“港獨”,用暴力推行“港獨”。旺角暴亂是激進“本土派”以街頭暴亂擴張勢力的一次嘗試,而新界東議席補選則是激進“本土派”搶佔立法會議席的一次嘗試,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港獨”勢力將在五個分區的直選中搶佔立法會議席。立法會是香港管治權的重要組成部分,廣大選民要用選票遏制“港獨”勢力圖謀得逞,堅決維護香港繁榮穩定與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

  香港問題的本質是爭奪管治權。早在中英談判時,在“三個條約有效”論失去市場後,英國便提出“主權換治權”。鄧小平1983年9月10日會見英國前首相希思時指出:“英國想用主權來換治權是行不通的。”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英國殖民統治者被迫從香港撤退,但外部勢力和香港的分離勢力是很不甘心的,總想千方百計奪回香港的管治權。

  國務院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強調,愛國是對治港者主體的基本政治要求。如果治港者不是以愛國者為主體,或者説治港者主體不能效忠於國家和香港特別行政區,“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就會偏離正確方向,不僅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難以得到切實維護,而且香港的繁榮穩定和廣大港人的福祉也將受到威脅和損害。

  2014年持續79日的非法“佔中”行動,企圖逼迫全國人大常委會收回對香港政改的決定,挑戰中央主權、挑戰“一國兩制”。“佔中”一開始,搞手就提出兩個口號,一是“命運自主”,二是“梁振英下台”,這兩個口號就形同在搞“港獨”和“奪取香港管治權”。非法“佔中”行動無論是暴力襲警、衝擊政總立法會、還是煽動“不合作運動”,其矛頭最終均對準中央和特區政府,劍指全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政改的決定,企圖向基本法和全國最高權力機關挑戰。如果能達成此一目標,則足以動搖香港特區之根本,侵犯中央政府對香港的主權地位,將香港帶往“港獨”的深淵,這擺明是奪權運動。

  激進“本土派”與“港獨”勢力不但在暴力衝擊行動上互相勾連,更一早準備搶佔議會權力。非法“佔中”之後,“港獨”分子奉為“國師”的陳雲就已公開聲稱,區議會選舉、新界東補選、立法會選舉,“我們必定出選,一兵一卒都要出選”,並指參選者“均為本土派組織成員或佔領旺角領袖”。“港獨”巢穴“普羅政治學苑”召集人黃毓民,也密鑼緊鼓跟激進“本土派”團體聯繫,探討選舉的策略。

  去年的區議會選舉,非法“佔中”的參與者即所謂“傘兵”獲得八席。“本土派”新民主同盟16人參選15人勝出,反映主張“本土”的路線已獲得一部分選民受落。激進“本土派”與“港獨”勢力合流的“傘兵部隊”,在非法“佔中”期間的佔領行動和暴力衝擊,對香港經濟民生、社會秩序、營商環境、法治基石、國際形象都造成嚴重衝擊和損害。“傘兵”和新民主同盟利用水貨客問題,不斷操弄兩地議題去製造政治風波,大肆羞辱和謾罵內地同胞,其目的是要讓兩地民眾彼此對立甚至仇視,變得水火不容,破壞兩地和諧融洽的關係。這股“本土路線”思潮,對香港繁榮穩定並無好處,但卻迎合了受到水貨客問題困擾的部分市民的心理。

  剛結束的新界東補選,旺角暴亂其中一名被捕者,擺明支援“無底線抗爭”和“港獨”的激進“本土派”候選人梁天琦,竟然獲得六萬多票,於七名候選人中排第三。梁天琦本身就是旺角暴亂的禍首之一,是暴亂的主要組織者、策劃者,已被控以暴動罪,但他對違法暴力執迷不悟、毫無悔意,揚言一旦進入立法會,會以更激烈手法抗議,包括佔領整個立法會,令議會無法運作。雖然梁天琦沒有當選,但卻有如此之多的支持者,釋放了“港獨”勢力正在坐大的強烈信號。

  激進“本土派”已擺明車馬於九月立法會選舉中在不同選區出選,到時的多議席單票比例代表制,得幾萬票就已經有機會躋身立法會,如果有更多激進“本土派”人士當選為立法會議員,香港的繁榮穩定與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將受到嚴重損害。

  所有支持法治穩定,反對暴力亂港、反對“港獨”的選民,都要強烈表達反拉布、反暴力、反分裂、反“港獨”的訴求,都要用選票阻止激進“本土派”佔據立法會議席,讓香港行正路,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

  (九龍東區各界聯會常務副會長 北京市政協常委)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